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鸽子

    更新时间:2017-06-08 21:10:20本章字数:2475字

    李队长给刚才和他一起走过来的警察递了个眼神,示意他把张妈带到一边安抚。自己则微笑着对萧笑说:“你想吃什么,今天你就随便点,想买衣服的话我们可以吃完饭再去。”

    萧笑也不客气,转身就往派出所外走,“香辣烤兔,皇家奶酪,芒果布丁,我还要两套修身带帽子的休闲运动衣,一双户外鞋,一个睡袋和一顶帐篷,最好连内衣裤和袜子也换了,再去剃个光头。”

    “睡袋,帐篷,光头?”李队长有点疑惑于这三样东西。

    “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其它东西是还不了了,至少把头发还了。”萧笑走在前面也不回头。

    “那睡袋和帐篷呢?你不会以为我们没地方给你住吧。”

    萧笑没说话,过了一会儿闷闷的回答,“没有这两样东西我睡不好。”

    李队长心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些癖好,更何况这个在特殊家庭长大的孩子。于是他没再多说什么,让女孩带路去吃了她想吃的东西,又买了需要的物品。萧笑也没狠宰李队长,买的东西都是经济实惠型的,也没有额外的要求。

    最后就剩剃光头了,萧笑找了一家美发店,问过后对方说不能刮得很光,只能用推子剃成寸头的样子。萧笑不管那些店员像看猴子一样的眼神,径直走向下一家。还是一样,再一家……萧笑感觉自己快要生气了。这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轻笑。

    “这些靠头发吃饭的地方又怎么会让你没了头发?尤其还是最好骗钱的女人。”李队长对回过头来的萧笑说道。

    “我就不信没有一家能刮光头,否则街上那些反光的头皮都哪来的,别告诉我全是天然秃。”

    “我可没说没地方能刮,只是说你去的那种店不能。”

    萧笑听出了门道,立刻回过身凑到了李队长的跟前讨好道,“李叔叔,就麻烦你带我去能刮光头的地方呗。”

    李队长看着眼前变脸像翻书的女孩,勾着嘴角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说,“我对这里不熟,还真不知道哪里能刮光头。”看到萧笑又要变脸,李队长立刻又说,“不过一般城市都是类似的,我大概知道去什么地方找最好。”

    之后李队长把萧笑带到附近一个较大的老式居民小区,问了保安几个问题后就很快带着她在小区的一角找到了一个服务站。服务站里有个小间,一面半身镜挂在墙上,镜前放着把椅子,上面还搭着理发店常用的那种罩袍,几种剪刀和简单的工具放在旁边带滚轮的架子上。

    李队长和一位60岁左右的老师傅说了情况,老师傅很惊讶地看向萧笑,萧笑皱了皱眉毛,显然她不喜欢这样被打量。

    老师傅走到萧笑面前关心地问了几句,萧笑爱理不理地表示刮光头是她确定无疑的坚持,心里正想着要是老头再问一句她就去下一个小区找另一家。老头很无奈地让萧笑坐到了镜前的椅子上,一边自言自语地感叹现在的漂亮女孩追求的时尚是越来越怪,他老了云云。萧笑和李队长都没有要聊天的意思,就没人搭腔。

    终于完成了所有的目标,光头的萧笑并没有显得多高兴,安静的坐在李队长的车里前往派出所安排的宾馆。李队长突然问道,“看你一下午的表现并不像是对生活绝望或自暴自弃的样子,你是为什么那么想死?”

    为什么要自杀?这个问题母亲问过,老师问过,同学问过,心理医生也问过,可是萧笑给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反正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最终都是得到教科书样的安慰与训诫,出奇的一致,好像每一个问她的人都事先照着同一个剧本,模拟各种场景演练过,无论她说出什么,都能实现同样的台词无缝衔接,而剧情当然也会成功扭转到固定的“皆大欢喜”中。

    所以她已经学会了给出可能引起的麻烦最小的答案。如果说一开始她自杀是真的出于绝望,可后来呢?是不是已经变成了赌气的行为,她不知道,也没有细想过。可不知为何,如今被李队长问起同样的问题,萧笑却不想胡乱回答,内心深处似乎有种期待,如果自己说了实话,眼前的男人可能会懂。

    轻叹一口气,把不切实际的幻想抛出大脑,萧笑决定换个话题。“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萧笑没问,李队长也没主动提起。

    “李琦,王字旁,奇怪的奇。”李队长专心开车没再追问,萧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都沉默了下来,一路无话。

    回到宾馆,李琦用警官证让萧笑免去出示证件的步骤就领到了房卡。萧笑当时是直接被压着去的派出所,如今手里除了刚买的东西什么也没有。李琦帮萧笑把东西都搬到了房门口后给了她一张100元人民币,让她自己看着还需要什么就去买。

    萧笑拿着100元,用一种“多给点呗”的眼神看向李琦,被后者毫不客气地“呿”了一声,“小孩子要那么多钱干嘛,少你吃穿了吗?我还有事,你给我乖乖的不许乱跑,一会儿找你吃饭。”

    萧笑看着李琦快步回房关上门,把钱胡乱塞进上衣口袋后就扒拉着把东西都弄到房里。她并没有要买的东西,要钱不过是出于习惯,如今她决定放弃所有,突然身上没钱心里不踏实。萧笑也不管地上乱七八糟的购物袋,径直走到窗边拉开窗纱把旁边的小圆桌当凳子坐下,高度刚好越过窗棱看向窗外的街景。

    今后会怎么样?萧笑完全没有概念,但这是目前她改变生活轨迹的最好机会。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没有人需要她,如果不是在城市里对新生儿的跟踪记录比较到位,只怕在出生的时候她就已经被卖或被害了,如同她曾听说过的那些没有名字的远房堂姐妹们。

    这世上没有人在乎她,她自己也不在乎,没有用的东西何必存在?

    如今既然不得不存在,那萧笑就要抓住一切机会改变现状,然而究竟要变成什么样,往什么方向变,她还完全不知道。未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如果说她信任李琦,那是谎言。直觉告诉她李琦不是简单的警察,可有限的阅历又无法让她想象出更多。好歹李琦是有警官证,能够指挥得了警察的人,应该不至于是恶棍骗子。

    至于自己身上的怪异现象,她并不着急,死也不是必须在今天,看看李琦背后的机构要她做的事情究竟是什么再说也不迟。现在她更担心的是自己的母亲和继父,不知道那对男女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出走而做出什么来。

    正想得出神,萧笑突然感觉到一种异样的视线在盯着自己,转头看去,只见窗前的电线上不知何时停着一只鸽子。萧笑知道城里有不少人会在屋顶养鸽子,平时见到它们成群飞过楼群间的身影也从不在意。

    可是,停在电线上的那鸽只子的眼神却让萧笑感觉十分怪异,就好像鸽子并不是鸽子而是某种妖怪,或者被某种妖怪附体了。联想到李琦未知的身份和自己身上的怪事,她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和鸽子大眼瞪小眼,似乎这样她就不会在不经意间被掳走了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