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回 醉醇醴宝壶渎东垣 遇良医大圣点疑窦

    更新时间:2017-05-09 19:44:20本章字数:943字

    第七回醉醇醴宝壶渎东垣遇良医大圣点疑窦

    话说悟空在陶府玩了个痛快又继续东行,突见前方一个极好的所在:“几树青松常带露,万朵梅花半含羞,百杆修竹舒广袖,千般瑞草馥芳悠。”

    悟空按下云头,只见:“峰峦巍巍草木芸,溪流潺潺水常清。庭院深深廊构起,红楼层层映碧林。”一座庭院掩映其中,悟空走近在门前一看。哟,大门上方一块“脾胃医家”的匾额十分显目。门两侧悬挂一副红底金字的对联:

    “消灾除病,脾胃康健维生素; 

    济世活人,心肠泰安不老丹。”

    悟空立时明白,这便是金元名医李东垣仙府。他递上名片,正欲入内,有门人阻道:“老先生贵体不安,恕不会客。请鉴谅!”

    悟空闻言,说道:“烦请禀告老先生,就说孙大圣求见,不见不走。”

    再说东垣近来身体不爽,正倚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但闻大圣到来只得破例迎入,款以盛情。悟空问道:“适闻老先生贵体不爽,不知罹患何症?”

    “唉!”东垣长叹一声,道:“小医近患怪症:头昏、失眠、乏力、腹胀、腹痛、便秘……鄙人多次辨证施治,立方处药皆无效,中了古人‘自药不灵’之说也,今日欣闻大圣善医,不知有何妙方?”

    悟空道:“先生乃济世良医,何必过谦?”

    东垣道:“小医徒有虚名,见笑大方!今日求医,实怀诚心,望大圣赐教。”

    “既如此,老孙只得班门弄斧了。”悟空说罢,即行望、闻、问、切,发现李先生龈齿交界处有一波状铅黑线,结合症状,考虑为慢性铅中毒,再经查询,便真相大白。原来,两年前,李先生一爱徒从人间归来,赠一“宝壶”与先生。先生见“宝壶”银光铮亮,熠熠生辉,天上罕有,实在爱不释手,每日用其烫酒饮之,自此渐感不适。悟空索壶观之,哪是什么“宝壶”,是“锡壶”也。悟空便说道:“此乃凡间锡壶,由铅锡合金制成,内含铅元素,用其烫酒,铅分子溶于酒中,长期服之,易蓄积中毒。铅能抑制肌肉小血管膜和肠壁的三磷酸腺苷酶和碱性磷酸酶的活性,干扰正常代谢,引起血管和肠壁痉挛,出现乏力和腹痛。铅与齿缝中的腐败残食作用,形成硫化铅微粒,这就是龈齿间的波状纹线。

    悟空一席言谈,使东垣疑窦顿开,他感激赞道:“大圣言之有理,小医受教不浅,但不知如何治之?”悟空道:“忌用锡壶烫酒,再以依地酸钙钠而治之。”东垣依言为之,果然康复。

    这正是:

    “东垣良医,酒染怪症疾难愈;齐天大圣,语为奇方病自消。”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