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首序章

    更新时间:2017-04-23 00:08:56本章字数:2110字

    诗曰:

    万物轮回草木生,兵戈征戎朝野立。

    千秋万代兴盛衰,裂土拓疆马蹄疾。

    纲纪伦常知兴替,江山万里无限红。

    天涯海角共明处,海角残星独暗昏。

    话说昊天圣元三十五年,年仅四十二岁的印琪,因朝事沉重,身染疾珂,轰然晕厥在皇位上,一命归天。

    一时间,朝野内外,尽皆悚骇;上至天庭,下到庶民,人心惶惶,身颤肉惊。

    被印琪打压了半朝之久的太尉薛昌,纵兵二十万进京,合围皇城,坑杀缢亡五位嫡皇子。引五百名龙虎卫将撞入早班,刀胁剑迫,软禁朝野官僚两天一夜,册立外子印武即位。

    印武立,追印琪明德侯,改年号圣武,定都上京,太尉薛昌总揽朝政,太傅时伯从辅朝政,重用太尉班下亲信武将,余下大小官员,一应贬谪。方才十三岁的印武,幼小羸弱,不能总理朝政,大权尽归薛昌。

    薛昌为人狭隘,自负其才,大小事宜,皆不与他人商议,自行决断。一应送往朝廷的文书谍案,均须先经由太尉府,由薛昌先行阅览,情形轻者送往皇帝,重者自行裁断。

    一时间,商生哀怨,民言劳苦,朝野唏嘘。

    薛昌一面增把持朝政大权,一面派人探听民声民意,但有对己不满者,便枭其首,诛其族。

    其时,岭南两郡水涝甚重,遍地灾情,民不聊生;上党郡又发蝗灾,千里之野,颗粒无收。郡守写了公文,差人送往朝廷,却被薛昌压了下来,胡乱批复:纲纪新移,百废待兴,无力赈济,自行解决。

    收到回书,郡守大惊失色,难以置信,又重新起草了几份文书,送往京城,而收到的回复,却都是一般。

    那上党郡郡守差人打听了京城的情况,心中明了,随即紧急写了一份求救文书,具言灾情,另表薛昌,拆作两份,赍(jī)发两个公人分别各持一半,星夜送往京城,务必亲手交给太傅时伯。

    却不曾想到,这两个公人还没进得京城,就已被薛昌的人拿住。薛昌看了文书,怒气填胸,大发雷霆,使龙虎卫将一百人,往上党郡杀了郡守并一应家小,差手下一个武将往上党郡走马上任郡守。

    此事早过半年,而朝中无一人得知,皆以为国运昌盛,四海承平,而天下黎民百姓,却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

    自此,朝野内外,皆是薛昌把持朝政,人不敢言,鸟不敢鸣。

    昊天圣武三年,民间怨声愈发高涨,百姓流离失所,民不堪苦,天下四处动乱,原本平静祥和的气氛,被搅得乌烟瘴气,道途阻断,商旅不行。郡府诸道,义军四起,战火狼烟,遍地窜天。各郡府纷纷告急,情势异常危殆。

    是日,早朝。

    三刻已过,天子端坐龙椅,众臣躬身朝下,朝堂宁静。

    “噔、噔、噔——”

    随着有节奏的脚步声,薛昌腰挎佩剑,昂首挺胸,大步上殿,既不跪拜,也不施礼,淡然说道:“陛下。”

    天子印武抬抬屁股,堆笑说道:“爱卿来啦。”

    薛昌转身说道:“有事出班早奏,无事卷帘退朝。”

    太傅时伯使了一个眼色,吏部司马庄东跨步出班,拱手说道:“臣有事启奏陛下。”言下之意,我不与你说。

    薛昌握了握剑柄,笑道:“庄司马有事但讲。”

    庄东看看那握剑的手,心中不由得打了一个怵,说道:“这几日,各郡县纷纷发书告急,叛军四处剽掠,地方军皆不能抵挡,请求朝廷支援。”

    薛昌说道:“此等小事,也需烦奏陛下,地方官都是摆设不成?”

    庄东说道:“叛军势力浩大,地方军无力阻挡,一路斩关夺将,已然失陷众多城池,情势危在旦夕呀!”

    薛昌说道:“兵力不够,就去组织地方民兵,粮草不济,就去各地抽调。目今,朝廷百废待兴,此等小事就由地方去解决。”

    庄东说道:“大人,民间叛乱,此乃社稷大事,关乎天下苍生,朝政安危,朝廷怎能不管不顾?”

    谏议大夫颜厚跨步出班,说道:“时下,上党郡的贼势最为浩大,由卓成一干为首,集聚五七千人马,一路攻城略地,拿了许多城池,步步紧逼郡城,形势异常紧迫。”

    薛昌说道:“两位大人,事情真紧急到如此地步么?为何我探听的消息却是,叛军只不过三二百人,地方军亦未尽心出力。两位大人如此紧逼,莫不是嫌陛下清闲,要无事生非?”

    闻言,吓得两人三魂荡荡,七魄悠悠,连忙说道:“大人言重了,微臣万万不敢有不臣之心。”

    庄东继续说道:“只是,贼势浩大,烧杀剽掠,乱作非为,民不堪苦,不能不除。”

    薛昌说道:“萤火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量此鼠辈,何足道哉!”

    庄东急上前两步,再次躬身说道:“万望太尉大人以大局为重!”

    哗!此言一出,朝野惊骇,众臣四肢发怵,肉颤心惊,皆为庄东捏了一把汗。

    果然!薛昌雷霆大怒,拔剑出鞘,剑锋直指庄东,厉声喝道:“老匹夫,该杀!”话毕,舞剑按鞘,一刀挥斩下去,庄东身首异处,血溅当场。

    扑通!众臣两腿发软,齐齐跪倒在地,气不敢喘,眼不能转。

    可怜庄东一个吏部司马,稀里糊涂死在了太尉薛昌手里,天子印武连话也未敢说出口。

    由此可见,薛昌的权势之大,野心之勃,非一般。

    薛昌把剑上的血迹在尸首上蹭了蹭,细声说道:“我知道各位大人忠心为国,一心为朝,尔也不必多心,只需尽心共佐陛下,扶持朝纲。像此等奸贼,亦死不足惜。”说着,他走到时伯近前,笑眼说道:“时大人,你说呢?”

    吏部司马庄东、谏议大夫颜厚,一向与时伯交好,两人敢挺身直言,薛昌怎会不明白?

    时伯面不红,气不喘,心不跳,正色说道:“微臣唯陛下马首是瞻。”

    薛昌剑锋一挥,喝道:“退朝!”

    薛昌下朝,众臣依旧跪在地上,不能行动,空气还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天子印武坐于龙椅上,早吓得蜷缩一团,泪洗满面。

    正是:

    权倾朝野虎狼心,明忠奸佞伏惟恐。

    幡乱四洲起狼烟,争霸英雄来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