• 楔子2 车祸

    更新时间:2017-05-01 09:17:19本章字数:3921字

    丁小杰一边咒骂着白天的客户,一边飞快地开着货车往家里赶。像他这种从小地方来大城市打工的人被歧视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但是像今天这个客户那么孙子的也很少见,害得他都快半夜了还没能回家。心里惦记着独自在出租屋的妻子和女儿,丁小杰踩着油门的脚不自觉的又加大了些力度。

    就在他经过一个转弯口的时刻,一个人影突然飞了出来,丁小杰来不及反应。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和尖锐的刹车声同时响起,随之而来的巨大惯性产生的撞击让丁小杰短暂失去了意识。

    货车冲上了对面车道的绿化带,被护栏格挡着才没有继续冲进人行道,幸好是在半夜时分,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和车辆,并没酿成更大的悲剧。

    可眼前的状况对丁小杰来说已经是天塌的悲剧了,虽然他刚才根本就没看清自己撞到的是什么,可凭直觉他也知道那肯定是个人。

    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仍然保持着紧握着方向盘,奋力踩下刹车的姿势。回忆起发生了什么以后的震惊,让他完全僵在原地,甚至忽视了头上传来的阵阵疼痛和流下的鲜血。

    丁小杰不断在心里反复地思考,刚才自己超速了吗?那个人是突然飞出来的吧?有其他人看见吗?自己要是出事了,妻子和女儿怎么办?

    丁小杰的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头脑里渐渐地只剩下三个字,“怎么办?”。开车逃逸?可他现在不仅全身抖得厉害,车还撞成这样。不论他如何掩饰,这车开出去就是一个大招牌——“我出车祸了”,很快就会被交警查到的。

    下车看看伤者?不管对方死没死,他都死定了,电视上经常报道的车祸赔偿动辄上百万,他连十万也拿不出来啊。再说如果他刚才超速了,那可就不是赔偿就能了事的,偏偏他刚才只顾着踩油门,根本没注意自己究竟的速度。

    无论怎样似乎都只剩下死路一条。丁小杰泄气了,索性也不再去管颤抖不停的手脚,瘫坐在驾驶座上等待死神的判决。

    不知过了多久,交警终于出现了,他们把丁小杰从车上拽了下来,一边让同时到来的医生处理他的伤口,一边试图了解情况。丁小杰仿佛整个人都没了魂,呆呆的任凭处置完全不做声。

    直到听见另一边的医护人员说,“女人和孩子都是当场死亡,可惜孩子看起来才2、3个月。”丁小杰才突然激动得大喊,“不是的,不是我撞的,她们是突然飞出来的,我根本来不及刹车。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撞的,不是我撞的。”

    询问他的交警粗鲁的把丁小杰按回了救护车里,训斥道,“是不是你撞的我们自然会查清楚,你瞎嚷嚷什么,给我坐好,老实回答问题。”可丁小杰哪里听得进出,挣扎着继续叫喊,“不是我撞的,真的不是我撞的。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医生在一旁只能也加入控制丁小杰的行列,并以一位医生的角色安慰他,让他配合治疗,因为他头上的伤口如果不尽快缝合会变得很严重。可是丁小杰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交警和医生交换了个眼神,医生只得迅速拿出麻醉药剂给丁小杰注射。

    丁小杰很快就安静了下来,但并没有昏睡过去。医生有条不紊的缝合着他的伤口,而交警则再次尝试询问他事发时的情况。然而,丁小杰除了不停地喃喃自语,已经说不出其他话来。“不是我撞的,她们是突然飞出来的,我不知道还有个孩子,不知道有孩子……”。

    交警见从司机这边暂时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索性收起笔记本,与医生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现场的勘察很快就结束了,车祸本身并不复杂,地上的痕迹很明显。就像丁小杰说的那样,他似乎并没有事先看到受害人,刹车痕开始的地方基本上可以确定就是撞击发生的地方。

    出事的路口右转角度比较大,路灯又不是很亮,如果车辆转弯的速度较快,同时又有人突然从路边走出来,很容易就发生车祸。只是一个女人大半夜的抱着那么小的孩子出门是为什么?

    对受害人进行初步检查的医生也很快结束了工作,汇报上来的信息却让带队的交警毫不犹豫地把电话打到了刑警队。

    死亡的女人和孩子身上有很明显捆绑伤,而那孩子则很可能在车祸前就已经死了。

    一个星期之后。

    一位年轻的刑警队把整理好的资料放到队长沈铭远的桌上,“我看啊,这又是一个傍大款被抛弃然后杀子加自杀的案子,交警那边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沈队,这案子差不多能结了吧?河边的那案子还需要人手。”

    沈铭远队长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年轻刑警,翻了翻档案又扔回桌面。“还要在再核实一些信息才行,万一有什么疏漏让人家含冤而去你晚上睡得好?”顿了一顿,沈队长又接着说,“你说这些女人都在想什么?在国内傍大款还不够,非得出国去傍。”

    年轻的刑警笑笑说道,“也许是国内的大款还不够富,毕竟才改革开放没几年,除了当大官的,有几个能和南洋那些富豪比?”

    刚说完一团废纸就准确的砸在了年轻刑警的脑袋上,“帮谁说话呢,你不想讨老婆我还想呢,女人要都跟着钱跑了,这楼里所有人都得打光棍。”沈队长愤愤不平的说。

    就在这时,一位大姐模样的女刑警走进了办公室,“我说,这栋楼里女警察也不少啊,你们怎么就一个也看不上呢。你们眼光高就不要怪女人爱看钱,对等的,对等的啊。”说着把一个文件夹递给沈队长,“受害者在新加坡的联系人拒绝到大陆来认尸,声称他们只是工作中的上下级,在与受害人解除劳动合同后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新加坡警方已经证实了死者的身份。女的是2年前以工作的名义去到新加坡的,之后在公开场合就一直以公司老总的未婚妻身份出现,1年前传出分手。据说那位老总在分手后一直旅居欧洲某国,日前表态拒绝与中国大陆警方合作。受害者于半年前独自回国,当时已有身孕,之后行踪成谜,孩子出生的信息也查不到。”

    沈队长简单翻看了下资料,“这边的调查也是进入了死胡同。好不容易发现了一间房子,却是受害人自己租住的房子,里面也没有遭到破坏的痕迹。邻居反应说受害人带着孩子一直生活的很正常,也没有发现陌生人出入那屋子。”

    年轻刑警直率的说道,“不如就按陈局说的,定性为自杀好了,说不定那女人就是把孩子弄死了再冲到车轮下找死的呢。”

    沈队长又扔了一个纸团,比之前的更加用力,生气的说,“你是来这里编故事的还是查案的,给我闭嘴。”

    女刑警不理会两人,继续说道,“那孩子说起来也有古怪,法医鉴定她居然是累死的,就好像是承受了超负荷的运动量后机体受损而猝死的。如果受害人是一位虐待孩子的母亲,那事情就更容易解释了。就连捆绑痕迹都可以认为是精神不稳的结果。”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被抛弃后独自产子,表面生活正常,关起门来是另一副模样。”年轻刑警不怕死的接着说。果然,他刚说完,一个文件夹精准地砸在了他的头上。

    “大狗和小杨还在外面,等他们回来再说。”沈队长点起一根烟,把脚翘到桌面上盯着天花板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

    年轻刑警突然一拍肚子,笑着道:“莲姐,中午想吃什么,我帮你打饭去吧。沈队,你还是老三样对吗?”

    沈队长闷闷的答了句“嗯”再没反应。被称为莲姐的女刑警则摆摆手往外走,“我还要等新加坡那边传几份资料过来,你们先吃吧。”

    年轻刑警笑着应了一声就没影了。

    刚吃过午饭,一位高大的男人快步走进办公室,也不理会一旁的年轻刑警,径直和沈队汇报,“队长,受害女性父亲那边的亲戚找到了,有个自称是她堂哥的男人说要来认领遗体。相关信息已经在地方派出所核实过了,应该没有问题。现在人已经到了,等你安排。”

    “行啊,大狗,果然是狗鼻子,找人就是快。”年轻刑警从椅子上跳起来,一副迫不及待去看一看的样子。

    高大男人横了年轻刑警一眼,“你才是狗鼻子,小冬瓜。”

    “个子小有优势,你这种大块头不懂。”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斗嘴,跟着一言不发的沈队往接待处走去。

    来人是一大一小。中年男人略微秃顶,发福的身材配上圆滑的笑脸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市井商贩。身上虽然穿着名牌服饰,但并不是很适合他的气质,不仅没让他看起来阔气,反而多了一种暴发户的酸劲。

    跟着他一起来的小男孩却是另一副模样。8、9岁的样子,精致的脸庞笔挺的身姿配上合身的休闲服饰,圆而黑的大眼睛透出与年龄不符的沉静,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无法让人一眼就相信这是那男人的儿子。

    由于材料齐全,认领的手续很快就办了下来。小男孩自始至终都默默地跟在男人身边,据男人说小男孩与受害人曾经感情最深,所以这次他坚持要来,甚至还下到殡仪馆的冷库中参与认领的全部流程。

    然而,即便是在面对遗体的时候,男孩也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这令沈队长不禁多看了这对父子几眼,不是说感情深厚吗?

    在看到小婴儿的遗体时,男孩让所有人意外的突然上前,握住了婴儿的小手。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赶紧分开了们,厉声呵斥男孩,“遗体现在是冰冻状态,这么握着不冻伤你啊。”说完,却像担心自己的精美作品被破坏一般,仔细检查起小婴儿的遗体。

    男孩的父亲则用力拉着他的手一个劲给大家道歉,说小孩不懂事。

    从男人那得到的信息并不多,受害人在4年前父亲发生意外离世后就与他们断了联系。虽然之前经常来往,但基本上就是一般走亲戚的关系,谈不上多亲密。要不是这次警察找上门,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堂妹在哪,更别提还有个小侄女了。

    说道受害人的新加坡之行和那位富豪老总,男人更是一问三不知。

    无奈,从小杨那传回的消息也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受害人在国内的直系亲属只有一个外婆,一直联系不上,目前已经登记为失踪人口。

    据当地派出所了解,一位疑似受害人的女性曾经到访过老人的家,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到过这一老一少。倒是一些街坊老人反应,老太太曾经因为精神病被收押,住了好几年医院。这似乎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受害人有可能遗传了家族的精神病史。

    没有任何证据指向他杀,最终案件只能以精神病人虐杀自己的孩子并自杀结案。然而,不知为何,沈铭远队长心里总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盘亘着。做了多年刑警,他一向相信自己的自觉。

    于是,不甘心的沈队长又让大狗调查了一下来认领遗体的父子,然而反馈回来的信息也没有什么价值。唯一知道的就是那男人是个倒插门的女婿,受害人实际上应该是他妻子的堂妹才对。

    仍然没有疑点,眼前的种种都无法让他继续调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