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道别

    更新时间:2017-08-06 20:20:37本章字数:2039字

    饭局当然是在最好的包间里,如预期的那样,萧笑一出现在门口就听到了惊恐又压抑的尖叫,是来自她母亲的。随后就是一声非常严厉的责问:“萧笑,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

    坐在包间主位上的中年男人显然很不高兴自己看到的东西,紧握的双拳能暴露了他自制外表下的愤怒。萧笑毫不畏惧的与那愤怒的双眼对视,冷冷地喊道,“妈,叔叔。”完全没有理会在一旁装作不知所措的母亲。

    对余光中的那个做做的女人,萧笑真的很想笑,曾经看她有一点不顺眼就又打又骂,用尽手段控制自己的女人,如今居然一副不知所措的小鸟状。一股无法压抑的恨让萧笑身上的气势又涨几分,竟让主位上的男人都开始顾忌起来,他感受到的是一个不计后果的亡命徒般的狠辣。似乎只要他和身边的女人再对萧笑说些什么刺激她的话,她真的会扑上来杀了他们。

    男人赶紧给女人传递了一个眼神,两人立刻冷静下来。女人轻咳一声,故意忽略萧笑的发型,客气地微笑着招呼李琦坐下喝茶,然后又小心翼翼地问早已自觉坐下的萧笑想喝什么。

    萧笑再没说话,女人看着自己的女儿也没有说话,紧抿着嘴若有所思。继父则不再理会萧笑,开门见山地询问李琦,萧笑被特招的事情。

    李琦似乎也看够了这一家人的戏码,摆出公事公办的样子。萧笑这时才知道他之前曾与眼前的父母接触过,他如今的身份变成了某公安大学负责培养特殊办案人才的老师,因为一些机缘巧合,发现萧笑身上有某些特质非常有培养的价值,希望家长能够允许她入读他们学校。

    虽然目前公安大学的提前招考已经结束,但是只要萧笑正常参加高考仍然能够顺利入学。只是由于学校和专业的特殊性,一旦入学,未经校方允许萧笑和父母之间不能有任何联系,而且毕业后的工作动向等父母也不能过问。这也就是为什么必须事先挣得父母的同意。

    李琦一边说还一边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份文件递给萧笑的父母,“这些是校方的资料和一些证明文件,如果没有什么问题,请你们在入学知情同意书中签字就可以。”

    萧笑才想起来自己还带着想要归还的衣服,本想用这些再刺激一下母亲,但看着眼前的氛围又失去了兴趣,索性把袋子踢到凳子下面省的碍眼。

    桌面早已摆好精美的菜肴,光顾着谈事情的两个男人几乎没有动筷子。萧笑无聊地吃着菜,观察着她不得不称为父母的人和李琦你一句我一句,没有人理睬她,就好像他们讨论的不是她的未来,而是一单生意,而她不过是陪衬的花瓶。

    很快,萧笑听到了签名的声音,是她的继父首先在知情同意书上签下了名字。抬眼看向母亲,一身得体的高档连衣裙,精致的妆容配上一丝不苟的发髻,即便是吃饭,唇妆看起来也没有受丝毫影响。不知从何时起,母亲总是滴水不漏,没有烟火气,没有人情味。

    中年女人咽下口中的食物,轻拭唇角并不存在的污渍,平静地开口道,“萧笑,你真的想去做个警察吗?”

    萧笑不屑的笑了笑,“这么多年第一次听到你问我想不想呢。”语气中毫不掩饰的嘲讽。

    李琦看着她没说话,中年妇女似乎并未受到萧笑的影响,以优雅从容的嗓音继续说道,“我和你叔叔都是为了你好,希望你能够有一个体面的人生,但是也会尊重你的选择。毕竟警察的工作说不准什么时候会有危险,母亲也是担心你。”

    萧笑扔掉手里的筷子,边抓起旁边的消毒毛巾擦手,边扬起下巴不耐烦的对女人说,“体面?是给你们长面子吧。签你的字,这么多废话。”说完扔了毛巾站起来准备离开。

    “萧笑。”一个严厉的男声响起,却不是来自已经生气地站起来的西装男人。萧笑不敢相信的看着呵斥自己的李琦,后者缓缓从椅子中站起来,用一种不可抗拒的语气说,“和你母亲拥抱一下,道个别。”

    萧笑正要发飙,就听李琦又严厉的说了一句,“不道别就不许走。”难怪电视剧和小说里总有描写犯人被警察呵斥后胆战心惊,不敢造次的场景,萧笑现在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警察叔叔的威严。

    同样的话如果是继父说的,无论对方有多么咬牙切齿,萧笑都能够把对方的火气再提升一个级别。可现在面对李琦,她却有一种要夹起尾巴低下头的感觉,就像是动物本能的知道遇上了能威胁到性命的强者,赶紧示弱保命一般。

    看到萧笑在李琦面前乖得像只小猫,男人缓缓坐回了椅子上,女人则表现出一种欣慰,用感激的眼神看了一眼李琦,主动向萧笑走去张开双臂。萧笑在李琦的瞪视下,扭捏的走向前,看到母亲充满期待的微笑,萧笑竟破天荒的第一次不觉得恶心,反而不自觉的红了眼睛。

    拼命的忍住自己的泪水,萧笑上前抱住了自己的母亲,心里却在不断的告诉自己,是刚才被李琦吓了一跳这一切才会变得不正常了,眼前这女人才不会真的关心自己。女人似乎比萧笑更明白这次离别意味着什么,用萧笑从未感受过的力气紧紧的抱着她。萧笑飞快地眨眼以留住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也伸出手抱紧女人。

    终于,女人松开了手。再一次令萧笑意外的,她母亲居然对她道歉了,只听见女人轻声说,“过去有很多事是我不对,希望你原谅妈妈,以后照顾好自己。”萧笑以为自己看到了怪物,或者是自己穿越了,又或者……无论其他任何原因,她难以相信眼前的女人是给她带来了十几年痛苦的那个女人。

    过度的惊吓让萧笑觉得自己应该尽快离开这里,她飞快地回了句“你也保重,再见。”就转身跑出了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