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海内存知己

    更新时间:2017-04-23 16:43:15本章字数:4965字

    《肆年》第二章 海内存知己

    回到宿舍,夏天男生们的寝室门都洞开着,恨不得阳台的玻璃窗也卸下来。才上到四楼,就看到刘大龙光裸着相当壮实的身子狂奔在走道里,着实生猛,关键部位只用水桶护住了,并不避嫌,看这架势是奔去澡堂的节奏。他也是农村的,来自河南,文科生,家里还有个姐姐是个体户,爸妈是农民,按照学校的贫困等级划分,属于一般贫困户。马骁在阳台搓衣服,他是武汉黄陂农村的,理科生,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家里开了个小卖部,父母平日里务农为主,也属于一般贫困户。而身边的萧天,是山东农村的,家里有3个姐姐,父母也是务农,属于特别贫困户。了解班级同学经济水平是学院重要的工作基础,助学金、贫困补贴、班级学院活动以及日常的交流相处都要考虑照顾到这些。张亦弛所在的市场营销班,有40%左右的贫困生,而张亦弛自己,也属于其中。经济水平相仿的学生同一个宿舍是学校的特意安排,本地与外省搭配也是原则之一,不搞区域小团体,促进民族团结嘛。

    萧天是特别能耍嘴皮子的,肢体玩笑也比较多,虽然略显浮夸,但倒也拿捏的恰到好处,并不使人反感厌恶,反而几句话几个动作几个表情就能与人打成一片。氛围一被热乎起来,不太擅长点对点陌生社交的张亦弛便很容易融入其中,迅速走完每个新生寝室由正经陌生小心谨慎到恶搞打闹歇斯底里的必经之路。

    第二天全班领迷彩服,当晚就开了军训动员会。在军训阵列中,萧天就在张亦弛前面,休息时聊天,一开始还和周围的都聊,慢慢发现混混模样的萧天虽然一副不正经,但是和张亦弛的共同语言比较多,不知不觉中张亦弛经常找萧天聊,初识时产生的坏恶印象渐渐被萧天的真挚、幽默、博学、多艺驱逐。不过最让张亦弛感觉相处得舒服的是,萧天夸人很有水平,总是能在聊天的过程中巧妙恰当的总结出对方话语中的精辟,进而夸出对方的优异,想必以后工作了是个深受领导欢喜的人才。

    张亦弛在不断深入的交流中得知,萧天的前20年有如史诗般奇迹…至少听上去是非同寻常的人生经历。他比张亦弛大两年,其中一年是张亦弛读幼儿园时“天才”般的跃过了中班,直接从小班跳级到大班产生的;另一年是萧天高考复读了一年导致的。张亦弛幼儿园跳级最主要的功劳是打架,天天打架,倒不是无事生端,而是为了保护一个因长得丑家里穷而受同学嘲笑欺负的女同学,几乎和全班男生都打过架,张亦弛不但没因为此事受批评,反而在期末获得了“好孩子”荣誉。或许是这些童年记忆让张亦弛认识到,人性本质里是倾向于轻视丑陋和贫穷的,只不过教育让他们知道应该消灭或至少掩藏这种倾向。萧天其实高中的时候考试成绩极其优秀,高考前的几次全校模考,都无一例外地稳拿全校第一,并且拉开第二名数十分,根据他所在学校的以往记录,全校每年有二三十个录取北大清华。只不过在高考的环境和气氛中,发挥严重失常,只是一个二本院校的分数。萧天不甘心,老师和校领导们也不太甘心,痛思了两个月,还是决定复读重来。但是,复读的那年结局惊人的相似,每次模考遥遥领先全校第二名,唯独高考只获取了略高于一本的分数。

    萧天的混混气质也是有渊源的,他在高二以前确实是个混混,总会出现在大大小小的群架斗殴中,那一身泾渭分明的壮实肌肉想必就是那几年练就的。并且萧天功夫了得,经历了无数的肉搏械斗未曾被留下任何伤疤,倒下的总会是别人。初一初二的时候班主任还能毫无顾忌的责骂体罚甚至出几手,因为那时的萧天成绩稀烂成渣。但是初三的萧天竟能奇迹般的一飞冲天甩开第二名三四十分!并且一点儿不耽误本职的混混工作,两者兼顾的相当出色。这个时候班主任就犯难了,经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考试成绩全校张榜,一起混的都惊奇的发现原来他们学校还有一个人也叫“萧天”!

    到了初三的某一天,萧天是顿然醒悟,毫不夸张,一念之间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该,痛改前非。爸妈都是农民,种了几十亩的玉米、小麦、棉花之类,常年的田间劳作让两个人都落下了严重的腰肌劳损和各种的身体毛病。萧天是家里第四个孩子,等萧天读初中时已经五十出头,躯体却早已被长年的户外劳作折磨地似是六七十岁。

    自此之后,十几年来从未下过地的农民的儿子,课余扛着锄头背着农药机下地分担父母的艰辛。学习虽然并不刻苦,但是不同于多数学生的死记硬背,萧天偏执于研究问题背后的原理逻辑。数理化课本中直接给出的公式定理总是最先被他拿来开膛破肚。如果说绝大多数学生是在训练用公式定理解题的技巧,萧天则是在深入挖掘公式定理背后形成产生的原因、过程以及其逻辑。可能很多像张亦弛一样的大学生,是因为实在是做了太多的题,以至于几乎所有类型的考题以及几乎各种解题技巧都被学生熟能生巧地运用于拿分了。一眼看到一道题,因为之前做过类似的,是那样的解题方法和技巧,然后成功解对了。而萧天的风格,是知道了这个问题产生的原因,再运用所知的各种知识,依环环逻辑引申出相应的结果。这直接导致的是,萧天的基础知识极为扎实,并且几乎终身不忘,至少据他所说到现在依然对初高中的知识了如指掌。

    至于金盆洗手,直接原因是在最后一次群架械斗中,萧天亲眼目睹了一个朋友被对方的人拿到捅死了,出了人命,萧天终于感到害怕了。喷涌的鲜血和直击死亡让萧天一下子清醒了,自己在走的是不归路,再不回头便万劫不复。从此萧天再也没有动过手,也有意慢慢疏远那些狐朋狗友,当然退出的代价也是惨痛的,他经常被一群人堵在校门口甚至就在教室门口群殴,但绝不还手。

    萧天从小学四年级到高一暗恋一个女生7年,这似乎与电视电影里见异思迁的混混形象完全背道而驰,但这的的确确是真的,但是从来没人知道,除了张亦弛。那个女孩儿是个乖巧本分的好姑娘,萧天不想把她卷入他的圈子,受到不该有的伤害。萧天那晚说他有媳妇儿,的确如此,不过不是那个姑娘。萧天暗恋的女生只在小学和他同校,初中和高中都不是同一所。他的媳妇儿是他的高中同学,暗恋并倒追的他,这是萧天严格意义上的初恋,并且萧天高一高二严重的抑郁症也是她给治好的,用她的爱治好的。

    萧天还曾为父母被村干部打伤而打官司;救下差点被疯子非礼的二姐;为地里的庄稼因天灾而无收而长期性饿肚子,来大学的前几天还没能借到6000元的学费;萧天的爷爷是地主,曾经全村几乎所有的地都是他们家的,在土改中被拿下了,萧天开玩笑说,他小时候玩的随便一件器物要是偷偷藏下来,现在也是个土豪了。萧天的过去,的的确确是一部惊人的史诗。

    张亦弛虽然与萧天前18年的人生轨迹几乎完全南辕北辙,但本质里他们的经历完全相同:苦难、贫困。因而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都磨炼出了坚毅、奋斗、责任、成熟的气息,虽然萧天走过一段别人眼中的弯路。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中产生了诸多吻合之处,对于四年的大学生活也各有理想而成熟的规划。或许这些都是冥冥中注定的缘分吧,原本天各一方还并非同届的两个人如今睡同一条炕。

    经过整个军训的朝夕为伍闲扯聊天,萧天终于成功的抹去了在张亦弛心中混混的厌恶印象。当张亦弛告诉萧天给他的第一印象时,萧天也不惊讶,几乎每个新认识的人对他都是这样的第一印象。或许正因为如此,一开始在每个人心目中的形象无比的糟糕,然而在慢慢的接触中不断加分,不断产生惊喜,不断受到感动,萧天的朋友异常多,社交能力一流。

    军训终于结束了,整个军训期间全班的男生和女生都几乎没怎么相互接触,军训时是男女不同连队的。在这种情况下,这晚辅导员发话,每个班开班会民主选举出第一届班委来,从班长、团支书、副班长到体育委员、心理委员,大大小小的坑儿都需要填个萝卜,让这个组织今后能正常运转起来。

    “大家静一静,明天开始就正式上课了,今晚我们要选举出班干部,一共9个名额,班长、团支部书记、副班长、学习委员、组织委员、生活委员、文艺委员、体育委员、心理委员,每个人都可以申请并且上台做竞职演说,我和张亦弛两个人最后演讲,现在任何想竞选的同学都可以上来了,全部结束后我们无记名投票并进行唱票统计。”陈涵渺和绝大多数女生一样,只黑了不很明显的一丢丢,打扮地很是有韵味儿。还是那么的自信,举手投足还是那么的有范儿。

    几乎全班同学都上台发表了竞选演说,除了柳小青,她依旧静静的在下面听,偶尔抬起头看看说话的人。萧天也上去了:

    “大家好,我叫萧天…”萧天刚说两句,底下男生笑破声来,“别闹~正经儿的呢!”萧天自己说着也笑不住了。

    “我可能看上去不是个好人…”萧天接着说。

    “啊?!原来你不是好人啊!”刘大龙破口而出喊道,众男生起哄成一片。

    “安静!上面同学在演说的时候请下面的同学保持安静。”陈涵渺一道尖锐的声波让众男生不敢再出声。

    “你请继续。”陈涵渺正义凛然的姿态,所视之处,余威尽露,令全班大气都不敢出。

    “虽然我很丑,但是我很温柔。”

    同学们像彩排过一般很配合的笑了。

    “如果大家愿意给我一个机会,我会竭尽自己全力做好本职工作,服务好大家,说得再好不如做得好,再次希望大家能给我一个说到做到的机会。”非常的简短,甚至结束地有点仓促,其实讲地也平平,并不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不知道有没有受陈涵渺的余威影响。

    在再没有人走上前后,陈涵渺示意张亦弛先登台。张亦弛从容不迫地起身,大步迈上讲台:

    “不管接下来能不能继续担任班委,大家还是一样,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来找我。”就这样一句,是最短的,说完便毫不留恋的下来了。

    其实对于张亦弛这般英俊帅气的高个小伙儿,是很受正值花痴年龄的女生们欢迎的,是棵班草,虽然班上就12枚男丁。并且几天来凡是碰到的,都准确无误地叫出了对方的姓名,聊对方的家乡。再加上开学以来的班级工作都是他在参与,表现地都比较好,其实和陈涵渺一同转为正式班委的悬念几乎是不存在的。

    陈涵渺是天生的演说家,就数她最有政客范儿了,说的实在有点儿多,虽然记不太清具体说了哪些,但还是让人一听就感觉:有戏!

    最终的唱票结果并不出人意料,陈涵渺担任班长,张亦弛因为比陈涵渺少了6票,担任团支部书记。萧天则没有当选任何职务,或许大家和张亦弛一样,对他的第一印象实在是不能有多好。倒是柳小青出乎意料地拿到28票担任学习委员!虽然她并没有上台竞选。她确实是给人留下了挥之不去的烙印,还明明是负面的。不管怎么样,选票不会有假,善良的同学们给了她一个锻炼突破自己的机会。而柳小青她自己也没有拒绝大家的好意,鼓足勇气上台对同学们鞠躬感谢,她的一点点进步,是看得到的。

    “做团支部书记会不会太委屈?”回宿舍的路上,萧天倒反过来安慰张亦弛。

    “有一点儿失落,但这个结果合情合理,毕竟班上女生那么多。你获得了14票,至少有2个女生投了你的票啊!”张亦弛的目标确实是奔着班长去的,这是他大学的规划之一,只不过之前的规划是担任班委就好,但是莫名其妙地有了临时班干这么好的一个平台,做班长也就是50%的概率了。不得不说,陈涵渺在学生工作上比张亦弛更有经验更老到一些。

    “行了啊行了啊,别嘚瑟!等等俺老乡。”萧天确实是不需要任何安慰的。

    柳小青在后面一个人磨磨蹭蹭的走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咋啦?老乡当了官儿就六亲不认啦!”

    柳小青还是有一点儿不好意思,不过终于愿意开口说话了:

    “没有啦,真的非常谢谢你们那么信任我。”羞羞的声音软软柔柔,特别对男孩子胃口。

    “别看现在这么示弱,当官时间长了,肯定指着鼻子骂人了。哈哈~”有萧天在,张亦弛很男有插嘴的空档。

    “你们都要好好学习哦!”柳小青很认真地看着他们俩,尤其是萧天说。那股邻家小妹妹般的认真劲儿着实让人忍俊不禁。

    萧天听完更是乐不可支。张亦弛心想,天使遇上魔鬼了。

    晚上张亦弛收到一条陈涵渺的短信:

    “恭喜你顺利当选团支部书记!以后我们在工作中还需要默契配合,团结协作,让营销班成为一个温馨的大家庭。可能我的性格比较强势,很多时候会比较急躁,控制不住脾气,但是对事不对人,还需要你多多包容。另外明天晚自习后我们所有班委开个会。早点休息,晚安~”

    张亦弛确实未曾遇到过强势的工作伙伴,张亦弛性格温和,彬彬有礼,平易近人,从来不沾半点儿脏字儿。虽说团支书与班长是平级,但性格的差异免不了决定张亦弛需要屈服于陈涵渺,适当做出让步,吞食一些委屈苦果。

    “老张,陈涵渺这个人有点儿城府,你以后要注意啊。”萧天正床上躺着,突然探出个脑袋冲还在书桌前的张亦弛说道。

    “好吧。”张亦弛从来只在书本上见识过城府及其含义,未曾在现实生活中领教,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更难以理解。他准备做的,就是努力做更好的自己,一步步完成大学的规划,至于其他,以不变应万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