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碰头会

    更新时间:2018-03-30 20:00:00本章字数:2571字

    不同于萧笑在电视上看到的整齐明亮的会议室,吴警官打开的门里基本可以用乌烟瘴气来形容。中间一个简单款的会议桌,周围挤了一圈或穿便衣或穿制服的警察,在那后面密密麻麻的又坐了几圈不同着装的警察,乌烟瘴气的来源正是那几乎人手一只的烟。

    所有人都在门被打开的瞬间把目光停留在他们身上,而其中大部分的视线在经过吴警官和李琦后,都齐刷刷的落在了萧笑的身上。有人甚至吹起了口哨,这接头痞子般的行为瞬间就激怒了萧笑,但她也知道这里不是她能发火的地方,只得紧皱眉头用愤怒的眼神扫视了一圈注视着她的各色眼神。

    可现场谁也不是吃素的小毛孩,萧笑立刻就收到了丰富多彩的表情作为回应,大多都在嘲笑她小题大做,也有一些是善意的微笑。无论如何,可以肯定萧笑“菜鸟新人”的定位是已经在众人中确立了。

    陈警官适时走出人群把他们引到了会议桌靠前的地方,勉强从中间挤出一个位置让李琦说下,萧笑则只能跟着其他警察坐在后面独立的椅子上。经过刚才的眼神交流,萧笑不敢再和现场的人对视,只装着感觉不到别人的视线一般环视四周。

    现场虽然看起来混乱,萧笑还是能够从中看出人群分成了几个小团体,其中绝大多数是男性,仅有的寥寥几位女性看起来都是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样子。这让萧笑不禁又开始觉得自己渺小无知,生出了退缩的情绪。

    一杯水出现在正发愣的萧笑面前,是陈警官。他微笑着低声鼓励道,“别介意,这都是些大老粗,没有恶意的,做好我们自己的事就可以了。”说着把水塞到萧笑手里就转过身继续开会了。

    萧笑拿着温暖的一次性纸杯觉得有点羞愧,这时她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只记住了陈警官的姓,忘了他的名字,赶紧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陈希”。

    李琦这边客套话已经说完了,坐在首位的田局长开始给众人介绍情况。禄薪小区的案子之前经侦是没有参与的,但由于刑事调查那边一直没有进展,而楼房倒塌事故市局十分重视,所以现在案子就暂时交由经侦大队主导。

    到目前只是短短的一天时间,警方收集到的信息并不多,账目的调查还在进行中,但从目前了解的情况看来,小区的工程似乎是真材实料的,并没有存在偷工减料的事情。据其员工说,他们如此规矩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该地风水不好,兆远集团的高层担心再做亏心事会使项目出事,可没想到竟然还是出事了。

    听说当地子公司的负责人曼可君在调查期间都跟中邪了似的,筛糠一样抖个不停,还不断重复声称工地有鬼要冲出来了,楼房是被撞坏的,不是质量不好才塌的。

    一众警察当然是嗤之以鼻,包括李琦和陈警官在内。萧笑当然知道李琦是做做样子,但当她看到吴警官一脸若有所思的看向李琦时,心里总感觉吴警官似乎知道些什么,或者就像电视剧常演的那样,老警察对神鬼一类的事情总是会比年轻警察多一丝敬畏。

    不过转念又想,是不是由于吴警官把什么都写在脸上了所以才一直是普通警察?萧笑记得母亲就曾经斥责她把情绪都表现出来有多愚蠢。想起母亲,萧笑没来由的就是一阵烦躁,动了动身体,索性继续专心听会议内容。

    接下来的内容没有什么新鲜的了,兆远集团在A市的子公司并没有多少员工,初步的审查竟是没有查出任何问题。接下来就是吴警官介绍刑警队那边的前期调查,以及今后与李琦配合的事情,当说到人祭的事情时,在场的警察多少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年头还有人敢进行这样血腥的仪式。

    甚至有人还打趣道,“该不会是被当做祭品的冤魂出来闹事了吧?”说完,那位警察还被旁边的人给推了一把,似乎在责怪他口无遮拦,然后两人竟你一下我一下的低声笑闹起来。大家对这样的打闹习以为常,

    “接下来就由省里下来的特辑侦查大队的李队长介绍一下目前刑侦方面都有些什么情况。”听到田局长说道“特辑侦查大队”众人都很惊讶,相互小声询问有没有听说过这个单位,结果谁也说不出其来头。

    还有人悄悄捅了捅萧笑,询问她的上级部门是哪里?萧笑怎么会知道?就连“特辑侦查大队”的名头她都是第一次听见。于是,她只能抿嘴摇头不语,希望众人当她是不能说。结果还真就没人再问她了。

    李琦通报的内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还是原来和陈、吴警官沟通过的那些,只是强调了刑事调查方面的重点是一个叫“任成功”的泰籍华人,他可能涉及多起跨国犯罪。

    而任成功在大陆是直接与兆远集团的王利——王总联系的,经济方面的调查可能需要从总公司下手。而另一位声称发了横财的工人,如果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都要注意,等等,完全没有提及小区里有怪物的事情。

    正当萧笑以为就这样糊弄过去的时候,有人提问了,“请问现在封锁现场的都是些什么人,我们需要对现场损失和原因进行评估,结果派去的专家都被挡了回来,这回头证据什么的都被破坏了,我们还怎么办事,怎么和市里面交代。”这个问题得到了不少人的附和,相必他们都对这种违反常规流程的做法很反感。

    “证据的问题请大家放心。”李琦很平静的回答,“我们也有专家在里面,最后会呈现给大家一份详细的现场勘查报告,不会影响你们接下去的工作的。”

    这种模糊的答复明显得不到与会人员的认同,又有人不客气的问道,“你们部门的什么专家,提供的证据可靠吗?我们需要的可是建筑、水土方面的专业结论,你们搞刑侦的别光顾着你们的调查,把我们需要的证据给破坏了吧?”

    “就是,这种案子本就应该各部门通力合作,你们现在单方面封锁现场,我们的人一个也不让进去,这未免太不合理。”有人附和道。

    李琦似乎并不介意这些不友好的语气,但是平静的回答中增加了一种不容置疑的强硬,“省厅办事有绝对的优先权,现场有些信息不宜让太多人知道,以免走漏风声,还望在座的各位理解。当然啦,我在这里绝对没有怀疑大家的政治素质和保密精神,只是以防万一而已。我可以向各位保证,时候呈给各位的报告绝对专业可靠,你们需要什么资料、数据可以列个单子交给吴警官,我会转达给现场人员,不会耽误你们的工作。”

    “专家连现场都没见过怎么知道主要哪些具体的指标……”有人还想反驳,被田局长打断了,“好了,同事之间要互相信任,如果没有其他事情需要讨论,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大家都各忙各的去吧。”说罢他也不等众人反应,站起来就往门外走。

    这一下会议室里炸开锅了,不理解的,冷嘲热讽的,骂人的,什么话都有,基本都是冲着萧笑他们一行人来的。除了抗议他们的独断专行,还质疑他们藏着重要信息不共享,破坏规矩不说还在工作中压别人一头,相互信任什么的都是废话。

    不过那些人抱怨归抱怨,上头既然已经说会议结束了,他们也就服从命令各自散开了,并没有真的为难萧笑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