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聚义

    更新时间:2017-04-27 12:00:00本章字数:2283字

    话说因褚旭陷入牢狱,白琛前往飞谷山汤岩都头处报信求救,留宿了一宿,第二日天色未亮便赶马上路,却不料被一伙强人于路上拿住了,将白琛绑上山。

    那山寨中坐着一人,大喝道:“带那小子上来!”

    众大汉拿了白琛,押解到厅前,强行按压在地,那头领问道:“地下是何人,有甚财物,统统拿与大爷,饶你性命。”

    白琛暗自想道,这声音怎得好生熟悉?乃说道:“我乃县衙官差白琛,你是何人,拿我做甚?”

    “啊?”那头领惊叫出声,连忙滚下座椅,纳地便拜,说道:“真个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怎地却是拿住了哥哥?”

    白琛抬头望去,此时两人近在咫尺,看得真切,惊道:“怎地却是你卢林?”

    原来这卢林,早和白琛就相识。

    此前白琛在县衙当差,官爷委托他去州府送行公文,白琛骑了快马送去,返行途中,遇到三五强人,拿了卢林,搜刮身上财物,恰待要害其命,白琛赶来,杀退了那些强人,救了卢林性命。

    从此卢林对白琛恩记于心,时常差人去县衙送布肙物什,酒水财物,照顾有加。不想今日天色朦亮,却被手下兄弟没看清楚,拿上了山寨。

    当下卢林去了绳索,推白琛上座,设宴备席,排酒布场,为白琛接风压惊。

    说这卢林,却是怎生样子?但见:身板短小,体量瘦弱;尖嘴猴腮,伶牙俐齿;性情快活,人物洒落;红木双枪,天下无双。

    白琛问道:“贤弟缘何在此?”

    卢林说道:“自哥哥救了小的性命,时常差人去看望哥哥,因小弟乃绿林强人出身,恐给哥哥带去麻烦,便不曾与哥哥相见。小的结集了一伙绿林好汉,聚在此寨,专行打家劫舍的生意。但遇沿途客商,过往路人,拿将上山,留下一应财物,却不曾害命,放他归去。”

    “原来如此。”白琛说道。

    卢林把酒来碰,问道:“天色未亮,哥哥缘何又出现在此地。”

    白琛说道:“青远城有一富贵人家,姓褚名旭,乃是我的恩人。因生意兴旺,遭人嫉妒,前日被全家灭门,恩人得幸逃离死天,连夜赶路要投奔飞谷山汤岩师傅处,却在半途中吃菜喝酒伤了人,拿进衙门问了罪,却自使我往飞谷山求救。我昨日夜间见了汤岩师傅,留宿一宿,今日趁早回衙点早卯,不料天色昏暗,不曾看清道路,被众汉子拿住了。”

    卢林说道:“哥哥说的褚旭,莫不是青远城中经营盐铁生意的好汉?”

    白琛说道:“正是恩人。”

    卢林说道:“早闻褚旭哥哥仗义为人,不曾勾得见面,却不想今日出了事。即是如此,也休教哥哥烦恼,小的自起本寨人马,杀奔青远城,宰了那伙畜生,为褚旭哥哥报仇雪恨。”

    白琛当下大喜,对杯把盏,说道:“若得贤弟相助,如旱苗得雨也。却是四日后,哥哥会从牢中出来,我已会了汤岩师傅,届时共聚一起,商议事宜。”

    卢林道:“即是如此,这几日,小的也自在山寨中早做准备。”

    白琛道:“你且在道中留意,四日后,汤岩师傅从此经过,届时你等一同前来。”

    卢林说道:“这个哥哥休得担忧,小的自会派人去打探,也早闻得汤岩都头大名,想早日勾见。”

    白琛道:“既是如此,我就不留在此了,要催马回衙画卯。”

    卢林笑道:“且请哥哥与小的对饮几杯。此去不过三十里路,小的敢保使哥哥眨眼便到。”

    卢林早吩咐下去,杀牛宰羊,大排酒筵,并手下众兄弟,自与白琛大饮起来。

    酒至三巡,菜过五味,白琛看看太阳滚红,不敢耽搁,起身要走。卢林说道:“既是如此,也不敢耽搁哥哥。”就在厅前喝道:“来呀,将我送于哥哥的礼物拿来。”自引白琛出门去。

    出到院中,白琛见院前有一匹白毛骏马,看那马时,但见:体大健硕,四肢挺拔,五官俊美,毛发顺立。果然是一匹好马!

    卢林说道:“此马乃是前日小的从一客商手中赚来的,日行千里,口不换气。今番赠于哥哥。”

    白琛喜道:“自是如此,深感厚恩。”

    卢林说道:“哥哥何出此言,折煞小的。”

    白琛叮嘱道:“贤弟切记,四日后,飞谷山汤岩都头从此经过,你就近日于路探听,届时一同前来。切不可误了大事。”

    卢林说道:“哥哥放心,小的自铭记在心。”

    白琛道:“即是如此,我就先行一步。”话毕,飞身上马,扬鞭大喝一声,那马嘶溜乖叫一声,大步纵蹄,早看不见身影了。

    白琛回到县衙,画了早卯,自去牢中看望褚旭,问道:“夜间哥哥可还好,上下狱卒难为哥哥没?”

    褚旭说道:“酒食款待甚多,不曾有失。”

    白琛低声说道:“小人昨夜见了汤岩师傅,备说前事,师傅道届时定来此间,共商大事,与你一同砍了这伙强人脑袋。今次,小的返回途中,被强人拿住上山,原来是我曾救过的一个好汉。当下说了缘由,他定要并起山寨人马,日后与汤都头一同过来,为哥哥报仇雪恨。”

    褚旭说道:“却是如此,真个感谢众兄弟好汉。”

    白琛说道:“这牢中狱头,为人狭窄奸佞,小人这几日便不再过来,却自使人早晚酒肉伺候哥哥,但使一应物什,就将拿来,哥哥且在此间将就则个。”

    褚旭说道:“如此最好。”

    话休绕口。才过几日,褚旭早从牢中出来,白琛自引家中,洗漱换衣,设酒款待,在家中歇息半日,来到城中酒楼。

    众人在二楼边上坐定,各自通名相见,早欣喜鼓舞。白琛唤来店小二道:“且去打几斤酒上来,将店内一应好菜大肉拿来,届时一并与你算了银子。”

    褚旭说道:“前日,家中惨遭强人灭门,不料被我意外听得是城中李家盐号的人。今日聚集在此,实为欲报仇雪恨,万望众位相助,深感各位师傅兄弟大恩!”

    白琛和卢林一同说道:“哥哥说得哪里话?哥哥平生为人仗义,兄弟仰慕大名,现今一同为哥哥杀了这伙鸟贼,解哥哥心头之恨。”

    汤岩说道:“贤弟自不必忧虑,待你我明日去走上一遭,砍他狗头过来。”

    卢林说道:“小弟已尽起山寨一二百人马,各置妥当,只待众位哥哥一句话,直杀奔青远城。”

    白琛说道:“我须用一计,直教他举门哀丧,全家枭首。”

    褚旭道:“贤弟有甚妙计,快快与我说来。”

    自古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此为必报之仇。但教:英雄强人惺惺惜,仗义豪杰忿忿恨。未知白琛说出甚计来,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