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接受现实

    更新时间:2018-04-10 23:00:00本章字数:2538字

    萧笑试图理清目前的状况,但是她的大脑就好像变成了浆糊,完全无法集中精力,安静的病房更是让她睡意渐浓。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药物影响,她发觉自己现在非常的放松。如果是以前,她面对那么多莫名其妙的安排和意外的信息,不跳起来才怪,怎么可能心情平和的躺在床上。

    对心理疾病略懂一二的萧笑也知道自己可能有抑郁症或者精神分裂,最好的控制方式就是药物治疗。那位潘医生应该就是负责她的心理医生吧,听于茜茜说过1队的人最擅长掌控人心,那个潘医生应该就是其中之一了。

    有了这些的认知之后,萧笑不禁又怀疑起自己这些年的各种负面想法,有多少是受到了黑凤凰的影响,又有多少是生病所致,她真的还有所谓的“自己的想法”吗?她此时此刻的想法又有多少是受药物影响呢?这种思维无疑陷入了一个死循环,让萧笑原本就昏沉的大脑 

    “算了,我究竟在挣什么呢,无知又无能,听天由命吧。”这是萧笑再次陷入昏迷前最后肯定的想法。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虽然萧笑并没有像潘医生要求的那样接受封闭治疗,但她密集的日程安排仍旧限制了她的行动范围。除了定期用药,跟随笛莫卡修炼,她还被安排进行体能训练和业务知识学习。

    萧笑得知那天之所以会造成那么大的破坏,其实不只是她的问题。由于警队工作协调和市里各方施压的原因,3队的人不得不把现场交给市里派来的勘测专家。本来出于安全考虑才把已经变异的阴鬼带回院里,却不想遇上了失控的自己。所幸,最终事情得以圆满解决。

    据说,禄薪小区的案子也了结了。失踪的工人由于没有直系亲属,无法与在小区发现的尸体进行认定。虽然出卖老乡的工人已经因为其他犯罪行为进了监狱,但参与人祭的事情终于还是因为证据不足无法定罪。

    而禄薪小区的开发公司同样因为证据不足,只能以工程质量问题予以处罚。小区的地皮被政府收回,后又因地皮的名声问题将其贱卖。最终凤默冉所在的新秋信泰集团取得该地段的开发权,规划的目标是综合商业区。

    整个事件的关键人物之一兆远集团王总,自始至终没受到任何实质的牵连。而任成功虽然涉嫌非法离境,但在其他方面也同样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够追究。萧笑参与的第一个案件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结束了。

    负责行政的敏姐告诉萧笑,她原来的身份和档案都已经转入13组保密系统,这也就意味着她在外面的世界已经人间蒸发了。不用参加高考让萧笑松了一口气,但错过大学生活,从此被困在一个陌生的行业中,无亲无故,又让萧笑感觉无比悲凉。

    只是这种悲凉感在得知黑凤凰的另一半,双生的凤家守护神“金凤凰”在凤默冉身上时,竟莫名的对他产生了一种亲近感。不知道是出于对凤默冉救了自己的感激,还是空虚的内心急于寻找精神寄托的结果。

    萧笑发现自己总是不自觉的怀疑心理的感受究竟是怎么产生的,是她真正的的想法,还是另一个灵魂影响的结果,又或者是药物和修炼的副作用。

    在萧笑能够自己行走后,她又搬回了和于茜茜分享的房间里,但心情已经完全不同了。因为这次的事件,于茜茜已经知道了萧笑的特殊身份,还被指派为萧笑在2队出任务时的搭档。不过,于茜茜还有另一项大家都想避免提起的任务——随时定位萧笑的位置。

    为了表示自己对萧笑的绝对信任与友好,于茜茜在萧笑还躺着的时候就主动去坦白了自己的任务,并表示自己不会完全按命令行事。如果不是感觉萧笑可能有危险,她绝对不会运用她的能力干涉萧笑的一切。

    那时候的萧笑因为受到药物影响,整个人无精打采的,只是一再为自己令对方受伤的事道歉。使得于茜茜以为萧笑不信任自己,有一段时间都对萧笑小心翼翼的。直到萧笑在治疗和修炼的作用下,逐渐恢复精神后,才缓和了两人的关系。但即便如此,两人之间仍旧有一层隔膜。

    萧笑无法对13组的人敞开心扉,而于茜茜则不能告诉萧笑,那天出事的时候大家是准备杀了她的。凤默冉几乎拼劲全力才阻止了天雷,之后又动用家族的守护神勉强救下萧笑。当发现萧笑可能难以抵御黑凤凰的影响时,凤默冉还给萧笑下了新的禁制。

    如此这般才使得组长和诸位队长同意让萧笑像现在这样活蹦乱跳。否则,于茜茜不敢相信,萧笑是不是会被永久拘禁。这些,都是不能让萧笑知道的。

    李琦在事件之后的变化比较大,他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又出现在萧笑的眼前。一改原本爱开玩笑的模样,变得沉默了许多。萧笑想要询问,却被于茜茜阻止了。虽然于茜茜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但组里一直传言李琦与前任组长,周老大的离世有关,而且他一直沉浸在内疚中。

    当萧笑得知李琦想要牺牲自己唤醒她的时候感到非常惊讶,想要去郑重地道谢。可经过于茜茜的劝说后,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谢谢”。因为稍微了解实情的人都明白,李琦当时存了向前组长赎罪的念头,如果萧笑大张旗鼓的道谢,反而会让李琦尴尬。

    萧笑第一次深刻的感受到社会中人际关系的复杂。虽然以前和父母、亲戚、继父的关系也很复杂,和同学、老师之间的关系也不算一帆风顺,但基本上都是面上就能看明白的。她从来没有考虑过去了解一个人的历史,思考行为背后的深层心理因素,以此判断应该如何做出回应。

    “或许,自己真的是太年轻,太单纯。”萧笑想,经历过大学生活历练的人尚且被人说不谙世事,那她这才高中毕业的人又是什么水平呢。

    出于对自己未来的不安,以及对社会体验不足的担忧,萧笑鼓起勇气给徐组的助理罗洁,罗大姐打了电话。

    “你想上大学?”罗大姐有点生硬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她似乎很意外萧笑提出这样的要求。“你现在是4队的人,你应该问你们的队长。”

    “可是……”萧笑想说,她都不知道怎么联系自己的队长,可她又不确定与罗大姐说这个算不算越级抱怨。那个传说中的4队队长,萧笑也只是在远处看到过一眼。他当时来找笛莫卡,只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完全没有要搭理萧笑的意思。

    电话里,罗大姐似乎理解了萧笑的犹豫,说道,“我知道了,我这边征求一下意见,过几天再和你联系。”

    让萧笑意外的是,仅仅过了一天,罗大姐就通知萧笑去D市的省科技大学报道。在萧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的时候,罗大姐的一句话就充分证明了她确实是在做梦,“你去那里的任务细节回头请和李队长确认。”

    罗大姐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交代完必要的事情就果断挂了电话。

    萧笑完全没有想到,她想要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的小小梦想居然会给自己招来了一个新任务。果然像徐组说的那样,13组是不可能放她离开的,他们需要随时掌握她的状态。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好,就算是去做卧底,至少也体会过了大学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