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不留活口

    更新时间:2017-05-22 19:39:54本章字数:2528字

    缺德道人有些犹豫的看了看疯子。疯子接着道:“您放心,他们大势已去,如果我战死,请把这把龙啸刀交还给圣上。”说完往后推了一推道爷。对着鬼面道:“鬼面人,不管我们之间谁赢谁输,请不要破坏鸾凤镜,毕竟他们需要回去交差。”

    鬼面见疯子如此,说道:“疯子兄,你放心,我这个人说到做到。对我来说这鸾凤镜不仅是你们的国宝,更是授我一身武学的师父。”说完鬼面见自己身后的地上有一个小坑,正好能放进鸾凤镜,鬼面把镜子放进去后捧了一捧土盖上,蹲着接着道:“如果我死在了你的手上,你们随时可以拿走它。”说完鬼面站了起来,面对着疯子说道:“我是嘉靖年间工部尚书之孙,锦衣卫指挥使艾大人之子,尹武。”

    疯子一抱拳,然后说道:“我叫虎牙,我不了解自己的身世。”

    鬼面也抱拳回敬,“动手吧!”

    疯子瞬间眼睛变得特别黑,整个瞳孔充满了眼睛,然后挥着手里的龙啸奔着鬼面便砍。鬼面见疯子的刀奔自己砍了过来赶紧侧身闪躲,二人你来我往,一人用刀,一人徒手很快就打了三十个回合打了个势均力敌。疯子在力量上占据优势,鬼面的武功极高则采用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来对付疯子。

    二人你来我往打的太精彩,引来路边很多准备逃亡的士兵都停下脚步,目光被这二人吸引了过来,看的发呆。后面的鬼女和火女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疯子会有什么意外。道爷的脸上一会儿露出惊喜的表情暗叹自己的兄弟疯子武功果然奇高,一会儿揪心的把眉毛都拧到了一块暗叹这鬼面人的武功也是天下无双。这时,柳枫带着婉心、洛木、媚瑶还有一个婢女从后面走了过来,柳枫拍了拍道爷的肩膀,道爷吓的一跳回头一看见是柳枫道:“你小子怎么才来?”

    柳枫道:“怎么不上去帮忙?”

    道爷道:“他们俩非要一打一,不允许我们帮忙,没见我急的手心都是汗嘛!”

    柳枫也跟着观察了一会儿道:“这俩人果然是当今江湖一等一的高手。哎……英雄相惜!圣龙杯和鸾凤镜在哪?”

    道爷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场大战,“鸾凤镜在鬼面人的手里,圣龙杯被尹老贼带走了,玩命和一个姑娘去追了。”

    柳枫一惊道:“什么?不好,快跟我走!”然后拽住了道爷的手腕。

    道爷一摆拂尘道:“无量天尊,何事惊慌?你担心那个姑娘?”

    柳枫道:“什么啊,昨天营地里来了一个高手,差点抢走圣龙杯,如今他肯定还在暗处,如果他出手,他们当中的人谁都不是对手。”

    老道被这话也吓了一跳道:“真的?”

    柳枫着急了道:“我骗你干什么,再不去救人就来不及了!”

    道爷回头对着两个女孩道:“你们俩观察战事,如果有意外一定要保住疯子的命。”说完跟着柳枫就要走。

    婉心拽住了柳枫的手,柳枫回头拍了拍婉心的手道:“放心,不会有事的。”

    洛木道:“姐夫放心去,我会保护好二姐的。”

    柳枫回了一个微笑给洛木,然后和道爷一起追了出去。

    另一边刀疤赶着马车在森林中的大道上疾驰着,玩命和婉晴在后面紧追不舍,但是毕竟没有马跑得快,所以也只能紧追着马车的车印。

    这时突然不知从森林中的哪棵树上飞下两个人,一人手持一根混铁大棍,凶神恶煞,身上的衣服露一半,明显看出满身的肌肉;另一人手拿金色狼头九节鞭,一身白衣,另一只手拎着一个酒壶,从树上飞下也不忘自己又饮了几口酒。

    刀疤的马被这忽然从树上飞下的人吓的一惊跳了起来,还好刀疤的驭术不错,很快安抚了受惊的马。刀疤也知道前面两人来者不善,所以连警告也不打,准备赶着马车冲过去。

    面前二人像是没有看见马车朝他们冲了过来一样,波澜不惊,镇静自若,面不改色。就在马车马上要撞向二人时,两人左右分开,闪开的同时白衣人还不忘喝了一口酒,而另外的大汉在闪开的同时举起自己手中的大棍朝着马身就是一棍,此人真是快准狠,一棍就将整个马车打翻在地。

    刀疤见马被打中的瞬间拿起身边的链子大锤飞了起来,而马车里的尹老庄主和尹儒则没有任何准备。刀疤来到被打翻的马车前,救起重伤的尹儒时,尹老庄主已经随着翻车而丧命。

    这时,铁棍大汉不容分说举起大棍就奔刀疤而来。刀疤见此人来势汹汹,虽然自己力大无穷,但也知道锤棍之将都有一身力气,所以抡起链子锤就和铁棍大汉大战起来。十个回合之内,二人的锤、棍相对,火花四溅,以力博力,仿佛铁匠炉中的打铁师傅一样。十招过后,刀疤很快就感觉自己力量和招式上的不足,又过四、五招,铁棍大汉举起大棍劈头盖脸迎头便砸,刀疤这时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赶紧举起链子锤来个举火烧天式,不料链子锤的铁链子被这一棍打断,大棍也重重地打在了刀疤的肩膀上。刀疤瞬间感觉一阵剧痛,“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随即就觉得自己的半个身子一麻,完全不听使唤了。

    铁棍大汉见状微微一笑道:“不要叫,我这就帮你去除痛苦!”说完将铁棍横举,朝着刀疤的脑袋使出横少千军,铁棍正打中刀疤的大头上,瞬间脑浆崩裂,整个脑袋被打成粉碎。刀疤整个身子还跪在那里,死在当场。

    后面的靠在树下的尹儒看见这一幕,不由得双腿一麻,心想:面前的这两个人毫无人性!这时,白衣人喝着酒朝尹儒走了过来,站在尹儒的身前,见尹儒瑟瑟发抖,便用酒浇了浇尹儒的头道:“小伙子,别害怕,喝点酒壮壮胆量!哈哈!”

    尹儒被吓得面如死灰,慢慢地把眼睛移向白衣人瑟瑟地道:“你……们……要……要干……什么?”

    白衣人指了指尹儒手里的圣龙杯,然后做了一个“拿来”手势。

    尹儒被吓傻了,不敢违抗,嘚嘚嗦嗦的把圣龙杯递给了白衣人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白衣人接过圣龙杯交给了铁棍大汉,然后用手摸了摸尹儒的头道:“避世山庄的少庄主原来这么怕死。”说完转身刚要离去的瞬间,拿着狼头九节鞭的手腕一抖,整个鞭子“唰”的一下子飞了出去,正砸在发抖的尹儒的太阳穴上,整个人瞬间死去。

    白衣人笑笑道:“留活口,可不是我们北斗的规矩。”

    白衣人和铁棍大汉刚要走,迎面追来了婉晴和玩命。婉晴见铁棍大汉手里拿着圣龙杯,马车被掀翻在地,刀疤和尹儒也都死在当场,知道是被这二人所杀,所以便道:“你们是谁?交出手里的圣龙杯,不然谁也别想离开。”

    玩命见前面二人不由得拽了拽婉晴,然后挡在了婉晴的前面小声道:“他们是东厂北斗中的武曲和破军。”

    铁棍大汉见玩命挡在前面不由得一笑道:“这不是六扇门的玩命吗?上次没杀你已经是给你们捕神大人的面子了,怎么皮又痒了?”

    白衣人对着铁棍大汉道:“破军,督公有命,叫我们拿回圣龙杯的同时毁了锦衣卫和六扇门,今天他们既然自投罗网,那就送他们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