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三针护体

    更新时间:2017-05-23 19:39:16本章字数:2533字

    铁棍大汉一听这话,把圣龙杯递给白衣人便举起大棍一个箭步奔着玩命便来。婉晴不知道东厂这二人的厉害,所以拔出孟诗怡的剑奔着破军刺来。破军见此女子竟然奔自己刺来,举起棍子奔着婉晴手里的剑便砸。婉晴自然知道用锤棍的都有一把子力气,如果自己的剑被砸到不折便飞,所以赶紧躲开这一棍,奔着破军的腿上便刺。在后面的玩命自然知道东厂破军的厉害,所以赶紧加入战局帮助婉晴力战破军。

    玩命和婉晴上下齐攻,忙的破军有点首尾不顾,很快流下汗来。几招过后,婉晴奔着破军的大腿刺来一剑,破军早有准备横棍一挡,婉晴的剑终于被破军的大棍打中,只听“嗖”的一声剑被打了出去。婉晴马上感到自己右手的虎口一阵剧痛。玩命瞧准机会赶紧奔着破军身上的“曲池、疾宫”两个穴道点来。破军赶紧横棍挡在了自己的肩前,玩命见没有点中,赶紧变招直奔破军的“膻中”,破军赶紧侧棍挡开了玩命点过来的手,玩命一个转身接着奔破军的“任、督二脉”便点。破军将自己手中的大棍一转,又挡开玩命的进攻道:“好一个六十四路点穴大法,想封我任督二脉!”说完回身一脚正踢在玩命的胸膛,玩命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破军刚刚一脚踢开玩命,眼前一道光影而过。婉晴连着使出通幽洞冥、腾蛟起凤,将破军打了出去。武曲在后面一惊暗自道:“幽冥宫?”说完一个闪身来到婉晴的身前,甩开九节鞭奔着婉晴便砸。婉晴赶紧躲闪,可是没想到武曲变招太快,几招过后,九节鞭奔着自己的脖子纠缠了过来,武曲往自己的身前一带,将婉晴带了过来,然后下面一脚揣在婉晴的脚踝上,上面一肘压在了婉晴的肩上。婉晴很快被武曲压制,脖子被九节鞭缠住,单腿跪在武曲的身前。

    武曲盯着婉晴说道:“你怎么会幽冥宫的武功?”

    婉晴死死的盯着武曲,努力的挣扎着。

    武曲接着道:“不说?好,反正幽冥宫的人都得死!”这时,玩命赶了过来,一掌打向武曲的后背。武曲感到后面一痛,便松开了压在婉晴肩上的手臂,婉晴顺势反方向一转,绕开了九节鞭的缠绕,然后也是一掌打向武曲的头。

    武曲见婉晴奔自己打来,便用力将玩命弹了出去,然后也是一掌对向了婉晴打过来的掌心。婉晴瞬间就感觉自己的胳膊一阵剧痛,然后失去了知觉,整个人也被弹了出去。武曲不依不饶,顺势又打出一掌,一道冷光打向了婉晴的心脏,婉晴一口鲜血喷了出去,整个人倒在了地上,没有了知觉。

    玩命在后面喊道:“宫主!”说完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从身上掏出三根银针,一根插在了自己头上、另外两根针插在肩上的两处大穴上,整个人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一个闪身来到了武曲的身前,举手便打。

    武曲甩起九节鞭奔着玩命的头便砸,玩命的反应能力变得非常迅速,瞬间抓住空中的九节鞭,然后往自己身边一带。武曲见玩命抓住了鞭子,也往自己身边带,但是没想到玩命的力气变得这么大,自己很快被带了过去,武曲赶紧松开鞭子,两掌打在了玩命的身上。玩命瞬间被打飞了出去,但是很快一个鲤鱼打挺又站了起来奔着武曲又打了过来。

    武曲疑惑的看着玩命道:“难道是……‘三针护体’?”这时破军也缓过神来,举着大棍奔着玩命便打,玩命左躲右闪,几招过后就被破军一个横扫千军打倒在地,但是很快又站了起来,奔着破军和武曲又打了过来。

    破军骂道:“娘的,这小子怎么突然不知道疼了。”

    武曲道:“这小子用了三针护体,他是想跟我们玩命了。”

    破军一惊,道:“三针护体?那他岂不是肯定活不了了?”

    武曲冷笑道:“他已经不在乎了,他只想在他临死之前杀了我们。”

    十几招后,玩命一掌又奔破军打来,破军一闪横棍打在了玩命的肚子上,玩命整个人又横着飞了出去。这时武曲捡起一旁的九节鞭朝着玩命的头打了过来,缠住了玩命的脖子,然后使劲的往自己的的方向一拽,玩命整个人又被横着朝破军方向飞了过去。武曲奔着破军道:“快砸烂他的狗头!”

    破军一笑:“这正是我的擅长!”说完抡起大棍朝着玩命的头便砸了过去。玩命已经毫无还手之力,这时远处传来一声:“不要啊!”但是已经为时已晚,玩命的头被破军砸的脑浆四溢,死在了当场。

    武曲和破军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只见两条金光奔自己打了过来。二人赶紧躲闪,武曲站定脚跟道:“难道是……亢龙诀?”

    破军一脸惊恐地起来道:“难道是武云孤来了?”

    武曲一扭头道:“快走!”说完二人拿起圣龙杯一个闪身慢慢地消失在森林深处。

    另一边疯子和鬼面已经打了五十回合仍然是势均力敌,以至于有很多逃命的兵丁都停下了脚步来观看这场武学上的巅峰对决。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二人的武功所折服,好像都忘记了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决斗。

    五十回合过后,疯子力量和体力上的优势渐渐的体现出来,战局上也略微占了优势。鬼面见疯子的力道和耐力丝毫不减,知道这是疯子天生“重瞳”的优势,自己和疯子之间的内力、真气可能就是差之毫厘,如果这么耗下去,那么自己就会被疯子力量上的优势所耗死。想到这里,鬼面虚晃一招跳到了疯子的后面躲过疯子的“狂刀乱舞”,然后使出全身功力,整个人就像一只黑凤凰一样盘旋在空中。

    疯子见没有砍到鬼面,暗道一声不好,赶紧回头见鬼面在空中盘旋,赶紧又使出狂刀乱舞,一刀刺向鬼面的身躯。疯子的龙啸刀果然是天下利器、无坚不摧,鬼面外面的气体一刀就被刺穿,但是由于刀和气的摩擦,无法刺中要害,只刺穿了鬼面的左肩。鬼面瞬间就感觉一阵剧痛,但是很快便清醒过来,知道这是赢得这场对决的唯一机会,鬼面微微一笑道:“老兄,你我终于分出了胜负。”说玩举起右手一掌打出凤舞九天,只见鬼面的真气变成一只凤凰的黑影当当正正的打在了疯子的胸膛。疯子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疯子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昏了过去。

    后面的鬼女、火女、媚瑶见状赶紧都冲了上来,都奔着鬼面便打,鬼面这时已经有些筋疲力尽,也知道自己不可能逃出去,而自己也战胜了疯子使自己临死前心满意足,所以根本无意再多杀人。鬼面使出最后一丝气力一一将三个女将弹开之后,用手抽出了插在自己身上的龙啸刀,笑道:“哈哈哈哈,我无意再多添杀戮了,刚才我也放了这疯子一条性命,鸾凤镜你们拿去吧,但是谁也别想得到凤舞九天的武功了。哈哈,武神,虽然未能与你一战,但是我将随你而去。”说完自刎而死。

    众人见状都一阵叹息,围着鬼面的慕容帆和凌瑶赶紧过去扶起疯子,凌瑶不断地拍打着疯子的脸焦急地喊道:“疯子哥,疯子哥,醒醒,你醒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