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昏迷

    更新时间:2018-04-08 19:00:00本章字数:2408字

    萧笑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画满符文的天花板,当她出于习惯想抬手揉眼睛的时候,才惊觉发现自己全身都被捆缚,双手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交叉束在胸前,丝毫也动弹不得,就连头也被什么东西钳制。萧笑完全被吓坏了,她一边用尽力气扭动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试图找到挣脱的方法,一边用颤抖的声音反复大声叫喊“有没有人啊,救命啊,救命啊……”

    萧笑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把胳膊扎伤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眼下的惊慌和恐惧让她根本无法冷静回忆。她只想尽快挣脱身上的束缚,她并没有忘记之前还猜想过自己有可能会被当成试验品,这转眼间就被捆了起来,让她怎么不惊慌。

    “救命啊,有没有人啊,你们到底是谁,想干什么,快放开我。”无论萧笑如何叫喊,视线范围内都没有出现一个人影,异常安静的空间中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格外响亮。拼命挣扎也没有取得任何成果,她甚至连自己身上捆的是什么都看不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笑感觉额头被固定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十有八九是磨伤了,这才不得不放弃挣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脑海中闪过千万种画面,可就是没有一个完整的思路,她甚至连好好回忆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做不到。

    萧笑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冷静,她不再叫喊后,周围的空间变得更加寂静,她甚至能听到自己擂鼓一般的心跳声,更别说那粗重的喘息声中混杂的哭腔。她越是感受到身上的束缚越是无法思考,内心的紧张和焦躁让她不自觉地又开始拼命挣扎起来,甚至顾不上额头的疼痛,仿佛此刻那疼痛才是她最需要的东西。

    只是,萧笑已经不再叫喊,翕动的鼻翼和拼命咬紧的牙关间,只剩下沉重的呜咽。眼泪开始溢出她的眼眶,但是这并没有帮助萧笑减轻哪怕一点点的压力,反而让她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懦弱无能。她心中的愤怒在一瞬间被激起。

    霎时间,萧笑看到天花板的符文发出刺眼的红光,她身上的束缚也在同一瞬间收紧,一股不大不小的电流几乎是立刻切断了她所有的思绪,让她除了疼痛什么也感受不到。在完全昏迷的最后一刻,萧笑感觉到房间的门终于被打开,有人来到她的床边不知道在摆弄什么。

    她似乎还听到了李琦的声音,“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然后是一个女人不带感情的声音,“你管不好自己的人就别妨碍我们干活。”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笑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正在往她身上涂抹什么冰凉的东西,她想阻止,想叫喊,但是她浑身无力,就连睁开眼睛都做不到。

    “你们想瞒她多久?”是个男人的声音。萧笑分辨不出是谁,她的大脑此刻并不愿配合她进行思考。

    “徐组下了封口令,那天的事情没有人会告诉她。什么都不知道是福气。”这次是一个苍老的声音。

    “你是怕她知道你想杀她,回头和你杠上了吧。现在的年轻人可不像你们那一辈那么单纯,你们最好准备一下真相揭露后的说辞。”一个年轻的女人很不客气地反驳。

    涂抹的动作停止了,然而萧笑仍不能动弹分毫,她身边的人似乎也没有发现她已经恢复意识。接着,她又听到那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响起,“你们都后退,我要下针了。”萧笑立刻意识到自己是被下针的对象,可惊慌和恐惧只来得及一闪而过,她就失去了意识。

    再一次不知道过了多久,萧笑感觉头疼欲裂,她不安的扭动身体,试图减轻痛苦,可她仍旧连动一下手指头都做不到。她感觉自己似乎是灵魂出窍了,一方面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挣扎的动作,一方面又仿佛能碰触到自己僵直不动的身体。她的一只眼睛分明看到天花板的白炽灯,另一只眼却是在环视她躺着的房间,每一个人,每一件物品都是那么的清晰。

    这是一间陈设十分简单的单人病房,萧笑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她想不起来自己弄伤了胳膊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只记得自己做了几个很可怕的梦,她甚至无法分辨那些是不是梦境。

    病房门口有一位微胖的大叔正询问站在萧笑床边的年轻女人,“情况怎么样了?”

    女人的打扮一丝不苟,简约的套装搭配得体的淡妆,看起来就像是典型的职场精英。她的声音略显低沉,听不出情绪,“应该快醒了,我给她用了些镇静剂,醒来后可能会有点反应迟钝。”女人略微停顿后接着问,“是由您来给她说明一切吗?”

    “看起来我是最好的人选,而且我们也确实该互相认识一下了。”

    “我还是那句话,她必须接受至少3个月的封闭治疗,否则……”男人抬手打断了女人的话,女人也不生气,只是毫无表情地等待男人表态。

    “我尊重你们的意见,但也让我们听听小姑娘的想法如何。”这话咋听起来像是在征询意见,但稍一品味却是不容争辩的决断。萧笑自觉这个人应该是个位置很高领导一类。

    也许是女人说的镇静剂渐渐失去效用,萧笑感觉自己的灵魂突然就回归了身体,挣扎的动作突然得到了肢体的回应,全身一个震颤后,她确定自己是醒过来了。萧笑仍旧有些不真切的感觉,双眼盯着天花板那几根已经见过的白炽灯管,双手双脚开始慢慢摩挲床单和被褥。这次她是真的感受到了布料的触感,不再是刚才那种穿透皮肤的诡异感。

    “你感觉怎么样。”床边的女人凑到萧笑的跟前询问,语气不再是没有情绪,反而带上了一种温和、轻松的感觉。

    萧笑转过头看到刚才她用一只眼睛从天花板俯视过的女人,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这些体验是那么的诡异,难道她刚才真的体验了一次不完全的灵魂出窍吗?萧笑想起刚才还在门口看到了一个男人,她立刻试图坐起来看个清楚。

    可才抬起了头,萧笑就惨呼一声跌回了床上。她现在全身就像是做完超负荷运动之后,酸痛得几乎无法忍受。不过她还是看清了,房间的门口确实是那个微胖的大叔,而且对方正朝自己走过来。

    床边的女人没有要扶起萧笑的意思,只带着温暖的微笑说,“你之前运动过度,躺的时间又太久,需要慢慢适应。我给你用了些药,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你都会有点无力感,起来的动作还是缓和一些好。”萧笑因为见过刚才她说话的冰冷模样,对眼前的变化感觉非常怪异。

    这时大叔也来到了萧笑的床边,他温和一笑,用略微沙哑的低沉声音说,“萧笑你好,我是13组的组长,你可以叫我徐组。如果你身体允许,我们最好能谈谈。”

    13组组长。萧笑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脑海中闪出许多纷乱、模糊的画面。“我最终还是没能逃出这个陷阱吗?”萧笑突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