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共鸣

    更新时间:2018-03-27 17:00:00本章字数:2635字

    一句“陈警官”在地上的大妈听来就完全不一样了,以为是萧笑在报警,更是抓紧要时间抢占舆论道德的制高点,“小妮子买消息不想给钱还打算找警察来威胁人了?天理了,警察要打人啦,现在是什么世道啊,还有没有良心啊……”

    萧笑尽量不去理会大妈的无理取闹,可那刺耳的音量让她听不清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只得匆忙说了自己的位置,准备下楼和对方会合。

    可惜那大妈并没有放她走的意思,不知道在自己接电话的空档大妈是怎么胡说的,萧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被诬陷成了骗大妈卖消息又反悔不愿给钱的小报记者,现在还准备纠结痞警来威胁大妈。

    那大妈似乎是看到群众有倾向她的趋势,甚至开始呼天抢地的要求萧笑赔偿自己3千元的消息费和精神损失费,拉着服务员,招呼店里的其他顾客给她评理。

    所幸这时值班经理过来遣走了服务员,很不客气的要求大妈和萧笑到店外解决矛盾,别影响其他客人用餐。这时的萧笑已经可以用火冒三丈来形容,几乎就想拿起桌面的蛋糕叉给那不要脸的大妈一个痛快。

    这时,陈警官不知怎么找了上来,很快站到到萧笑的身边询问情况。由于他此时并没有穿警服,大妈以为是有男人要替萧笑出头,更是不依不饶地坐到了地上,抓着萧笑的衣服就哭喊自己没文化,没男人管,被不要脸的女人欺负了,要求还她个公道否则就要死了,等等。

    如果不是大妈和陈警官的年龄差太多,那架势足以让不了解情况的人以为萧笑是小三,抢了她老公还在她面前显摆。

    陈警官自然不会错过这在美女面前显威风的机会,果断亮出证件,摆出警察处理民事纠纷时的威严,用温和又不失严肃的语气要求大妈冷静下来好好说话,“你看你,一把年纪了还躺在地上想什么话,打扰到其他客人还不解决问题。有什么事情我们到一边去说,有理有据地说清楚,有什么不能解决的?”。

    说完这话,大妈还真就安静了下来,餐厅经理像看到救星一样看向陈警官。而陈警官则用一种求赞赏的眼神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萧笑。也不知道萧笑此时在想什么,整张脸冷得如同冰块一般,盯着大妈的眼神中甚至还带上了一股杀气。

    正在陈警官以为自己看错了的时候,身为诈骗老手的大妈似乎看明白了什么,和一咕噜从地上跳起来,大声说道:“我知道了,你和这女人是一伙的,你根本就不是警察,警察出警怎么会只有你一个人?”接着又哭喊了起来,“我怎么这么命苦啊,想挣点养家糊口的钱还遇上骗子,连假警察都出来了……”。

    陈警官毕竟没有当过片警,对这类事情的处理经验不足,看到这老女人开始侮辱他的职业,一时间竟也被大妈惹怒了,一改温和的语调,厉声呵斥:“吵什么吵,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拷了,我是不是真警察我们到派出所说。”

    这时看到有进门的顾客转身离开的餐厅经理也怒了,帮腔到:“你这人差不多就得了,这么得寸进尺有意思吗?这里是餐厅不是菜市场,要闹出去闹。”

    大妈看到因为警察的到来,好不容易聚拢起来的人气眼看就没了,顿时就发出杀猪一般的尖叫,骂道:“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骗……”可是话还没说完,她就被身边一股浓重的杀意惊吓得不自觉后退了一步。

    转头看向刚才还被自己抓着不放,一脸被欺负的小女孩样的萧笑。此刻,她看见的是一个如同杀人恶鬼一般的女孩,用冰寒如刀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一动不动,无声无息。就连陈警官和餐厅经理也被萧笑的变化吓了一跳。

    可是,大家都还没来得及做出进一步的反应,就听到工地的方向传来一阵轰隆巨响,随后震动和烟尘迅速弥散开来,震得玻璃咯咯哒哒乱响。餐厅里的人都被吓得大叫“地震了”,有的人立刻蹲到地上找桌椅掩护,有的则起身快步往外跑。餐厅经理也被这突然的变故吓了一跳,第一时间大声安抚客人有序疏散,同时跑回了餐厅的后台。

    然而,萧笑这时却是两眼失神地皱起了眉毛,她听到了工地传来一阵兴奋而低沉的吼叫,巨大的声音直击内心深处,唤出了她一直压抑的阴暗灵魂。

    她甚至来不及思考,一股强烈的恨意让她对大妈发起攻击。她瞬间抓起桌面的餐叉向前踏出一步,眼看着就要把叉子扎进大妈的脖子时,萧笑又听到一声尖锐的鸟鸣响起,左手的轻微疼痛伴随一股清流瞬间冲散了萧笑内心的憎恨和杀意。

    回过神来的萧笑立又迅速把餐叉放回了桌面,但仍保持着攻击的姿势,冷冷地笑着伸出手问摔倒在地上的大妈,“需要我扶你起来吗?”萧笑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有多可怕,只见大妈用一种见鬼的惊恐表情看着她,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

    那几乎是转瞬间的攻击似乎除了萧笑和大妈谁也没注意到,陈警官第一时间跑向餐厅的窗户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候才转回头拉起萧笑准备离开。

    他正想开口的时候注意到大妈的表情,问了句,“发生了什么事?”萧笑回头换了一个轻松的笑容道,“没事,刚才我们都摔倒了,我好心想扶一把这骗子,结果她像见鬼了一样看着我,我也不知道……”

    不等萧笑解释完,陈警官用力一把扯起萧笑就往门外推,“你管她死活,这种人打都打不死,这楼不塌她肯定没事。”萧笑不知道一位警察说这种话合不合适,但她觉得这是从认识之后,陈警官说的最不令她反感的话。

    震动还没有完全停止,但已经很轻了,周围的人群也不如刚才那般紧张,在商场保安的指挥下有序的离开。陈警官一边护着萧笑往外走,一边再三确认萧笑没有受伤后才小声说起刚才他在窗户边看到的情景。

    “萧笑,我们必须马上和李队联系,刚才是小区里的一栋楼倒塌了,还不知道里面的具体情况,还是得请李队出面主持工作比较安全。对了,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或者感觉到什么不寻常的地方,该不会……”陈警官的眼神明显是在暗示,他没说出口的那些话是指“非常人所能理解”的事情。

    她现在可以肯定,那声吼叫不是常人能听到的,而冲散它的影响的鸟鸣来自左手,同样是不应该会被常人听见的声音。那这就只剩下一种可能,声音是来自发生事故的工地,很可能与他们正在调查的东西有关。

    可为何那个声音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还能激起她内心深处的阴暗,这些问题萧笑不得而知。但她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轻易告诉外人,记得李琦说过,即便是同一组的人,如果任务不同都不可以互相通气。

    “我什么也没发现。这样吧,我先打的电话给李队看看他怎么说。”萧笑刚说完,陈警官的电话就响了。他匆忙接起说了几句就挂断了,转过身来一脸很抱歉的对萧笑说他有事必须马上离开,然后告诉萧笑几个安全注意事项,确认她能照顾自己后就立刻走了。

    萧笑看着陈警官离开的方向,突然觉得自己之前是误会对方了,真有事发生的时候他还是很有警察的样子的。想起他从出事后就一直严肃认真的表情和对自己的种种关照,青春少女心不自觉地跳了一下。意识到自己正在想的是什么,萧笑突然全身一个激灵抖了抖,暗骂道,“笨蛋,想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