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冥婚

    更新时间:2017-04-24 16:35:24本章字数:5497字

    小雨是一个平凡的高中生,没有瞩目的光环,没有千篇一律的艳遇,更没有富可敌国的身价,而他唯一拥有的便是一个完全跳跃性的思维,一个指望着写灵异故事而解决温饱的作者,而他平平淡淡的生活却因为登入高中的前一天发生了无法想象的变故。

    生活所迫的小雨向往常一样每每到了一个新环境便会旁敲侧击的找寻一些古老的庄园,或者一些恐怖的废弃工厂,从那些地方寻找一丝丝恐怖的源头当做小说的素材,小雨是一个孤儿,从十四岁父母因为车祸去世后便开始自己赚钱养活自己,亲戚的救助也都在小雨一次次的推拒下收了回去,因为他有他自己骨子里的那份骄傲。

    深夜,小雨蹲坐在县里的某间废弃医院,一口一口的吸着手中的烟,无数厉鬼肆虐的片段出现在他的脑海,脑补的情景加上恐怖的废楼让他拿烟的右手忍不住的颤抖,

    “这鬼地方真刺激人的神经,这段利用好了绝对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素材”

    说完便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月光的照耀下露出一个略显苍白而稚嫩的脸,本来应该是天真无邪的双眼中却是映出沧桑的气息,仿佛尝尽人生百态,历经了千载岁月的磨练,那双眼有沧桑也有坚毅、不屈。

    扔掉了手中的烟头,小雨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自顾的呢喃着:

    “该回去了,整理下素材,明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千万不要迟到啊”

    说完便迈着懒散的步伐向废楼外走去,而他刚刚走出医院的同时,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他刚刚所在的屋子,出现了十几个淡淡的红色光芒,好像是滴着血的眼睛,阵阵阴风吹的破旧的窗户发出刺耳的声响,就像上古的野兽在摩擦着他的牙齿一般,让人背脊发凉。

    小雨走在荒芜一人的街道,心里不免难安,虽然经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不应该在去想一些迷信之类的东西,但是真的可以做到的又有几个呢?起码小雨不是,他毕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小雨下意识的裹紧了身上虽然看着有些破旧但却十分干净的衣服,嘴里嘟囔道:

    “八、九月份的天也能这么冷,真是诚心欺负人啊”

    当他回想自己的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心里也是不由的一惊,是啊,八九月份的天怎么会有冰凉彻骨的风?

    他下意识加快了自己的脚步,此时他只有一个想法,快点回家,只要到家了就安全了,只是家里真的安全吗?

    由于资金的原因他所租住的房子位于D县的街边,虽然不算太破旧,但却地处偏僻,格外的荒凉,仿佛是被世界遗忘的角落,寒风阵阵,吹起的沙粒,几次狠狠的打在小雨稚嫩的脸上,每一次都宛如刀割一般疼痛难忍。

    甚至有几次小雨都感觉到有‘人’在他的脖子上吹气一般,只不过吹的气是凉的!

    经历了人生最为残酷的事实后,小雨的心智早已不像十几岁的孩子,他能隐隐晦晦的猜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只不过心里还存有一丝丝的侥幸,慢慢的放开自己的步子,开始小跑了起来,当自己真的跑起来的时候他却发现风似乎更加肆虐,那‘呼呼’的声音中又像是夹杂着嘲笑声般。

    小雨终于无法再淡定了,他心里已经清楚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且不说他在网上所查所知,单单是自己的父母闲聊时都曾说过,如果走夜路时迷路并不可怕,哪怕是遇到‘鬼打墙’也不碍事,但是如果自己都觉得事情发展超乎了你的想象,达到了不可控的地步,那么肯定有比弄‘鬼打墙’的小鬼更厉害的存在。

    甚至现在发生的情况连自己的小说上都出现过的片段,他渐渐的从小跑改变成飞奔,他的瞳孔慢慢放大,内心的恐惧犹如洪流一般洗刷着他的意识,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又让他雪上加霜。

    “小雨,慢点跑”

    小雨的心里更加的惊恐,知道自己果真被缠上了,那肯定是阿飘的幻象,紧接着一个稚嫩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小雨哥哥,陪我玩啊”

    那声音中感觉柔柔腻腻的,虽然暖暖的,但是小雨却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已经听出来,那个暖暖的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而是他儿时的玩伴叫张子萱,胖胖的小女孩,本身还是挺可爱的,但是七岁的时候家里失火夭折了!

    小雨也不敢回头,天知道回头之后会看见什么,边跑骂道:

    “玩你大爷,自己玩去吧!”

    “小雨,这里很危险,快到爸爸妈妈这里来”

    当小雨听到自己父亲的声音时身形明显一震,泪水不自觉的滑落,虽然知道是幻象,但是那幻象却触及着他内心最脆弱的地方,小雨步子不停,很快又继续向家的方向跑去,他慢慢的让自己恢复往常的冷静。

    “很明显,这家伙并不是直接针对我,它肯定有什么目的,不然它应该早就下手了”

    当小雨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感觉脚下一空,仿佛自己掉进了无尽的深渊,小雨一脚踏空的一刹那自己的眼睛像被激光打了一般,双眼的疼痛完全超出自身的承受范围,更是直接昏了过去。

    当他清醒的时候发现躺在一片木头上面,四周一片黑暗,他抓狂般的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叫出声,但是心里的那份绝望却是掩盖不住的,那种在自己嗓子里哭的痛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恨不得直接死去,那份埋藏着的恨在感觉自己眼睛瞎了的同时终于还是爆发了。

    “贼老天,你他吗又玩我!我本来就已经一无所有了,为什么还要夺走我的眼睛,啊。。。。”

    所有的恨,所有的怨都在此刻爆发了,此时的小雨已经忘却了鬼的问题,眼睛既然没有了,那没有命又能如何?他疯狂的摇摆着自己的双手,捶打着四周。

    “咣。。。咣。。。咣”

    小雨颤抖着双手,剧烈的撞击,让他的双手出现了破损,轻微的刺痛却让他稍微冷静了一点,他尝试触碰四周。

    “这。。。这是什么东西?”

    说完小雨便想起身做起来。

    “咚”

    小雨再次直挺挺的躺了下来,右手揉着额头上撞起来的包,左手慢慢的拍打着自己身边的‘墙壁’

    小雨的心里如同一团乱麻,一天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如此大的信息量让年岁不大的小雨直接进入了崩溃的状态,虽然他的经历了同龄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虽然他比同龄的孩子要坚韧的多,但是即使如此,却也改变不了他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的事实!

    此时的小雨心里的惊骇完全不下与之前那些恐怖的经历,因为他发现他所在的地方竟然是。。。

    “棺材!”

    一种背脊发凉的惊悚惹的小雨头皮发麻,强忍着恐惧的小雨从兜里掏出了火机点燃。

    小雨的衬衫彻底湿透了,常年收集灵异素材的他,竟然亲身经历了灵异事件,甚至受到了生命的威胁!

    当看见火机上面火苗跳动的时候,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是的,他发现他可以看见火光,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就像从地狱飞到了天堂。不管怎么说,眼睛并没有失明,那一切都还有希望。压制着内心的喜悦,顺便拿着火机打量着这幅棺木,这幅棺木内刻制着方便面一样的文字,虽然看着熟悉,但是却一个字都叫不上来,之所以看着熟悉,是因为小雨所在的县城是一个蒙古族自治县,所以蒙文再熟悉不过,哪家牌匾上都有。

    “我的眼睛没事,我还有机会!”

    说完小雨便擦掉头上的汗水,闭上眼睛用力的踢向上面的棺材板子。

    “咣。。。咣。。。咣”

    “唦。。。唦。。。唦”

    听见了一些细微细微的木屑声,小雨心里的石头才算是落了下来,好在没有沙粒掉落的声音,那就意味着这口棺材没有下葬!棺材附近会有人‘守灵’,棺材钉虽然被订实(如果不上棺材钉肯定会发出摩擦声),但是附近肯定会有人,小雨想到这里心里的恐惧便又消失了一些,他再次用力的向棺材踢了几脚,棺外传来一个三十几岁妇人并不太清晰的阵阵尖叫。

    “啊。。。闹。。。闹鬼啦”

    小雨听见声音的第一时间便忍不住的大喊,直震的自己的耳朵生疼。道:

    “救命啊。。。谁能救救我!”

    一连叫了数声后终于听见有人敲打棺材,小雨才放下心来,看来自己的小命儿可以保住了,棺材外面更是乱的一团糟,之前受到惊吓的妇人此时雍容华贵的美太已经消失殆尽,满脸惊恐的呢喃:

    “这是小舞回来了吗?淘气的孩子啊,吓死妈妈了”

    而在妇人身旁的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一边劝着妇人一边看向身边一个老者,表情凝重但是却有着强烈的激动,声音都有些颤抖,问道:

    “九叔,真的是小舞这孩子回来了吗?”

    那个叫九叔的叼着烟卷,表情极其的难看。

    “回来个屁,你没听喊救命的是个男孩吗?老子就觉得今天右眼皮跳的厉害,终于还是出事儿了”

    中年人也不敢深问,只是静静的等待着老者的下文,那个叫九叔的也没卖关子说道:

    “应该是小舞年龄过小,未曾婚配,而她的出生恰赶阳日阳时,而又是横(heng四声)死,导致戾气干扰的阴气阳气混乱,唉。。。冤孽啊!”

    中年人好歹也活了四十余载,老者的言下之意应该就是所谓的小舞要结冥婚,才能化解戾气,才能早日投胎转世

    “九叔的意思是小舞需要结冥婚才能早日轮回转世?”

    老者扔掉了手中的烟卷,看向正在撬开棺材的众人,叹了一口气说道:

    “小舞这孩子已经把冥婚的对象找好了,剩下的事就只能你们当父母的去处理了”

    老者说完便一声不响的走了,作为一个沟通阴阳的人,老者对中年人说出这些话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要知道整件事的因果已经与老者脱离不了干系

    中年人已经明白老者的话语,抢步上前说:

    “九叔,我送送你”

    老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还是去处理一下小舞的后事吧,那个男孩子你们只可利诱不可强制,不然其中的因果你们招架不住”

    话已至此,话里话外的傻子也听得明白了,中年人点了点头。

    “九叔你放心,剩下的事情我们一定处理得当”

    看着老者远去,中年人走回妇人身旁在妇人耳边低语了几声。

    当棺材被打开的一刹那,小雨像一支离铉的箭,直接‘射’了出来,旁边开棺的人都吓了一跳,

    只是小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看着柔和的灯光心里说不出的舒服,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他的鼻子微皱,棺外和棺内的空气仿佛有些不一样!对,棺内的时候有些惊恐,所以没有注意,棺内有一点淡淡的清香!

    此时中年男子看着小雨说道:

    “孩子,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小雨转过头看向说话的中年人,只见中年人鹰眉虎目,不怒自威,身材挺拔,仿佛周围凝聚着无形的气场,强大的自信甚至给对视者心里产生一定的压迫,小雨懒懒的抻下懒腰,微微低下的头缓慢的向上翘起,双目如电,直视中年人的双眼,一字一顿道:

    “凌雨”

    中年人的眼神下意识的迷离了一下,虽然时间极短,但是确实发生过,那双眼睛,细看之下,鲜红如血,分外的清明,毫无一丝杂质,眼神中先前的沧桑竟然一扫而逝,仿佛随时都会燃烧起来,说不出的妖异,即使中年人数年来阅人无数,但是那双异常诡异眼睛却在他的心里刻下深深烙印。

    小雨心里暗笑,中年人的气势已经被刚才的对视所打乱,接下来的谈话将变得简单,不需要承受那来自心理上的压迫感,只是他看不出中年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凌雨,挺好的名字,你可知道你为什么出现在我女儿的棺材里?”

    中年人的话语中的气场不在那么强硬,但是自身条件优越的中年人还是有着强大的自信,即将是一场谈判,一个谨慎的生意人自然懂得利用自身的优势去取得最大的利益。

    小雨虽然并不知道中年人的想法,但是中年人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脸却让他感到非常的不舒服,小雨冷冷的说道: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之前我身上发生了一些灵异事件,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你女儿的棺材中,我想我才是受害者”

    中年男人身旁的妇人并没有看见小雨刚刚和中年人对视,瞥了一眼小雨,戏谑的打量着,并未作声。中年人听见小雨冷冷的答复暗自心惊,心里不由的在自问一个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这个孩子真的只有十几岁吗?’

    中年人清了清嗓子,试图打破这尴尬的状态,说道:

    “咳咳。。。那个小雨啊,既然冥冥之中你来到了这里,就证明咱们之间还是有一定缘分的,不如咱们酒桌上聊聊?”

    小雨已经渐渐看出来眼前的中年人肯定是有事求他,不然一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何苦和他‘聊聊’?小雨心里暗笑,并未点破。

    “我明天要去学校报到,今天好像已经很晚了,我该回家睡觉了”

    此时的妇女终于沉不住气了。带着哭音儿道:

    “孩子,你先别走,你。。。”

    当小雨看向妇女的时候,发现妇女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18.9岁的女孩,正害羞的躲在妇女的身后,偷偷的看着小雨,而他现在却满脑子黑线,偷着看我干嘛?好像你藏得多好我看不见你似的,妇女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中年人打断,中年人直接了当的说道:

    “凌雨,你先等一下,其实我们有事求你,但是你放心,你的付出我愿意用金钱弥补你”

    小雨的下意识的看向中年男子,而男子见小雨并未离开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小雨说了起来,中年男子姓龙,名叫龙文宇,他的女儿叫龙舞,十九岁,在外读大学,一场交通意外不幸逝世,照‘九叔’所说应该找一个阴日阴时出生的处、男结冥婚,化解龙舞的戾气,而龙舞本身属于横死,戾气极重,又恰逢她是阳日阳时出生,阳气过重,故而才要寻找一个阴时生人,调和阴阳两气才能投胎转世。

    “你放心,你的付出我会想办法弥补你的”

    中年男子也是一脸歉意。

    “你放心,冥婚虽然结了,但是过个五、六年到了成婚的年纪,你一样可以结婚的,而且我保证只要你不说不会有第五个人知道”

    虽然小雨也可怜着一家三口,但是对方居然让自己和一个尸体结婚,这也太他吗离谱了点。

    “我是凌家的独苗,你们让我娶个尸体,你们是不是脑子让门挤了”

    中年男子也是老脸一红,随即便想要利诱。

    “五万。。。”

    “我。。。”

    “七万。。。”

    “我。。。”

    “十万。。。”

    “我娶了还不行嘛”

    小雨这心里真是酸、甜、苦、辣全都有啊,本来的两次刚要说‘我娶’就被打断,刚要说就被打断,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毕竟十万块可是他好几年的生活费啊,让他怎能不动心。一番客套之后,小雨便告别了龙文宇,而当小雨向外转身走去的时候一片余光却让小雨浑身冰凉,棺材里躺着的正是躲在妇人身后羞答答看着他的那个女孩!

    小雨回到家,静静的躺在床上,此时已经十一点多了,再有五天就是迎娶龙舞的日子,他的脑海简直一团乱麻,疲惫的眼皮像吸铁石一般牢牢的将下眼皮粘上,怀里还抱着五万定金的小雨渐渐的进入梦乡。

    床头的风铃嘶啦啦的响个不停,窗口的冷风将小雨的手臂吹的通红,只是他无从察觉,睡梦中的小雨好像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玉手芊芊,柔若无骨的双手托着他的下颚。

    只是他无论怎么努力都看不清那个人的容颜,模糊的身段,淡黄色的长裙下一双洁白的美腿如刀削一般笔直,一双宛若碧玉的高跟鞋诠释着那一份凄美,一声迷糊的仙音妙语惹人无数遐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