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怪鸟

    更新时间:2017-06-11 14:25:02本章字数:2314字

    萧笑不知道该怎么办,平时没有朋友在这种时候就会显得特别悲哀,就连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一股悲凉感从内心流向四肢百骸,那种“干脆死掉算了,反正也没人在乎”的感觉再一次清晰的出现在大脑中。

    是啊,谁知道继续往前走会走到哪里去呢?苏轼有句诗说“高处不胜寒”,萧笑是体会到了的。从普通家庭到一条腿踏入富豪家庭所引起的生活转变,让她自觉理解了诗句所表达的现实。穷的时候,生活虽然残酷,但因为她和母亲好歹还不是处在的社会底层,总还能感受到邻里的热情。

    可当她住进现在的高档小区之后,她更多感受到的是礼貌的疏离,互不理睬的冷漠与别有用心的交流。尤其在她就读的中学,她始终无法理解那些富二代之间的游戏。今天我们是朋友,明天互相捅刀子,后天又一起玩乐,转身再互相拆台、算计。萧笑觉得自己理解的“真诚”也许是个错误的概念。

    “我终究无法适应这个社会,按照自然法则就是应该被淘汰丧命的类型。”萧笑哀叹着想,又无奈地甩了甩左手。如今她连死都做不到,甚至可以说什么事都做不到,还有什么好说的?

    刚才那男人还让她不要太相信身边的警察,萧笑自嘲地扯扯嘴角,现在想不信又能怎样?李琦是她改变现状的唯一机会,好歹也是个警察,总不会把她卖了……难道那人在暗示李琦是堕落的警察?

    不像啊。虽然他的微笑和眼神经常带着种嘲讽,但他骨子里又总透出一股傲气,那种不屑于世俗的伪装的高傲。相对的,他严肃起来的时候又有一种警察特有的正气,这就不知道是长期从警练出来的,还是他本身的气场了。

    想不明白就不再去想,萧笑决定还是决定要抓住眼前的机会。警察和只见过一次面的陌生人,她还是更愿意相信警察。就算一个警察不可信,总不能其他警察也都不能信吧。难不成真要她去和那奇怪的男巫师一样的人为伍吗?

    没错,巫师,萧笑在心里决定以后就这么称呼刚才的男人了。又想到他说自己姓“凤”,连起来刚好是“疯巫师”。好名字!

    萧笑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可逛街的心情已经没了,也不管现在几点,回宾馆拿了要还给母亲的衣物,打了个车就往约定的会所出发。她已经下定决心这次离开她不会带走一点那女人给的东西。

    继父的会所是在一家综合商场的6层,商场对外开放的只有5层,第6层需要从另一侧的电梯上去。萧笑当然不会自讨没趣的先上去等,估计时间应该还很早,就径直走进商场。手在口袋里摩挲着打车剩下的钱,萧笑看了一圈商场地下一层的美食街,最后决定在一家港式甜品店坐下,点了自己喜欢的布丁和饮料,开始大快朵颐,似乎已经忘了左手还住了一只小妖怪。

    向甜品店的店员确认过时间后,萧笑不紧不慢地向约定的地方走去,远远就看到李琦站在电梯间的门口,依旧是简单的夹克配休闲裤,腋下夹着一个公文包,斜靠在一旁的墙壁上边抽烟边操作手机,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出来偷闲抽根烟。

    不等萧笑走进,就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一旁的停车场走过来和李琦打招呼,李琦客气的和对方握手,男人想招呼李琦上楼,李琦说了句什么就见男人先行一步进了电梯。

    看到男人离开萧笑才走上前,李琦脸上还是那不变的微笑,“稍后就要见面了,现在躲起来有什么意义?”萧笑听李琦这么说有点意外,后者善解人意的补充道,“如果我连被人盯梢都察觉不出来,还怎么混?”

    “警察都像你这么厉害吗?”

    “当然不是。”说到这,李琦突然皱起眉头,迅速抓起萧笑的左手就问,“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萧笑想起左手里的鸽子,觉得左手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想抽回来却发现李琦抓得很紧。她使劲却挣脱不开,这让她更加不舒服。“我没干什么,你抓着我的手干嘛?”

    李琦仍旧紧抓着萧笑的左手,“你手上的这只鸟是从哪来的?早上明明还没有。”

    萧笑惊讶的看着李琦,“你看得见!”转头又看向自己的手——什么也没看出来。

    “你是遇到了什么人吗?”

    萧笑现在肯定李琦也是有某种奇怪力量的人,她自己都看不出左手有什么不同,一路上也没有谁对她的左手表示过兴趣。可现在,两句话间就被李琦看了个清楚明白。萧笑也不打算隐瞒,“遇到了一个疯巫师。”

    “疯巫师?”李琦不解。

    萧笑简单讲述了她和凤默冉的相遇过程,“喂,我的手不会烂掉吧?”

    李琦没有理会萧笑的问话,自己低声喃道,“凤?”又看了看萧笑的左手,终于放开。“你确定那人说的是凤,不是风?”

    “不是风,那家伙可是一字一顿的说的,是第四声凤。”见李琦盯着自己发呆,萧笑不耐烦的又问。“你知道他对不对,他不会是你的仇人打算拿我当炮灰吧?”

    李琦再一次忽视萧笑的问题,“他还对你说了什么?”

    这下萧笑不高兴了,“喂,你别老装聋子听不到我的问话好不好,这只鸟到底是怎么是怎么回事?”

    “现在是我在问问题。”李琦第一次在萧笑面前沉不住气,不自觉提高了音量。

    萧笑怒了,“我不是你的犯人。”

    听到“犯人”两个字李琦才回过神,顿时放松了身体,捏了捏眼角。“抱歉,我没那意思。你手上的鸟不会有什么大碍,估计它只是个监视器一样的东西。你说的那个男人我还不能确定是什么人,你以后出门别和不认识的人接触,万一对方想对你不利,你保护不了自己。”李琦用很快的语速说完,马上又接着问,“现在,你告诉我他还说了些什么。”

    萧笑听了等于没听,只觉得有价值的信息几乎都没有,上午又不是她想接触对方的,当时她想跑都跑不动,而且什么叫她保护不了自己?她有那么弱吗?“你是不是也和那人一样有超能力,会魔法?”

    李琦还没来得及回答,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萧笑的父母。他简单答应几句就带着萧笑上楼了,期间还不忘提醒萧笑不要把上午的事情告诉他以外的人,尤其不能提起那男人的名字。

    萧笑心里充满了疑问,刚才她没把男人不让她太信任警察的事说出来,不知是对是错。李琦毕竟是能当自己爸爸的年龄了,说是因为代沟也好,最近发生的事件性质也好,将来可能的工作关系也罢,萧笑此刻都觉得不完全的信任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