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无路可逃

    更新时间:2017-05-20 21:13:55本章字数:2617字

    柳枫在房间里以一敌二,和孟老头还有刀疤又大战了四十个回合。由于房间里的空间有限,导致孟老头和刀疤都使不出全力,所以柳枫并没有吃亏。

    这时尹儒喊道:“锁魂阵!”就见从窗户和门进来四个侍卫,站在了房间的四角。刀疤虚晃了一招退出门外,就剩下孟老头缠住了柳枫,旁边的四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段绳子奔柳枫打来。柳枫左躲右闪几招过后心想:不好,这四个侍卫的绳索好生厉害,如果真被缠住想要逃出去就比登天还难了。柳枫刚想到这里,就感觉自己的腰被一条绳索缠住,瞬间就感觉自己整个人的动作变了形。这时柳枫刚要举起剑想要砍断腰间的绳索,不料剑刚举起来,整个手腕就又被绳索缠住。柳枫骂了一句:“他娘的,要归位!”这时,孟老头用脚踢飞了柳枫手里的剑,横着又是一脚踢在了柳枫的肩膀上。柳枫整个人被踢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一边的墙上。

    孟老头刚要过去,尹儒喊道:“老英雄回来,看我们活捉了他。”

    孟老头答道:“好!替我活捉了这个叛徒。”

    一旁的柳枫刚站起来,就发现自己的右脚又被绳索套住,柳枫的脚刚想用力,就感觉自己腰间有一股力量把自己往想法的方向一拽,柳枫瞬间失去了平衡。还好柳枫的下盘功夫了得,自己在空中转了一圈之后站住了脚。这时另一条绳索奔自己的头部打来,柳枫用左手在空中抓住了绳索,然后稍微一抖,整条绳索像有一个力一样弹了回去。侍卫没有想到柳枫还有这一招,被弹回的力打个正着,绳索瞬间脱离的双手。柳枫见抢过来一条绳索,就把绳索当成了鞭子一抽,正打在那个侍卫的脸上,侍卫被横着抽了出去,捂着脸满地打滚。

    另外三个侍卫见状,赶紧都拽紧自己手里的绳索,分成了三个不同的方向拽住柳枫,把柳枫控制在了中间。

    尹儒见绳索被夺去了一条便一摆手,瞬间出来数十个弓箭手把房间团团围住,并喊道:“白少杰,我尹家对你不薄,你师父孟老英雄更是器重于你,为何还要背叛我们?不如现在你放弃抵抗,我一定跟父亲禀明既往不咎,我们还可以一起共创大业!否则你看好四周,只有死路一条!”

    柳枫用余光看了看才窗户和门的弓箭手,又看了看三个方向的侍卫,想到只能赌一把了。柳枫的右脚一直踩着绳子,这时柳枫把踩住的绳子用腿缠了一圈,然后往回使劲一勾,绳子另一端的侍卫没有防备,整个人被柳枫拽了过去。

    孟老头见状不好,赶紧跟尹儒说道:“公子,快命令放箭,别让这畜生跑了!”

    尹儒也愣一下,然后喊道:“放箭。”

    柳枫趁着众人发愣的这一下,用手里的绳子将拽过来的侍卫的脖子缠住,然后整个人抱住来住的侍卫在空中转了起来,另外两边的侍卫被柳枫的这一转也都站不稳脚跟,都被拽了过去。这时从窗户和门万箭齐发射向屋中间的柳枫,一阵乱箭过后,柳枫正好被三个侍卫挡住,而这三个侍卫都被万箭穿身,死在了当场。

    柳枫松开手里的绳子和侍卫,用脚将侍卫朝着一旁的窗户一踹,这侍卫的尸体从窗户飞了出去,窗外的弓箭手赶紧让开了一个空隙,柳枫瞧准机会,一个闪身从窗户闪了出去。

    孟老头见状赶紧追了过去,边追便喊道:“杀贼!来人,快围住他,别让他跑了!”

    柳枫逃出房间后,发现不下几百个士兵已经都已经赶了过来,自己赶紧从一个侍卫的手里抢过了砍刀,便冲杀了起来,试图杀出一条血路。

    慢慢地黎明即起,天边也擦出了亮光。柳枫这时已经逃出了包围,隐藏在了伙房中。

    很快,天已大亮。孟老头带人来到了白少杰的房间敲了敲门,婉晴打开门道:“爹?出什么事了吗?”

    孟老头冲进屋里,看了看四周怒道:“我说傻闺女,白少杰那畜牲这么长时间有异常你都没看出来吗?”

    婉晴听到孟老头这么说,就知道柳枫昨晚肯定是暴露了,然后试探着问道:“没……没有呀,发生了什么事吗?”

    孟老头道:“这畜牲背叛了我们,还好还没伤害你。快拿上魔琴宝剑,跟我去抓住那个畜牲。”

    婉晴听到这话,暗暗舒了一口气,知道柳枫现在还安全,所以赶紧背起魔琴,提起宝剑跟着孟老头走出了房间。一路上孟老头带着婉晴边寻找柳枫,边给婉晴介绍了昨天晚上的情况,婉晴知道了个大概。婉晴抬头看了看时辰,已近午时,依然没有侍卫过来禀报发现柳枫的踪迹,心想看来柳枫还是安全的。这时孟老头对着后面的一队侍卫道:“你们分成两队往两边找找。”然后带着婉晴一前一后向前走着,见四下无人时便对婉晴说道:“闺女啊,当爹的知道你早就发现了少杰的背叛行为,只是你想庇护他。但是尹家上下对我们可都不薄啊,这种无情无义的事情我们不能做。”尹老头说的动情,完全没有在意后面的婉晴已经跟自己相差一个身位了,“那少杰还是我看着长大的,不也是背叛了我们还想要杀我,所以一会儿你见到他一定不要手下留情,不知他在哪学会了幽冥宫的剑法,看见他你一定要使出镇魂曲,这样才能活捉……”没等孟老头把话说完,婉晴在后面拔出宝剑刺穿了孟老头的心脏,孟老头缓缓地回头头看着婉晴说道:“闺女!你……太狠毒了,连自……自己的爹都……都杀!”

    婉晴说道:“狠毒?说对了,可惜我不是你闺女,杀的就是你!”说完拔出宝剑照着孟老头的脖子又是一剑,孟老头死在了当场。

    这时,被支开的侍卫回来正见到这一幕,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道:“谋杀亲爹?”

    婉晴一回头,赶紧使出一招高山流水,几下子又把来人全部杀死。这时婉晴心想:不如我现在就去救出小伍等人出来造成混乱,不然柳枫恐怕凶多吉少了。想到这里,孟诗怡一个箭步奔地牢走去。

    另一边柳枫饥饿难耐,见伙房里有人背对着自己生火做饭,便一个上身拧断了伙夫的脖子,然后狼吐虎咽起来。这时门外正好进来两个伙夫,见到这一幕大喊道:“有刺客,有刺客!”

    柳枫抄起旁边的菜刀飞了出去,正中其中一人的脖子。柳枫赶紧冲了出去,可是这时已经晚矣,旁边搜寻他的士兵马上都赶了过来。柳枫刚要往相反的方向逃去,这时一个人影从自己的身边闪过,然后双掌奔自己打来。柳枫赶紧躲过双掌,定睛观瞧道:“天禽?”

    前面的天禽道:“白少杰,你已经无路可逃了!”

    柳枫知道天禽武功高强,不敢掉以轻心,赶紧使出六十四路点穴大法奔天禽的死穴便打。天禽见“白少杰”使出的招式并不是以前他的武功,不由得一惊,几招过后一个破绽被柳枫抓住。柳枫弹开天禽的双臂,然后运足内力在指尖奔着天禽的心脏便点。眼看就要点中天禽时,柳枫发现前面的天禽只是一个影子,暗道:“不好,影双飞!”这时天禽在柳枫的后面狠狠地打出一掌,正中柳枫的后背。柳枫瞬间一口鲜血喷了出去,整个人向前飞出了数米。没等柳枫反应过来,一个大锤迎面朝柳枫打来,柳枫赶紧向一旁转了一圈,大锤擦着柳枫的脑袋走空,这时柳枫就感到一股风向自己的胸前而来,被刀疤一脚正踢中前胸,整个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