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回 疾恶仇悟空除犬患 老顽冥东郭丧黄泉

    更新时间:2017-05-06 22:26:51本章字数:1633字

    第四回 疾恶仇悟空除犬患 老顽冥东郭丧黄泉

    话说孙悟空离开西天,一路东行。一日,他来到一处,只见:“绿水奇石,山峦叠翠,原野花木芳华。小桥流水,枯藤飞鸦,古树掩映人家。农舍栉枇,小径蜿蜒,牛羊鸡鹅鸣鸭。”好一个幽雅山庄。他手搭凉蓬望去,村口牌坊上嵌明“赵家庄”三个大字。悟空准备降下云头进村小憩。突然,只见一群恶狗从巷子里窜出来发出阵阵犬吠,窜到院坪,吡牙裂嘴,疯疯癫癫,狂扑乱咬,正厮打在一块,他急忙按住云头,睁开火眼金睛:嗬,原来是一群狂犬在疯斗,要是咬伤了人就无药可治。他决心为民除害收拾它们。本来捕杀几只狂犬,无须佛法助力。只是他与恶狗有过一段冤缘。记得当年大闹天宫,满天神将都奈何他不得,却被二郎神的哮天犬咬住腿儿被捕入狱,害得他八卦炉中遭磨难。故一提起狗来就耿耿于怀。他认定世间狂犬都是当年那只叭儿狗的余孽。此害不除,更待何时?

    于是,他毫不犹豫,从耳内掣出金箍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云端降落,一阵痛打。只见:“棒打狗头粉碎,风捲残躯狗腿,断肢皮毛撒地,遍抛狼心狗肺。恶犬难回故里,尸骸怎得魂归,血染朱砂尘埃,祸害永绝村帏。”打得群狗肝脑涂地,横尸村前。

    但见一只疯狗王,个头高大,长相凶悍,倾力负隅顽抗,有点神出鬼没,在悟空那如风似电的金箍棒下居然屡屡躲过。同伙尽殒命,它仅伤及皮毛,乘虚夺路而逃,窜进一户人家。悟空正欲追杀,里面走出一位老者,且看他:“头系锦纶紫巾,面庞沟梁交错,须发霜染鬓白,身着蓝色长袍,足穿牛皮皀靴,”人称东郭先生。东郭忙向悟空施礼道:“大圣息怒,此系我家爱犬,请棒下留情。”悟空道:“害人狂犬,岂能轻饶!”说罢举棒欲打。东郭连忙拦住道:“佛家行善,留下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悟空道:“古人有言,‘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你难道忘了当年救狼的教训吗?”东郭道:“大圣差矣。当年救狼,实属荒唐,老朽怎敢忘怀。然狼、犬有别,只因吃过狼的亏,才养此义犬,以防不测。”悟空闻言,知老朽顽冥,不可理论,便将身子一隐,决定看看再说。

    只见那东郭先生转回家门,拿过一块肉饼对狗说:“乖乖,过来,你受惊了,老夫赏你一顿美餐。”不料那狗张开血口,直扑东郭,一阵乱抓乱咬。悟空见状,现出原形,不由分说,一棒将狗打死,连忙掏出“狂犬疫苗”,要东郭进行预防注射。东郭却以怨报德,反而责怪悟空:“老夫义犬,今日咬人,系你惊吓所致,何言疯狗?你快快与我走开。”拒不打针。悟空道:“老先生不要错怪老孙也,我二千年前就炼出一双火眼金睛,任何妖魔鬼怪,魑魅魍魉就难逃老孙法眼,何况这区区小恶犬?还请珍重自己的生命吧。”

    东郭愠怒道:“我自己养的狗一直生活在村子里,何以会疯?莫不是你猴头危言耸听,多管闲事吧。我不信我的爱犬是只疯狗。你快走吧。否则,我要追究你打狗欺主之责了”。

    悟空忍住火气,道;“老先生,不要拿生命作赌注了,狂犬的唾液带有狂犬病毒,一进入人体,短则数天就可发病,一旦发病必死无疑,任何妙药都无济于事。神仙也救不了你。唯一能免于一死的办法就是打‘狂犬疫苗针’防患于未然。而且打得越早越好。最迟不超过咬伤后24小时。奉劝你不要顽冥不化,接受疫苗注射吧。否则,后悔晚也,你好自为之吧!”

    东郭固执已见,仍然拒不打预防针。悟空怏怏而去。

    没过几天,东郭突感心神不定,畏寒发热,头痛如裂,流汗流涎,怕光、怕水、惧风、抽搐……他这才如梦初醒,方知真是中了疯狗毒。他急忙派家人去请悟空前来救治,悟空正在千里之外为他人治病,你一个凡夫俗子岂能顷刻请到?眼瞪瞪目睹东郭命丧黄泉。

    悟空毕竟是神仙,他虽在千里之外,然心里仍然念着东郭先生,当东郭病危之际,他就心灵感应到东郭出事了。他急忙驾起斤斗云返回“赵家庄”。可东郭早就一命呜呼也。

    悟空只得参加了东郭追悼会。他作祭文悼曰:“呜呼!东郭顽冥,性近迂腐。昔者藏狼,今日护狗,不知有‘狼心狗肺’之说也。先生怙恶养奸,自招杀身之祸。其悲也欤?其恨也欤?”

    这正是:“怙恶养奸,不知自取其祸;前事为鉴,当作后来之师。”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