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神秘男子

    更新时间:2017-05-07 08:31:06本章字数:2896字

    一阵飓风以站着的女孩为中心形成一道圆柱形的风墙,席卷着地上的灰尘向外推动前进,所到之处尘土飞扬,现出的纹路中流动着宛如鲜血般的红色,如血脉跳动般一闪一灭,莹莹闪烁间,有如活物。

    房门下的纹路轻轻一晃,整个儿就脱离地面升了起来,紧贴着地面迅速转移到女孩的脚下,以其着地点为中心瞬间就扩大了一倍快速地旋转起来,就似一个巨大的罗盘,繁复的纹路似乎都活了过来,发出的耀眼红光映红了那人一身如玉的肌肤。

    那纹路也由此现出了它的全貌,那果真是一个法阵,巨大的圆形法阵由两个大小不一的圆交叠形成,间隙刻印着繁复玄妙的纹路,里间由一个等边三角形支撑,以其三边的中点为支点又架起一个小一些的三角形,以相同的方式刻印的小三角形处于最中央,又在其中间圈出一个仅容一人站立的小型圆圈,正是女孩所站之地。

    处于风眼中的女孩不动如山,破碎的黑裙猎猎飞舞,她一手伸直平举在身前,神色漠然地任由鲜血如柱般涌出,似乎感觉不到一丝痛楚。长长的乌发一齐向脑后飞扬,抛迤出锐利的弧度,露出那在火光映照下愈发苍白的倾城之貌,正是楚瑶。

    她抬起沾满了她的鲜血的手指,在虚空中勾画出一个小小的三角形状,凌凌喝道:“生命之烛何在?”

    “在!”三声嫩生生的应和声同时在楚瑶的脑海中响起,如同三岁小童的声音却是清幽空灵至极。

    楚瑶指下不停,只朗声喝道:“吾以楚瑶之名,以血为令,特此命汝等在此守护,自成结界,若无吾之命,不得任人擅闯,如有违者……”指尖攸地一顿,一丝鲜血蜿蜒滑落,她抿了抿有些苍白的唇,轻声道:“将之赶出即可。”

    随着最后一个话音落下,鲜血淋漓的一个“结”字出现在那三角符文中,星星点点血光四溢而出,奇异的符文在虚空中散发着淡淡的血光,阴森诡异,却又有着别样的美丽。

    “遵命,主人!”稚嫩空灵的童音荡漾在脑海中,其间的坚定让人不由动容。

    血色符文散发的光芒骤然一亮,它迤逦着长长的尾巴,颤巍巍地印贴在了那房门的正上方,如同烙印。

    霎那间,万丈光芒由此升起,刺眼的红光迅速席卷了空间的每一个角落,赤红的猩光瞬间就将之前的红色掩盖了过去。

    围绕在极速旋转的白烛周边的血色罡风蓦地一散,现出鲜红如血的三盏烛台,浑身莹润的光泽犹如血玉,飘逸着点点晶莹的血光呈围绕之势落在法阵中最小的三角形三个顶端上,它们随着法阵旋转着,顶上的一点火光即使在这般情景之下居然也未曾熄灭。

    一股比之前更为狂暴的龙卷风暴自法阵中央盘旋而起,唰地扬起楚瑶的裙角,翻卷呼啸着迅速扩大,猎猎风声震耳欲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自内而外将之前的风墙冲垮吹散,以席卷之姿将这楼层上的烟尘一荡而空。

    楚瑶放下有些疲软麻痹的手臂,皱着眉头用完好的手轻扶着墙壁,翻身背靠着墙壁,阖上眼睛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眉间疲色令人望而生怜。

    无人可见的背光处,那人白皙柔软的掌心上那道狞恶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诡异速度迅速愈合,如果不是顺着手心蜿蜒而下的血迹和地上的斑斑红点,恐怕不会有人相信几秒钟前这平整的手心里曾有过一道深可见骨血流如注的伤口,因为现在那里,连一道疤也不曾留下。

    看着三盏围着她旋转的红烛,想到它们平日里如孩童般上下蹦撞叽里呱啦的活泼性子,楚瑶不由得柔和了眸光,弯起唇角缓声道:“那么,就交给你们了。”

    说完,她便撑起软绵绵的身体,甩了甩有些晕眩的脑袋,她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视线所及一片模糊,白中映红的空间也有些扭曲,让她的胃一阵翻涌,有些恶心。

    看来,失血的影响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她迈开有着些微颤抖的双腿,脚步虚软地向房门走去。

    红光艳艳,美人柔眸潋滟,肤色霞红,犹含春水,浅浅一笑间,尽显倾城风华。

    这一幕让在场唯三的“活物”瞬间被煞到了!

    三盏烛火的火光摇摆的弧度微妙地一顿,随即更加疯狂地摇曳起来,整个烛身似乎也更红了些,法阵的光芒霎时大亮,一分为三层法阵。

    第一层法阵始终踩在楚瑶的脚下,直至其进入房间方才停滞门前,旋转着竖起一道小小的风墙拒绝任何人的接近。第二层法阵流动着宛如实质的光芒旋转着扩大,亮起一道光柱将这一角空间笼罩其中,构造幻像,让这一切从外面看来毫无异状。第三层法阵没入地面不断扩大,直至将这整个楼层笼罩在内,光芒黯淡下来,整个楼层寂静无声,恍如无异。

    “啪嗒”一声落锁,黑暗的房间里,看不清面目的女孩背贴着房门无力地滑坐在地,曲起双腿,双手抱膝将脸埋进臂弯里,双肩隐忍地轻轻颤抖着。她双手紧紧地揪着裤腿,指尖泛白。

    千万,千万不能让人进来……

    仿佛感受到女孩潜意识里的不安,黑暗的走廊尽头星点火光晃悠一闪,无人听到的声音在虚空中回响:吾等以生命之火起誓,誓死捍卫主人之命,绝不令任何人惊扰主人,如不能就,火灭之!

    生命之烛,燃火为命,火盛,则意腾;火灭,则烛消。

    以火起誓,只为换她心安。

    黑暗的房间中,女孩紧绷的身体倏然放松下来,紧揪着裤腿的指尖微微一松。她从臂弯里微抬起头,仅露出一双水光潋滟的碧眸,眼波流转间,媚态横生。

    不能让人进来,吗?

    庞然的气势腾然而起,黑暗中传来灯泡爆破的声响,玻璃也以不同寻常的频率震颤着,墙角的灰尘扑欶而下,女孩翠碧色的眼眸中划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转瞬即逝。

    “嗯?”一楼,拉着行李箱走入大厅侧门的楚岚疑惑抬头,隔着楼层看着虚空中的某处,蹙了蹙眉。

    刚刚,那一瞬间的心悸,是什么?

    她抬手抚了抚胸口,心中有些不安。

    已经走入走廊的楚昭同样拉着一个行李箱,她嫌弃地皱着眉头看着地面上一层厚厚的尘土,心中不由得对楚瑶生出几分怨念。

    “诶,你说,瑶瑶是不是算准了我们会因为行李而住在一楼,才将这里搅得乱七八糟的啊,”她嘟着嘴拖长了声音怨念道,下意识地忽略了这一切也有她很大一份的功劳,“啊啊,瑶瑶原本的房间也不能住了,我本来还很喜欢瑶瑶房间里那散发着淡淡馨香的软绵绵的被子的!现在又要收拾东西又要打扫房间的,好烦呐!”

    她烦躁地抓着头,等了许久也不见楚岚回应,回头一看,登时恼火:“楚小岚,我和你说话呢!你在走什么神?”

    “哦,哦!来了!”楚岚瞬间回神,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快步追上已经转身走起的楚昭。

    她回头再看了一眼之前看着的方向,那上面,好像是那个奇怪的地方。

    那条,怎么也走不完的漆黑走廊……

    条,怎么也走不完的漆黑走廊……

    公寓的阴影处,走出一道欣长的身影。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紧身劲装,面戴半边银色狐狸面具的男子。黑色的布料贴身勾勒出他劲健的身体线条,笔直的双腿蕴含着不容置疑的爆发力,整个人犹如一头黑色的猎豹,不动则已,动若雷霆!

    他微微扬起头,及颈的碎发犹如墨染,银色的面具无甚修饰,只在眼睛处用红线勾出上挑的眼线,露出的一双凤眸黑如点漆,深若幽潭,却又泛着如玉般的温润,说不出的温柔雅致。

    这是一个极致矛盾的男子,优雅而魅惑,温润却危险,矛盾得,诱人沉沦。

    “生命之烛?还真是大手笔啊!”他抬起手轻抚着下巴,曲起手指缓缓摩挲着线条完美的性感薄唇,做思索状。

    那是一只很好看的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如同上好的羊脂玉雕琢而成,映衬着那透着淡粉的薄唇,分外惑人。

    “呵!”他蓦地发出一声轻笑,声音清朗磁性,如同潺潺流水,淌入深渊。他的嘴角弯起一抹兴味的微笑,抬手抚上左侧脸上那一道拇指大小的划痕,伤口不深,切口平整,不见一丝鲜血。

    最后看了一眼那栋公寓的第三层,他退后一步隐入黑暗,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