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雪恨

    更新时间:2017-04-28 12:00:00本章字数:2184字

    且说褚旭被人举家灭门,逃离在外,正遇见了往日旧识白琛,在县衙当差,又会集飞谷山衙门都头汤岩,并专行打家劫舍的强人卢林,几人在酒楼沽酒畅饮,商议报仇雪恨之事,只听白琛说道:“且待小的使出一计,必教那李家灭门。”

    闻言,褚旭大喜,急问道:“不知是甚计?”

    白琛不紧不慢,说道:“来日,我们只须如此如此。”

    众人听罢,大笑一声,拍手称赞道:“看你面和心善,不曾想却能有如此计谋。却端的是个好计策。”

    话休絮烦。翌日,卢林回寨取了一应刀枪器械,尽起寨中大小人马,寻山辟路,迤逦奔向青远城。白琛和汤岩也各安置了家眷,同褚旭共向青远城走去。

    黄昏。李府。

    一名客商模样的人来到府门前,叩门交给管家一封信,说道:“小的是你家夫人远方亲戚,今日特来相见,有事告知,烦请上下通禀则个。”

    那管家持书信来到后室,见到李家夫人说道:“府外有个客商模样的汉子给小人书信,并称是夫人的远方表亲。”

    那夫人接过信拆开看罢,一把收起信,脸色红晕。当下妆点更衣,带了贴身婢女,出门而去。

    到了府门,那婢女上前问道:“你可就是我家夫人的远方表亲?”

    那客商看向妇女,满脸堆笑道:“正是。”

    那妇人遮着脸颊,低声说道:“既是如此,你我快快过去。”

    那客商说道:“我家老爷交代了,须使夫人带上一个跑腿杂役,去了自有用处。”

    妇人道:“随他。”

    几人就出了府门,踏着月色,不一会儿就到一家客栈,迤逦上楼去了。

    片刻后,只见从楼内出来那个跑堂杂役,疾步跑回家中,之后又折去盐号,见着李家老爷,慌忙说道:“老爷,却是坏事了。夫人被强人劫走了,快快带着人手随去追赶。”

    老头子当下大惊失色,连忙说道:“快快差人回家,聚齐人手,随我前去。”

    那杂役说道:“我已叫了人手,却在前面街口等候。”

    老头子慌忙出了门,在街口会了一干人手,由杂役引着,赶往客栈。上了楼,推门走进时候,屋内早有人手冲将来,一把拿了老头。门外也冲来二三十大汉,个个手持钢刀,人人拿着枪棒,早将李家一应人手打翻在地,拿将走了。

    事行两头,话说双面。却说汤岩与卢林,两人带着手下众弟兄,伏身在李家庄外后墙处。看看夜色黑暗,只听李府内一阵炸锅,人喊马嘶,声鼎沸扬,却是一些杂役人手,连帮结派冲出府门。

    汤岩与卢林当下大喜,耐着性子等候了一炷香时间,大手一挥,只见手下众弟兄,口咬钢刀,腰插棍棒,手搭人梯,身似兔,尾似燕,早翻墙入内去。

    众人摸进李府中,手持明晃晃的钢刀,大喊一声,逢人便杀,遇人便砍,左冲右突,耀武扬威,如入无人之境。

    卢林挺着红木双枪,左刺右挑,上翻下滚,杀得性起,又觉得不胜快活,旋即点起一把火来,冲进屋内,连刺倒三五个婢女,投下火把。

    一时间,只见李府内火光冲天,硝烟卷空,真个如同火神下凡。

    老头子被众人带回府中时,只见屋舍房茅,堂前内外,早被点着,旺火业已过,都化作了一堆灰烬。

    老头子瞬间血崩,身子如同被抽干了,失色痛哭道:“你等都是何方毛贼,为何行此灭绝人性之事?”

    “灭绝人性?”汤岩冷笑出声,鬼头刀架在老头子的脖颈上,说道:“亏你也知道灭绝人性。”

    老头子问道:“此话却是何意?”

    汤岩没有搭话。

    只见人群分开,从中央走出一人,身材壮实,眉清目秀,端的一表人物,堂堂仪表。

    啊?老头子看清了模样,脑中如同五雷轰顶,脸上瞬间没了痛苦,取而代之的是惊讶。他腿脚站立不住,瘫倒在地,说道:“你怎会在此?” 

    这人不是谁,正是先前被李家灭门而侥幸逃离出去的褚旭。

    褚旭信步走了过去,转了两圈,看着地上的老头子,幽幽说道:“看你一把年纪,躺在地上做甚,万一凉了身子怎么办?”吩咐左右弟兄道:“你等扶老爷子起来。”

    啊?卢林急说道:“哥哥你这是做甚,今番我等是来报仇的,何故不直接杀了他?”

    褚旭说道:“你休要再言。老爷子年龄大了,怎能再提打打杀杀之事?我相信,前日致我全家老小于死地的,并不是老爷子,对吧?”

    “是、是、是。”老头子点头如捣蒜,连忙说道:“我等皆是商人,往日无仇,近日无冤,我怎会害贤侄家眷性命呢?并不曾使护将辛利去做这等事。。。。。。”

    老头子意识到失言了,慌忙住了嘴。

    “却是这样,我自然相信老爷子了。”褚旭放声大笑,说道:“来呀,天凉了,请老爷子暖身安歇。”

    恰在众人都以为褚旭不报此仇的时候,汤岩又放声一笑,说道:“你等还站在此处做甚,没听到我兄弟的吩咐吗?”

    夜凉,杀人;火海,暖身。

    卢林也反应过来,第一个大笑应道:“哥哥稍歇片刻,待小的去去,自给老爷子暖身。”

    卢林并一众弟兄,不由分说,架起老头子便走。到正房前,火势正浓,人面炙热,难得靠近。

    卢林吩咐道:“你等去给我找一辆推车来。”

    不一时,早有弟兄拿来一辆两轮推车,卢林就老头子放于车上,大喝道:“弟兄们随我一齐向力,给老爷子暖暖身。”

    只见众好汉拿住车子,齐齐喊喝一声,将车子推向火海,那老汉早被烧焦,面目扭曲,臭不可闻。

    卢林来说道:“哥哥,今番小的给老头子暖身了。”

    褚旭说道:“点起火把,一应房屋茅舍,堂前内外,尽皆点燃,给老爷子向火。”

    众人放火停当,早引着一干弟兄,飞奔出城,回到县城已是深更时候,就于白琛酒中,排酒设筵,大肆畅饮。

    酒至酣半,看看天明,众好汉都酩酊大醉,放翻在地。

    却待白琛解手回来,忽地惊叫一声,失色道:“哎呀!今番报了仇,却少算了一件事,我等性命皆休矣。”

    众人一同爬将起来,慌忙问道:“不知是何事,如此打紧?”

    自古有:阴沟里翻了船。正是:百般算计雪仇恨,马失前蹄命休矣。不知白琛想起甚要紧事来,且待下文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