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失控

    更新时间:2018-04-06 18:00:00本章字数:2384字

    “你说得对,变化太快了有可能就是废掉了,13组的人手本来就不足。刚才那凤小子不是说任成功已经走了吗?现在萧笑应该暂时安全了吧。”古董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认同了李琦的想法。

    还想再说什么,古董就听见自己的手机响起。向卓扬的大叫声在电话接通的瞬间传了出来,“古老大,快回来,小区的怨灵和院里的不知道什么东西打起来了,闵队长快扛不住啦。”

    古董听到向卓扬的汇报就是一惊,马上明白电话里说的“院里”是指13组的办公大院,他立刻大骂,“混蛋,是谁把那玩意儿搬回去的,不是交代了你们留在原地不要动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急得都快哭了,“老大,你先回来吧,先让院里的两只怪物安静下来再说。”

    不等古老大挂电话,李琦就已经冲了出去。不知道是什么的怪物和怨灵打起来,还让3队队长闵建邢几乎扛不住,只有一个可能——萧笑。

    萧笑在于小茜离开后根本不能专心看书,她相信自己已经被卷进了一个复杂的圈套中,李琦招她进13组时根本不是对她的力量一无所知,只怕是已经非常了解了,所以才会在凤默冉出现后改变原定计划,立刻离开。

    如今也是,什么也不说就紧张兮兮地让她待在最安全的地方。萧笑不确定是不是要继续服从命令,做一个任人摆布的无知木偶。凤默冉曾说过不要太相信她身边的人,如今看来似乎真是这样。

    13组是干什么的?目前萧笑所得到的信息几乎全来自李琦、小茜和穆伟,大楼里即使有时候能见到其他人,但彼此都视而不见。萧笑本就不是善于交际的人,她来这里的短短几天里,可以说一个真正算得上朋友的人都没有。

    网络上从来都少不了某些国家政府、大企业不把人当人,尤其是有特别体质的人,往往会被稀里糊涂的解剖的传言。萧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也陷入了这样的一个陷阱中,之前她对警察的盲目信任是不是太傻了。

    说到底,都是她想要摆脱原有的生活太过急切导致的,如果不是她的父母,她的继父,这一切本来可以不用发生。

    “凭什么我就要遇到这些事情,凭什么那么多人都可以过平静幸福的生活,我就不可以,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就因为我是个女孩,还是说我就不应该被生下来,所以这世界才没有容许我得到幸福的空间?为什么。”

    萧笑几乎把练习册揉成一团,但是她不敢放声哭泣。因为她是孤独的,这里是陌生的,她只能拼命的长大嘴巴无声的呐喊,就像她无数次尝试自杀失败后的绝望,没人会懂。

    萧笑拿起金属材质自动铅笔,用尽全身力气把笔尖扎进自己的前臂。因为这不会形成致命伤,而且萧笑的目的也不是自杀,所以这次的动作并没有受到阻挠,坚硬的笔尖深深地刺进了萧笑的胳膊。

    一开始,笔没有拔出来,血液没有流出来,剧烈的疼痛并不像想象中来的那么快。萧笑最先感受到的是一阵强烈的撞击和轻微的钝痛,直到她睁开泪眼,看清铅笔已经没入手臂的时候,一股几乎让她卷缩起身体的剧烈疼痛才开始传遍全身。

    萧笑趁自己还没被疼痛夺去力气的时候,一咬牙拔出了铅笔,血被带动着喷溅出来,紧接着失去了方向的血液从孔洞中涌出,染红了高考习题册。

    她不甘心,萧笑不断在心里呐喊,她不甘心。凭什么她要被命运这样玩弄,要被人这样欺骗,要这么愚蠢的认为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可以信任。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现在只想破坏,毁掉所有让她痛苦的人和事。

    她现在觉得自杀是件非常愚蠢的事,就算要死,也应该先把那些让她受苦的人都杀掉。杀掉、破坏,杀掉、破坏,杀掉、破坏,……

    萧笑能感觉到一股兴奋而强烈的情绪伴随着什么东西从自己的内心深处喷涌而出,如果是平时,她会尽快让自己清醒并平静下来,但是今天她不想再压抑。她听到了锁链的声音,听到了尖锐的鸟鸣,她能感觉到左手有异动,但是她都不想理会。

    她只想发泄出来,把这些年的委屈,把这些天的迷茫与不安,把她对命运的憎恨,对未来的绝望全部发泄出来。让所有人都去死吧,把所有的一切都破坏掉。这是萧笑脑海里唯一剩下的东西。

    萧笑无法得知,就在她被愤怒掌控是时候,她所在的房间被一股气浪炸开了。正在附近徘徊,想着要不要拉她去健身的于小茜直接被掀飞出去,失去了意识。如果不是其他避难的同事发现,第一时间把她拖走,只怕她会被紧随而至的火焰吞没。

    很快小院里聚集了有小30人,眼下除了昏迷的于小茜,没有人知道那房间里有什么,在场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先齐心协力控制火势以及喷涌而出的强大气势。

    可是,失控的萧笑岂是那么容易被控制的,如果不是4队在大楼设置的几处机关自动启动,暂时形成了结界,只怕现在就连众人聚集的院子都不保。

    可就在众人以为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只听一阵兴奋的低吼声从院门口处响起,锁住火势的结界瞬间破裂,从燃烧的房间里面冲出来一个火球,与院门口水泥块中涌出的黑气在空中撞击在一起。

    气浪几乎掀翻在场的所有人,运送水泥块回来的向卓扬和闵建邢等人根本来不及反应,马上又听到一个愤怒而苍老的声音大吼,“一群蠢货,你们都给老夫带回了什么鬼东西。”

    一个矮小的身影从本应早已没人的办公楼里冲出来快速结印,以办公楼为依仗在空中拉了一个巨大的网,把剧烈对抗的黑气和火焰,连同水泥块都罩在了里面。

    这时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大吼,“闵小子,你们看好自己带回来的石头,我看看这边是个什么东西。”说罢,老人的身影就进入了网中。

    直到这时,大家才能看清被困住的怪物是什么。从水泥块中冲出来的是一个扭曲的人形,那难以分辨五官的脸和全部不再正确位置上的肢体,都在诉说着他死前遭受了多大的折磨。

    而另一边,大家却看不清具体是什么,一团黑中带彩的火焰,有时候看起来像鸟,有时候看起来又像是人。

    “那不是萧笑吗?”只是普通人的敏姐站在众人身后惊讶的小声说道。她没有阴阳眼,所以她看见的只是火焰和飞沙走石。在经过先前的震撼后,敏姐终于能够冷静的看着眼前的奇景,但这一看之下,不禁吓出一身冷汗。在火焰中心漂浮着,浑身是血的不是萧笑还能是谁?

    纵使敏姐的声音不大,还是被现场高度紧张的众人听了清除。“敏姐,你看到了什么?”有人反映过来,这种时候可能没有阴阳眼的人反而看得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