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灭门

    更新时间:2017-04-25 12:00:00本章字数:2254字

    话说青远城有一大户人家,千百年来祖辈单传男,各人皆耍刀使棒,习练武功,家中财物尽散,鸡难食,鼠不顾。到曾祖时候,却出人意料的转而经商,贩卖盐铁。一时间,家中屋宇辉煌,米仓堆满,日进斗金,钱财积山,人人皆喜。

    然而,钱财加身,却迎来了灭门之灾。

    这日,历经数月跋涉,褚旭从远地运回盐铁,存于自家盐仓,收拾妥当,又自去盐号走动查看一番,见一切井然有序,当下心中大喜,回家杀牛宰羊,设酒排筵,大犒众人。

    饭毕,褚旭心中意犹未尽,又自热了两壶酒,与父亲对来把盏。

    却说褚旭人物,是个怎样的模样?但见:七尺五六,身貌堂堂;一表人物,仪表俊美;行旅客商,头脑清明;华亭折扇,洒落耳耳。

    褚文年老心衰,不胜酒力,三杯酒水下肚,心头晕晕乎乎,便使仆人搀扶回房歇息,褚旭自与众位兄弟对杯畅饮。

    酒筵持续到子时(夜间二十三点到一点),众人熏熏大醉,左浮右摆,相互搀扶回房歇息,褚旭也宿酒上头,摇摆身躯,自去歇息了。

    约莫寅时(夜间三点到五点)时候,褚旭迷迷糊糊从梦中醒来,耳中闻得院中刀剑金鸣,喊声大振。定眼再看,却是厢房火势大起,红焰飞天。

    听的清彻,看的真切,褚旭脑中轰然爆炸,宿酒清醒大半,连忙起身穿衣,连带着内人也从梦中醒过来,慌忙爬起来,只顾向外走去。

    褚旭趋步走到门前,正待要开门,却听门外有人悄声说道:“此间屋子,乃褚旭卧室,你等随我杀将进去,砍他脑袋拿来。”

    褚旭闻得真切,心中大惊,悄声躲在花架后面。几名身穿夜行衣的大汉蹑手蹑脚推门走进,手中的钢刀泛着明晃晃的光亮,褚旭吓得身子一紧,不敢作声。

    那妇人听得房门打开,黑暗里也没没看清,一面穿衣一面问道:“屋外却是什么情况?”

    几名黑衣人一怔,相互对视一眼,见事败露,一同杀将过去,举刀就劈,那妇女哀嚎一声,早倒在血泊中,黑衣人扯掉帐幔,再看床上,哪里还有褚旭的身影。

    黑衣人点燃油灯,寻遍屋内,也没见褚旭的身影,恰在此时,只听院外大喊:“快去捉住,别走了那人。”黑衣人冲将出去,早不见了褚旭的身影。

    夜间黑暗,众人自搜寻了一回,没能拿得住褚旭,自回到褚宅,投下一把火,将褚宅内外,化为灰烬。可怜褚文连带一应家小,酒后昏睡,遭人算计,上下家眷,被一把大火,化作南柯一梦。

    褚旭连滚带爬,逃窜出城,在城外大槐树下歇脚。此时醉酒已醒。他背靠槐树,想起家中老父并俱一应妻小,不觉泪洒满面,失声痛哭起来。

    恍然间,脑中灵光一闪,他忽然想起门外说话的那人的声音,细细琢磨,正是城中李家盐号的护将辛利。

    竖子可恶!褚旭在心中大骂,暗下狠誓,必报此仇!

    短暂歇息过后,趁着月色分明,略微辨了方向,径投大路而来,奔飞谷山汤岩而去。

    那汤岩也是个舞刀弄枪的行家,生得一身好本领,为人仗义,曾做过褚旭的师傅,教耍些棍棒,现今在飞谷山的衙门做个都头。

    行过两个时辰,看看天色明朗,天际边泛起鱼肚白,褚旭口渴难耐,看见前方一二里地处旗帜拨动,走进一瞧,原来是一个酒肆。

    当下褚旭大喜,进得店中,早有跑堂小二上前,唱和着请将入内:“爷,您是打尖还是吃菜?”

    褚旭说道:“夜来行路劳累,远看此处酒幡飘动,就来歇歇脚,填饱肚子,好继续行路。”

    小二说道:“哟,这位爷,您甚事如此着急,夜来也在路上赶脚?”褚旭心中一动,胡乱接道:“原是去飞谷山投奔亲眷,只因道上迷了路途,不曾遇到人家,错过宿头,夜里胡乱赶脚,到了此处。”

    “爷,您可是做了好事碰着神仙了,夜里胡乱行路,也端的走得如此赶巧。从此处向东五十多里地,便是飞谷山。”

    闻言,褚旭心中大喜,说道:“你且去热二两酒,切一斤酱牛肉,拿来与我吃了,好酒足饭饱继续赶路。”

    不多时,小二早端上酒肉,褚旭大吃起来,风卷残云般吃喝了当,稍待歇息片刻,手伸进衣内,才想起夜来逃的急忙,身上并无银两。

    小二见他如此,也猜得十之八九,说道:“却是没有银两,前来骗吃骗喝?”

    褚旭说道:“夜来赶路,黑灯瞎火,失了银两,并不曾要骗吃骗喝。你且与我记下这笔账,待我到飞谷山寻得亲眷,自与人来还你酒钱。”

    小二道:“我家乃小本买卖,概不赊账。端的你一表人物,却不曾想耍泼骗吃喝,你道我三岁孩提不成?”

    褚旭怒道:“老爷行得正,坐得正,几时骗吃喝?却是夜来赶路失了银两,权且与你记下这账,待日后定当奉还,尔小子何来辱我之言?”

    两人口角已起,店内早有人手上前,拿住褚旭,说道:“待我送你去衙门,看你这厮还有甚话狡辩?”

    褚旭手脚并发力,早把几人震翻在地,脑袋磕出了血。他看也没看,说道:“你这泼猴子,缘何拿我去官府?”

    小二见动手伤了人,唤来掌柜的与众仆人,拿褚旭在地,说道:“你这厮骗吃骗喝道还自罢了,还敢出手伤人,且与我送去衙门,让你吃两板子。”褚旭只练过两天的手脚,以为强身健体,并没有多大能耐。此时被众人拿住,也反抗不得。

    且在众人要去衙门时候,店内有一人走过,说道:“小人乃衙门官差,于边上吃菜,见得缘由。既是这泼皮耍赖,且与我拿去衙门,询问治罪。”

    且说这官差,却是什么模样?但见:白皮粉面,削薄体材;面如笑虎,身似狡兔;身着红丝公服,腰挎花纹宝刀。

    店掌柜道:“却是这般,也辛苦上下(对官差的敬称)了。”

    那官差道:“你等出一人随我去衙门,好与这泼皮当堂对质。”

    店掌柜说道:“店小二随去便可,事情缘由,他最清楚。”

    “也好,这就与我过去。”那官差拿了褚旭,给了酒钱,店掌柜说道:“既得烦劳上下,如何收得这银子,且免了今日酒钱。”

    官差道:“分内职务,言何烦劳,酒钱我自付与你。”官差给了银子,拿住褚旭,并店小二,一同投衙门而去。

    却离狼口,又入虎口。有分教:家散人亡夜逃命,亡路酒钱折好汉。未知褚旭此去衙门性命如何,且待后文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