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新环境

    更新时间:2017-08-20 20:22:38本章字数:2545字

    飞机平稳的降落在A市的时候已经接近半夜,两人一到出口就看到一个瘦高的男人和一个短发、干练的漂亮女人迎了上来,李琦称对方阿伟和小茜,“李队。”阿伟打了个招呼就要来拿萧笑手里的东西,萧笑不明所以,看李琦没说什么就把手里的袋子交给了来人。那人似乎很意外袋子那么轻,看着萧笑问,“你的行李就这点?”

    萧笑嗯了一声,没多解释。这时李琦才介绍,“这是穆伟,于茜茜,萧笑。以后你们好好相处。”说罢转头看向短发美女于茜茜,“萧笑的东西回头你带她去添置,一会儿先去买点洗漱用品什么的。”

    这时萧笑才注意到被称作“小茜”的美女正两眼放光的盯着自己的秃头,似乎期待能从干净的头皮上看见自己的倒影。发觉萧笑不悦的目光,小茜立刻微笑着道歉,“抱歉,抱歉我一直对女生剃光头很感兴趣。你知道,平时看见的都是寸头,几乎见不到像你刮得这么干净的。那个,我可不可以摸一摸?”

    萧笑看见小茜伸出手就要摸上自己的头,条件反射般立刻向后跳开,同时毫不客气地一巴掌打掉小茜的手。

    清脆的巴掌声让大家都楞了一下,比起生气,小茜似乎更惊讶,盯着自己被打得发麻的手说不出话来。紧接着又是一个巴掌声,这回是李琦拍了小茜后脑勺,“就你事多,有点前辈的样子。”小茜轻抚后脑,撇嘴无声地抗议,紧接着问道,“萧笑自己住还是和我一起住?”

    李琦回头看了一眼萧笑,萧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时小茜主动提出让萧笑和她一起住,“毕竟她一个人初来乍到的,一起住也好有个照应。”说完转向萧笑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伸出手,“你好,我叫于茜茜,但不是倩女幽魂那个倩,而是草字头下面一个西的那个。我不怪你打我,你也别怪我想摸你的头啦。和平相处。”

    对小茜的照顾,萧笑有些不适应,刚见面时的那点尴尬还留在她心里,可小茜却已经是一副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萧笑也只好按捺住心中的情绪。从确认她们要住一起开始,小茜就不停的替她张罗各种东西,知道萧笑几乎是什么都没带就来了,还佩服起她的勇气来,更是豪气地说在萧笑领到生活补贴之前就由她包养了。

    宿舍是一个两居室的小套间,这让萧笑觉得很意外,她总以为宿舍这种东西不是给单身汉准备的就应该是像学校那样放着上下铺的小单间。小茜很快就给萧笑布置好了房间,女生该有的必需品一样不落给安排得仅仅有条,简直比家里请的阿姨还细心周到。

    她对萧笑坚持使用帐篷和睡袋并没多问,更没有反对,令萧笑不禁松了口气。只是她硬要萧笑把帐篷搭在了房间配备的床上,说是经常睡地上对女人身体不好。萧笑虽然想说自己以前在家就一直睡地板,但转念发觉自己已经不是在可以随便任性的地方了,就想着反正床也不能扔掉,就干脆省点地方把帐篷摞在了单人床上。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对自己如此亲近、热情的人,萧笑本能的闪躲,也让她警觉之前自己对李琦,也就是自己工作的上司是不是表现得太随便了。

    自从4年前父母离婚后,萧笑就努力按环境的需要变换着不同的性格,满足人们的期望的同时,维护自己所剩无几的脆弱自尊。为此她与人保持安全的距离,以免人们一眼就看穿她的虚伪和胆怯。虽然她知道自己做得不够好,让身边的不少人都觉得她很假,不好亲近,但她也明白这是个过程,伪装技巧的学习过程。

    可如今和这么个热情又细心周到的人住一起,确实让她非常不安,毕竟她对自己伪装技术的信心还不足以让她从容的与人近距离交往。紧张感让她的表情不自觉越来越僵硬,差点维持不住一个活泼和气的小女生形象。

    也不知道小茜是没发现,还是故意装作没看见,一直我行我素,自说自话。萧笑更愿意相信是后者。毕竟小茜年长自己十岁有余,还在这么一个古怪的机构工作,不可能连小女孩几乎维持不住的面具都看不穿。可是她什么也没表现出来,萧笑心里开始对她生出一丝感激。

    两人闲聊间很自然就聊到了工作,小茜大大咧咧地抱怨领导没人性,工作太忙、压力太大、还没有假期,自己要变老处女了,云云。但是抱怨是抱怨,萧笑却没有在小茜脸上看到想要离开这里的意思,不自觉就联想起自己当初也是各种抱怨初中母校和生活的小区不好,可后来换了个环境才明白原来的地方其实并没有那么不堪。

    相比较之下,萧笑明白了世界上其实没有完美的地方,每个环境都有它的优点和缺点,就像老祖宗说得阴阳平衡一般,关键看个人如何适应其中,让自己活得自在。

    “我这次是不是应该先想想这个地方的优点,而不是先想着抱怨?”萧笑被心里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她来这里的目的应该是让自己“能去死”,可现在居然有了要好好适应环境的心思。萧笑开始怀疑是不是新环境的新鲜感让她又有了活下去的念想?没来由的,她突然回忆起凤默冉来,那狡黠的俊脸映入脑海让她不自觉抬起左手看了看没有任何异样的手背。这只鸟究竟会给他传递多少信息?想到自己很可能带着窃听器,甚至偷窥神器,还拿不掉,心里就是一阵发毛。

    一只手在萧笑的眼前晃了晃,小茜放大的脸跟着凑了过来,“想什么呢?”

    萧笑赶紧后退保持距离。“小茜姐,请问这里有没有擅长把动物放进别人身体里的人?就是那种嗖一下把动物变成烟然后放到别人身体里的法术。”萧笑自从知道小茜比自己大很多之后坚持要叫对方姐,这是她以前打零工时拉近同事关系的小伎俩,但说话间仍旧需要保持谨慎的亲呢。萧笑担心自己表达不清楚,还特动手比划着解释。

    “嗖一下变成烟还放到别人身体里?”小茜歪着头想了想,“你说的是幻型术吗?有点像动画片里阴阳师的式神一类,以一些介质幻化出不同外形的生物去办不同事的那种术法?”

    萧笑听着也有点不确定,那疯巫师究竟是用介质幻化出了鸟,还是把鸟幻化成了别的什么。她犹豫地回答,“应该就是那种吧。这种法术很常见吗?你是不是也会?”

    “我哪会啊,那是三队的人擅长的,不过我们队里的燕琛和叶玄臣倒是也会。你问这个干什么?被会这个术法的人给整了?你告诉我是谁,我教你怎么报仇啊。”小茜露出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打探起萧笑的心思来。

    萧笑忍不住又往后挪了挪,转移话题道,“小茜姐,你给我介绍一下这里呗,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呢。你们是不是都有超能力?平时会像电影里的法师那样驱鬼做法吗?”

    “驱鬼做法……”小茜嘴角抽了抽,“李队没和你说我们这是干什么的吗?”

    “对不起,我没问。他只说这里是警察里的特殊部门。”萧笑有点尴尬。

    “不愧是令我佩服的人。不仅什么都不带就来了,还什么都不知道吗?”小茜的嘴张成了O型。“那你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李队看上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