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出逃

    更新时间:2017-04-29 12:00:00本章字数:2147字

    却说白琛使出一条计来,会集汤岩并卢林一干强人,冲杀青远城,赚了李家老汉,府里内外,杀人砍牛,鸡犬不留,又一把火烧掉庄院,连夜奔回县中,在家中摆酒庆贺,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白琛道:“今番漏了这厮,我等好汉性命休矣。”

    众人把酒来盏,问道:“甚事如此打紧?”

    白琛说道:“你等可还记得李家那个跑堂杂役没?”

    卢林说道:“却是一个小小的杂役,又有何事?”

    白琛摇头,思摸半响,说道:“自我在客栈中拿了老汉,便不曾见得那个跑堂杂役。好歹他也是个知情人,万一被官府拿了,我等性命休矣!”

    啊!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宿酒也清醒了大半。

    原来,白琛却是定了这么一条计策:因李家老汉的夫人,生来水性杨花,多时在城中与男子厮混玩乐,便写书一份,道有达官贵人专在客栈里伺候,早晚等着过去玩乐,也有要事相商。那妇人随即就带了一名杂役过去,而白琛早就在房内专候,就地拿了那妇人,又以老小性命唬住那杂役,让他前去给老爷报信,就又赚得老汉来客栈,就地里拿了。(赚,如同‘骗’)与此同时,又分汤岩和卢林就李家庄外埋伏,待听得有大群人员出去时,再动手打劫入内,杀人放火,手到擒来。而褚旭,则自回褚宅看望。

    却才宿酒大醉,白琛突然想起那跑堂杂役,心中安定不下,早与众人商议过后,说道:“为安全保险起,我却和褚旭哥哥回青远城一趟,一来探听风声,二来看能否找到那杂役。你等也要早做打算,都头哥哥自回飞谷山早早料理家事,卢林兄弟也尽快回到山寨,尽起人马,收拾了当,以备万一。如若有任何变故,我自差人前去送信。万望专候,提早打算。”

    事关性命,众人不敢马虎,齐道:“如此最好。”

    一干人等来酒楼吃了早饭,又商议一番,各自行动。白琛与褚旭投青远城去,汤岩会飞谷山收拾家眷,卢林回山寨上早做准备。

    且说白琛和褚旭,别过众人,两人留了心眼,小心翼翼,迤逦往青远城投去。因慢了步伐,到了时候已过中午。

    二人在城外酒肆里坐了下来,店小二问道:“两位爷,有何吩咐?”

    白琛看看左右周围,说道:“但有好酒,就将拿来,再切三五斤牛肉,胡乱来几个菜,待我兄弟吃好,一发算你银子。”

    店小二说道:“爷您就瞧好嘞!”却待要走时,被褚旭叫住,问道:“却才看城门处有好多官爷,敢问是城中发生甚事么?”

    店小二道:“两位爷莫不是外地来的吧,难怪不知。这城中有一户大号人家,经营着盐铁贩卖的勾当,昨日夜中被人举门杀了,一家老小,尽皆丧生火海。据说,有个知情的杂役侥幸躲过,被官府拿了,道出是原城中褚家盐号的褚旭为报仇雪恨,勾结山贼强人,杀了人,放了火,现今官府在捉拿呢。”说完啧啧摇头走开了。

    两人坐在角落里,白琛说道:“果然!”

    褚旭说道:“此间人多而耳杂,留不得。”两人出了酒肆,压低帽儿,走到城门前,只见上面贴着官府的缉拿通告。一应四人,褚旭、白琛、汤岩、卢林,画影图形,写了年贯甲址,发行各郡府县里,四处捉拿。

    两人吓得魂不附体 ,逃也似得夺路而去。回到县里,白琛胡乱收拾了家里内外,带着妻子,同褚旭飞马奔赴卢林的山寨。

    卢林并大小弟兄接入,问道 :“两位哥哥何故如此惊慌,莫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褚旭说道 :“我等昨晚却失了那跑堂杂役,今番他被官府拿了,俱说我兄弟四人的事情。现今官府的人发了海捕文书,画影图形,年贯甲址,四处捉拿我等。想来 ,那文书不多时就会移到县里,我等性命垂危,早做打算。”

    白琛说道:“也怪小的一时疏忽,害了我等性命。”

    褚旭说道:“莫要如此说,事起在我,是我连累了众兄弟好汉。 ”

    卢林一跺脚,说道 :“却是什么时候了,两位哥哥莫要再包揽罪责,我等要早早出逃。”

    白琛问道 :“四面无路,八方无地,我等逃往何处 ?”

    卢林说道:“这个山寨窄小,人马不多,倘官府大兵来攻,我等必成滚锅水饺了。 此去两百里处,有个木仓山,山上有位名叫双涛的好汉 ,聚着六八百人,在那里打家劫舍,声势浩大,官府都不敢小觑他。前者他多番请小的上山去,小的因不舍这个寨子,就犹豫了,那好汉却说山寨随时待我去。 今番我等走投无路,何不 前去投奔他那里。”

    褚旭说道 :“如此,却是最好。不知众弟兄是何想法?”

    白琛说道 :“小的以为最好。”

    褚旭说道:“却是这样,我等须即刻收拾妥帖,赶早出发。使一两个弟兄,前去飞谷山报信汤岩师傅 ,我等在半途候他,一同上山去,再使三五个弟兄,快马头前上山,报知山上好汉。”

    众好汉齐声道:“全凭哥哥理会。”

    山寨一二百弟兄,早早动身,一应大小器物,但凡有用的,装车上鞍带走。

    不多时,前后里外,早收拾妥当,众好汉人人手捧大坛酒,作圆圈儿聚在一起,褚旭大声说道:“众弟兄好汉,因我褚旭遭人举家灭门,逃离到此,结识众好汉弟兄,与我一同报了仇,却不想现今被官府通告缉拿,连累到弟兄们,过意不去,向好汉弟兄赔罪了。”

    众人齐声呐喊道:“哥哥言重了,我等堂堂五七尺男儿,生来在世,理当快意恩仇,把酒作乐。今日杀他几个鸟贼人,也是酒筵添花了。”

    众人一通大笑,吆喝着仰头喝了酒,齐齐摔碎坛子,引起一把火,点了山寨,牛羊成群,车马相随,朗声不绝,迤逦朝木仓山奔去。

    恰才走过半道,早碰见去飞谷山报信的小喽啰。那小喽啰慌乱滚鞍下马,拜见众人道:“小人去飞谷山报信,却早不见了汤岩都头。”

    听闻此言,在场众人无不大吃一惊!

    自古:十指连心,伤一痛九。正是:挥刀纵火除人害,性命垂危失好汉。未知汤岩却是怎地不见了,且待后文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