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风水师

    更新时间:2018-03-28 17:00:00本章字数:3097字

    萧笑一边拨打李琦的电话,一边逆着人流朝工地的方向跑过去,没有听从陈警官的建议离开。李琦的电话没人接,她也没再继续拨打,因为她很想先弄清楚刚才那声兴奋的吼叫声是什么。

    工地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能够和她的阴暗灵魂相呼应,这让萧笑非常不高兴。她打算趁乱进入工地看看,自觉告诉她,那个吼声的主人就在出事的地方等着。

    “有栋楼塌了一半……”

    “这工程质量……幸好还没人住啊……”

    “现在的楼不是整体浇筑的吗?怎么能塌了……”

    “不是又鬼闹的吧……”

    “是放了炸弹……”

    “幸好工人停工了……”

    “不知道保安有没有事……”

    “肯定是有冤死鬼在地里……”

    “这公司得完蛋……”

    “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下马……”

    “听说背景挺深……”

    一路上萧笑听着逃散的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小心绕开人多的地方,想找一处缺口往里钻。楼房倒塌引起的烟尘并没有完全散去,靠近出事地点四周看热闹的人大多灰头土脸,可是他们却好像完全不在意般,只站在原地盼望多看到或听到些东西。

    那些人也是胆大的,萧笑想,八卦的吸引力竟比粉尘的威胁力大。

    萧笑发现虽然大批警察还没到,现场却早已被保安、协警,还有许多穿着便装的人围了起来,他们正不断的疏散人群,阻止好事者靠近。没有“钻狗洞”经验的萧笑,竟是连个空隙也没找到。

    正当她考虑是不是可以装开发商代表要求紧急查看事故现场,大摇大摆地从正门冲进去时,一位瘦削的中年大叔站到了她的身边,“你能看到那些东西?”

    萧笑被吓了一跳,立刻警觉的后退几步,男人的声音很低沉悦耳,但口音有点奇怪,每个字的发音都非常刻意而缓慢。她虽然看不见中年大叔说的“东西”,但是不妨碍她理解,眼前盯着她的男人肯定也是有特殊能力的人。

    看萧笑一脸惊讶的不言语,中年大叔全当她是默认,“小姑娘还是赶紧回家吧,今天这里可不止一个怪物,危险得很。”

    不等萧笑说些什么,中年大叔就走进人群消失了踪影。

    萧笑是第一次听说警察机构里还有个经济侦查大队,以往看电视剧和电影都是刑警,FBI包办一切案件,大不了多个香港的廉政公署,警察内部调查组之类,从来没想过侦办商业违法行为的是另外一个独立队伍。

    不过转念一想也是,很多经济犯罪离普通老百姓的生活都比较远,而且有较高的隐蔽性,不像刑事或治安案件那样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而电视电影为了吸引人自然很少去关注那种缺少刺激镜头的案件。

    在简约整洁的经侦队问讯室,她又一次见到了在出事的小区门口出现的中年男人,他是来协助调查的。这次的楼层倒塌事故警方首先想到的就是商业贿赂的问题,但是由于没有掌握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所以目前只是把所有相关人员都“请”过来协助调查,希望能找出些信息。

    据李琦说,眼下还没有官员被牵扯进来,这让萧笑看戏的心态不免有些失望。

    昨天萧笑遇到那怪大叔后就打消了进入现场的念头,因为她想到附近可能不止她一个能感知怪物的人存在,就觉得自己一个草包新人贸然出头实在是不安全。

    于是,萧笑退出围观的人群继续拨打李琦的电话,简单汇报情况后就接到命令回宿舍休息,说是组里已经派3队的人接手现场的工作,这之后的事已经不是他们能够处理的了。

    萧笑虽然不太理解,可也能听出李琦话里的凝重,只得先按捺下心中的疑问。

    直到第二天下午,萧笑才被李琦带去警局见习,说是陈警官和吴警官请到了一位关键人物,很可能就是昨天她见过的陌生人。在来之前李琦已经给她简单说了目前的情况,那个闹鬼的禄薪小区在A市的责任公司相关人员都陆续被警方控制了起来。

    总公司兆远集团的王总并没有在国内,目前这边分公司的事务基本由一个叫曼可君的人管理。但是他们今天要去看的并不是这个人,而是集团公司特聘的一位泰国华裔顾问。

    据了解他在泰国经营的成光公司就是专门给人看风水、做法事的,这次的事情主要就是和他有关。这些姓凤的提供的资料里都写得很详细,甚至还包括了这些人的住址和联系方式。

    本来李琦打算先探探小区再去找他,但现在机会来了,不妨先看看这人究竟搞了什么鬼。

    萧笑本以为李琦说3队已经接手,这件案子就不归他们管了。可李琦说3队的人大多背景特殊,不太能见光,在应对这种备受舆论瞩目的官方工作时还是需要他们出面。再说2队的几个人还是很能干的,虽然像昨天那样的大场面应付不来,但只要有他们在中间周旋,3队的人要介入也会方便很多。

    进到审讯室,萧笑见到的果然就是在小区门口和她说话的中年大叔,她心理顿时一紧,表面不动声色地往李琦身后挪动。原来他就是那位来自泰国的华裔风水师,难怪口音不一样。李琦进屋后随手关掉了室内摄像机,看到这一举动,中年男人乐了,微笑着抱起手臂靠在椅背上,一副“以为我会怕”的样子。

    李琦也冲对方微笑,姿态轻松地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萧笑不知道该不该坐,犹豫间听到李琦的一声“坐”,用下巴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萧笑把椅子往后拉了拉再坐下,李琦看着退后了半步的萧笑挑了挑眉。转过头像和熟人聊天一样对中年男人说,“新人,有点拘谨。你们见过的,我就不多介绍了。”

    “她怕我。”中年男人眼睛看着萧笑,嘴里的话却显然是对李琦说的,“因为我在工地前好心警告了她一句,被陌生人看穿让她害怕了。”

    “要不说新人难带嘛,没见过场面更没见过几个高手,一下子被你看穿可不就跟小孩一样吓得缩在父母身后了。”两个人就像多年的好友一样互相倾吐着心里的烦闷般,自然而然地聊了起来。

    萧笑看着中年男人挑衅的笑容,再听到李琦说自己被吓坏了,一赌气就把椅子挪到桌子边,甚至比李琦更靠前一点。但萧笑仍旧不说话,只生气的瞪着眼前的中年男人。

    一来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电视剧里有不少审讯犯人的情节,可那毕竟不是现实,说多错多,不如不说。二来萧笑不知道眼前的人究竟是谁,又知道多少关于自己的事,目前静观其变是最好的自我保护。

    李琦看起来对萧笑的举动很是高兴,一拍萧笑的椅背,对中年男人说,“看,怎么样?是个有前途的新人吧。”说完他出人意料的一踢一拉,竟把萧笑连同椅子一起往后扔出去好几步的距离。

    萧笑被吓得惊呼一声,堪堪稳住椅子和后倾的身体,正想大声质问李琦想干什么就看到记录板和笔飞了过来。又是一阵手忙脚乱,萧笑才总算接住板子和笔且没从椅子上摔倒。

    这时,已经完全傻掉的萧笑只见李琦几乎完全挡在了她和那位中年大叔之间,“好好记录,基础工作还没做好逞什么能。”李琦偏过头冷冷的命令萧笑。

    萧笑虽然对李琦的做法和语气非常不爽,可当她发现中年男人正意味不明地盯着她微笑时,竟不自觉浑身发冷。她立刻低下头来回避对方的眼神,顿时明白了李琦为什么要扔她,对方是个危险人物,她刚才冲动地往前坐确实是太无知大意了。

    “我们还是说正事吧,任成功先生,那小区里面的是什么?”李琦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敲敲桌面,让中年男人的注意力转回他身上。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被唤作任成功的中年男人还是保持着双手抱胸的姿势,微笑着回答。“我还以为你关掉摄像机是想对我刑讯逼供呢。我好怕的。”

    李琦也不生气,同样回以微笑,“我知道你在泰国的成光公司经营得挺不错的,这次被聘请到A市做禄薪小区开发项目的特别顾问,你可别说是因为你在建筑方面的卓越成就。”

    “这位警官,有些事你不信并不代表别人不信,我们都有信仰自由的。王总看得上我,让我来给小区做做法事也属正常生意往来,我不知道你们究竟在查什么。”

    任成功也把胳膊放到了桌面上,保持微笑对李琦说,“我对王总公司的业务是从不过问的,而且我也不懂那些什么建筑工程,我不过是混口饭吃,恐怕帮不了你们。”

    “你在现场对我的同事说那里不止一个怪物是什么意思?”李琦接着问。

    “哈。”任成功笑了一声,看了我一眼道,“那不过是吓唬小女孩的伎俩,你何必当真。不过你这位小妹妹带着那么个宠物到处逛就不怕被别人盯上?”

    “你是在告诉我,你已经盯上我的同事了吗?”李琦平静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