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求救

    更新时间:2017-04-26 12:00:00本章字数:2408字

    且说褚旭因灭门惨事,逃离在途,准备去飞谷山投奔师傅汤岩。行路饥渴,寻得酒家去吃菜喝酒,奈何身上没有银两,被店家拿住,欲送往衙门,却被店内一个吃饭的官差拿了,与店小二,一同拿去衙门治罪。

    这官差走在路上,忽然想起什么来,失惊道:“哎呀,坏事了。”

    小二问道:“上下何故惊慌?”

    官差道:“我随身武器落在了店内,还烦劳小二折回取来,我自在衙门候你归来。”

    小二道:“上下折煞小的了,且待小的走一遭,便取得回来,交与上下。”

    官差道:“如此却是最好。”

    见小二离去,那官差拿着褚旭,一溜烟儿走进胡同,惊问道:“大哥何故出现在此?”

    啊?褚旭大惊,抬头便看,细细端详一番,却认出这人了,说道:“你又如何在此?”

    原来这人不是旁人,姓白名琛,乃青远城人氏。因有一身好武艺,此前在青远街头,做耍枪弄棒的武艺,以此养家糊口。那时,褚旭正是习练武功的时候,在街头见了白琛的手艺,心中大喜有加,随即邀请到家,两人对杯把盏,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自那以后,白琛常在褚旭家中饮酒玩耍,也时常教一些棍棒武艺给褚旭。过了三五个月,白琛自觉得此间虽好,却不是个长久之所,想要去谋一份差事,找到褚旭说道:“小人家中贫穷落魄,此前在街头耍刀弄棍,赚得一些散钱,养家糊口,自遇见大哥,才知世界大小。在府上玩乐半年之久,却寻思不是个长久之计,想去寻谋一份差事,做些事情。”

    褚旭也正有报答白琛指点棍棒之恩,就说道:“此间我认识一客商,他有亲眷在衙门做官,离此处不远,待我寻得他,为你讨得一官半职,那时离去,也正好。”

    未出一个月,那人就回说,事情皆已安排布置妥当,只待走马上任。白琛拜别褚旭,自投衙门而去。年久之间,两人未再相见,褚旭也忙于生意,就把此事忘于脑后,不料今日却在此处遇见。

    白琛说道:“自大哥托人寻得这份差事,小弟专在此衙门早晚伺候事情。今日闲来无事,就来此间吃菜喝酒,听得堂内吵闹,看是大哥,又见大哥伤了跑堂小二,店家执拗要送大哥去衙门,只故意留下武器在酒店,却使店小二半途回去取来,我却自与大哥问得来由。”

    褚旭长叹一口气,说道:“自别之后,几年时间,我生意越做越大,昨日从远处运回盐铁,因心中高兴快活,晚上自与众人喝了酒水,醉倒在床,不料半夜被喊声惊醒,却要出门去看,只听门外有汉子低声说道:‘此间屋子,乃褚旭卧室,你等随我杀将进去,砍他脑袋拿来。’当时我躲在花篮后,待刺客冲进内室,我逃离出来,连夜赶路至此,本要投飞谷山汤岩师傅那里活命,因饥渴难耐,吃了酒菜,却忘记身上没有银两,才致于此祸。”

    “却是如此,哥哥也休要害怕,到堂实情原说,我再说你是我家亲戚,官爷最多判你个三五日,我却与他赔了酒钱,那时大哥再出来,你我再计较后事。”

    褚旭说道:“此言差矣!我急着去飞谷山寻找师傅汤岩,因他是一个仗义豪杰,却实情告之他,要他替我报得此仇。晚时,一来怕走了李家那帮畜生,二来想早点回家安排家父后事。”

    白琛说道:“我也闻得汤岩师傅大名,为人最仗义。人死即为大事,何况是伯父。即是如此,因大哥伤了人,非是赔了酒钱就了事,定要收你在牢几日。大哥且与我去衙门,在牢中将就几日,我自差人去飞谷山报于汤岩师傅,待师傅来时,大哥业已出来,那时,我们再计较报仇之事。”

    褚旭说道:“却是这样,再好不过。”

    当下,白琛拿着褚旭往衙门去了,与店小二当堂对质,事情委实,白琛又求了情,官爷就判了收牢五日,并赔付酒钱与药物钱。

    白琛自赔了几两银子,打发了店小二。来到牢中,说道:“大哥且在此委屈几日,待五日之后,汤岩师傅业已到来,那时哥哥再出来,我们却计较报仇之事。”

    褚旭道:“如此,烦劳贤弟了。”

    “哎?”白琛说道:“哥哥说得哪里话,折煞小的。哥哥权且在此将就,牢中狱卒都与我交好,每日酒食饭菜,我自安排他们为哥哥送来。”

    褚旭道:“如此最好。”

    原来白琛为人和善亲近,平时与班僚衙役喝酒吃菜,因此衙门的人都与他交好。当下白琛安排了狱卒,并给了十两银子,嘱咐每日三餐不得缺少酒食,定要好生服侍褚旭。狱卒早间与他交好,满口应了下来。

    回到家中,白琛写了一封信,本想差人去飞谷山报信,又怕泄露风声,便亲自飞马奔赴飞谷山。

    五十里地,飞马转瞬即到。

    此时天已擦边黑,白琛问了路,投汤岩家中来。叩门给管家交了书信,说道:“小人白琛,今番前来拜见汤岩师傅,有要事相告,烦劳呈上书信,师傅看过便知。”

    管家走了进去,不一会儿折了回来,说道:“尊驾请进。”

    白琛道:“有劳头前带路。”

    管家引白琛进屋,说道:“这便是我家老爷。”

    白琛打量去,只见汤岩人物轩昂,仪表堂堂,精神体魄异于常人,果真是武艺高强之人。

    但见:魁梧身量,八字眉须;人似桃面,貌如花红;凛然正气,义名远扬;双刃鬼头刀,江湖难敌手。

    白琛当下纳头便拜道:“小人白琛拜见都头大人。”

    汤岩疾步上前,说道:“快快起身。看你信中说褚旭坏了事,却是怎的情况,你快与我说来。”

    白琛就将褚旭对他所说的话转述给汤岩,又讲了在酒楼如何如何遭遇,最后说道:“现今,哥哥报仇心切,又怕走了那伙歹徒,特使小弟来请都头。”

    汤岩脸色阴暗,怒声道:“这帮天杀的畜生,却待我去砍了他的狗头。”

    白琛道:“此事还须从长计议。”

    汤岩说道:“说的也是。你不如就此间住了,待明天一早再回去。”

    白琛道;“如此,就叨扰师傅了。”

    “哎?此言差矣。”汤岩笑道:“想必你还没有吃饭吧,且待我使人备来酒食,你我共饮几杯。”

    白琛道:“却是这样,最好。”

    惺惺惜惺惺,好汉惜好汉。两个武艺相投的人在一起,很快就打开了话匣子,饮酒畅谈,直到深夜,就自去歇息了。

    翌日,天色未亮,白琛起床洗漱完毕,又与汤岩商量一番,就奔马回衙点卯了。(点卯,衙役早班点名)

    白琛策马奔走,天色蒙蒙亮,看不清道路,忽得周围一声哨起,地上拉起绊马索,白琛喝马不住,连人带马放翻在地,周遭跳出许多汉子,拿刀逼住脖颈,说道:“小的们,给我拿了此人!”

    古有谚曰: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正是:十万火急情紧处,半道杀出程咬金。未知是何人拿了白琛,且看下章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