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无赖

    更新时间:2018-03-26 20:00:00本章字数:2555字

    萧笑被独自留在附近一家商场顶楼的快餐店里,从李琦给她选的位置望出去刚好可以把整个工地尽收眼底,而她的任务就是观察工地在天黑后的变化,等他和穆伟回来。待夜深人静,如无意外,他们就去会会那拿人刻图的鬼。

    萧笑自觉没有阴阳眼,坐在这种地方也看不出什么,所以听到命令的时候她是不愿意的。听说李琦要为今晚的“拜访”准备东西,也想跟着去见识一下,但被果断拒绝了。理由是要她在这里锻炼眼力。萧笑不是个任性又死皮赖脸的人,面对李琦认真的命令,她不情愿也只能接受。

    萧笑还以为李琦是嫌弃她碍手碍脚才把她放在这个地方晾起来,于是赌气地盯着工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点心。也许是怨气侧漏,一位大妈竟凑过来问她是不是家里在那小区买了房,听说出事了想要退款的。

    萧笑看着对方一脸“我有爆料,你想听吗?”的表情,默默点了点头,心里还自我安慰“我不是故意骗人的,我只是在成全大妈的倾诉欲望。”

    那位大妈果然一脸“我就知道,你今天遇到我可算走运了”的表情,动了动身子,把自己调整到适合开谈阔论的姿势,开始给萧笑八卦起来。原来大妈是附近的住户,看着这片地几经转手就是谁也做不起来,慢慢地,关于这地方的古怪就传开了。

    可是传言毕竟是传言,总归不如她这样的老街坊知道的多,传的内容也远不如她这住了一辈子的人知道的准确。说到这,大妈话风一转:“怎么样小姑娘,你想知道吗?500块,我告诉你。”

    我考。很少说脏话的萧笑差点脱口而出,想不到这看起来热心唠嗑的大妈居然开口要钱。萧笑在心里把刚才还因为骗了她而愧疚的自己骂了一遍。再一次为自己涉世不深,轻信他人而懊恼。“大妈,我只是个学生,没钱。”萧笑尽量保持客气,希望能把大妈请走而不至于影响自己留在这里等人。

    一听说对方没钱,大妈立刻就变脸了,“没钱?能在这种地方买房的人还装什么穷,你是看我们这些本地人穷就以为我们好欺负是吧。这个地方的房价就是被你们这些外地人炒起来的,搞得什么东西都跟着涨价,我们日子都过不下去都是你们的错。”

    见萧笑一脸被吓到的样子,大妈更加认定她是好欺负的主,加上她那毛绒绒的短发,一看就像有钱人家的任性小姐干出来的事情,只要再加把劲今天一定能讹不少钱。

    “你看我没读过什么书吧,经济要发展的道理我这老骨头还是懂的,我也不是那么恨外地人,只是你们炒房挣够钱了,也总得给我们这些本地人留点活路吧。小妹,我这老太婆开价也不是很高的,不信你可以打听一下,现在新闻爆料谁不是一千两千的给?

    看你年轻,已经给你打折了,而且,你相信我,我卖的消息别家绝对不知道,你只要悄悄这么跟开发商一说,保准你能拿回房款。你这房子少说也5百万,你只花500块就能得到5百万,这是多大的赚头啊。回头这消息你也别轻易告诉别人,转手就可以在卖个千八百的,这样一来你在我这里花的钱不就赚回来了吗?我这是在给你铺了个财路呢,小妹。”

    大妈缓慢而有节奏的循循善诱,看到萧笑的表情已经从惊讶转变为认真思考的样子,以为自己的话已经说到了痛点,就停下来给萧笑留下消化考虑的时间,同时认真观察萧笑的变化。

    话说萧笑确实是震惊不小,生平第一次遭遇这样的无赖骗子。以前她母亲做小生意讨生活的时候也接触过地痞无赖,但萧笑总觉得他们其实是很讲规矩的,明骗明抢,欺软怕硬。可眼前这个大妈却是另一种她很陌生的无赖类型,装腔作势不讲理,软硬不吃没有底线,简直是无赖中的战斗机。

    萧笑仔细记住了对方的说辞和节奏,都说骗子是心理学和微表情的高手,萧笑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却很好奇对方打算怎么操控自己的情绪和思想。

    结果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还真被调动起了付钱的冲动,庆幸她并不是真的业主,否则还真不好说会不会被说动。可是,她也想到了,如果此刻拒绝这个大妈,只怕接下来少不了一场恶战,而且最后十有八九是她这个鲜嫩的小妹妹倒大霉。

    骂,骂不过;打,不能打;甩,甩不掉。偏偏她还有任务在身不能撒腿就跑,此刻萧笑真是无比羡慕那些能八面玲珑的人,决心回去之后一定要找几本教人说话的书好好学习。

    “唉……”萧笑为自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结果这叹气被大妈理解为“无可奈何,准备付钱”的信号。顿时笑脸如花,倍感亲切的拉过萧笑的手,“小妹,你听我的没错,我老太婆都一把年纪了,房子儿女退休金都有,还图你这几百块钱啊。我是真心看你投缘才帮你的,谁家里有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你今天带回一个好消息,能帮家里讨回几百万,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萧笑实在想不出摆脱眼前这个大妈的方法,再说她心里也对这样的人十分气愤。看着自己被抓住的手和对方虚伪至极的笑容,萧笑干脆破罐子破摔,你无赖我也跟你赖,顿时提高音量大声说,“唉,我说大妈,你什么意思啊?我都说了我对这小区的事情没兴趣,你怎么还死抓着我不放冲我要钱,你是来碰瓷的还是怎么着,看我是小姑娘好欺负是不是。”

    大妈看到萧笑突然变脸也是一愣,没等反应过来又听到萧笑喊,“服务员,你们这店里是怎么回事,我吃个饭还被无赖给缠上了,你们就不管管这种骗子小偷吗?”听到叫喊的服务员赶紧上前询问怎么回事,不过这次轮到大妈发威,抢占先机了。

    众人只看见一个50岁上下的妇女往地上一坐,大声哭喊起来,“天杀的小妮子冤枉好人啊,你们别相信她呀,她才是骗子,她知道我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比谁都了解这邻里街坊的事情,特地约我到这里了解情况的呀。本来说好了了解完情况给我3千块钱的,现在我说完了她就想反悔了呀。我冤枉啊,她才是骗子。”

    这临场发挥的水平也是让萧笑叹为观止了,服务员一看这架势也不知所措了,周围看热闹的客人倒是兴致很高。

    大妈发现萧笑正愣神,抓住机会赶紧又哭嚎开,“你这小妮子一看就是外地人,我本来想着肯定是家里在前面的小区买了房被套牢了,准备收集资料告开发商的。我也是一片好心才兜了老底什么都告诉你了,本来就没想贪你的钱,3千块也是你自己提的,我可是一分钱都没有讨价还价啊。现在你不给钱就算了,怎么可以诬赖我这老太婆是骗子啊。我冤啊,你们都来评评理啊,这不给钱还诬赖人的啊,我是好心遭雷劈啊。”

    萧笑扶额掩饰自己咬牙切齿的表情,真后悔自己招惹了这么个人,她这临时上阵装无赖果然斗不过职业的,与此同时任务完不成的感觉让她更是心浮气躁。正想着是要在这里和她吵架还是直接走人算了,萧笑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轻浮”的陈警官。萧笑也没多想,接起电话就客气的说了声,“陈警官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