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算计

    更新时间:2017-05-05 22:33:10本章字数:2733字

    次日清晨,熹微的阳光从破碎的窗帘投射到布满尘土的地板上,被空气中悬浮的尘埃混淆得格外朦胧,映得一室亮堂。

    这个房间不大,却因为只有一张单人床而显得格外空旷,白色的床单被下隆起一个大包,勾勒出一个蜷缩着的人形。

    雪白的天花板和四面的墙壁寸寸凹陷龟裂,露出黑色的墙体,白色的墙漆片片脱落,风风扬扬撒了一地,顶上的白炽灯已经炸碎,只留下钨丝时不时地闪过一丝电火花,发出“兹兹”的轻响。

    “嗯……”一声轻吟,白色薄被下的人微微缩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床单猛地被整个儿掀开,底下的女孩腾地翻身坐起。

    身上的黑裙破碎及膝,一双光洁的长腿平摊在床上,肩部和侧腹大片白嫩的肌肤裸露在外,她环视四周,眼中快速地划过一丝诧异,随即抬起一只手插进额发遮住了她脸上的表情,阴影遮蔽之下,晦暗莫测的目光落在那摊开在腿上的白嫩手心,那里,唯剩血红。

    “呵!居然没有毁掉吗?”良久,她发出一声嗤笑,绯红的唇瓣弯起的弧度极尽讽刺,却又带着难言的苦涩。

    晨曦熹微,金尘纷扬,白床黑影,唯剩寂寥。

    “瑶瑶,又要出去啊?”

    玄关外,楚岚看着一身黑色紧身衣的楚瑶,温声笑问。

    其实,不用问她已知晓楚瑶是绝不会搭理她的。

    然而,当日她与小昭死皮赖脸地赖在楚家的日子距今已有将近三个星期的时间,可在这期间,不论她们怎么献媚讨好,瑶瑶却始终油盐不进,对她们视若无睹,每天早出晚归地出任务,每到午夜才带着一身血腥味回房沐浴,期间面对她们的问候亦是一言不发。

    说句实话,她是对楚瑶的油盐不进有些气愤,也有些气馁,但是,这终抵不过她们二人对楚瑶的疼惜,只要一想到瑶瑶变成现今这般模样也有她们的一份责任,便只余满心的愧疚与悔恨。

    正如小昭所说的:“这是我们欠瑶瑶的,一切,都是我们咎由自取。”

    是的,一切都是她们的咎由自取,所以她们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怨恨。

    想到这里,楚岚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温柔体贴,“那你今晚什么时候回来?要准备晚饭吗?还是给你热微波炉里?”她笑得温婉,嘴中却噼里啪啦的一顿说,果然不负管家婆的威名!

    楚瑶整理枪械的手一顿,盖好黑色长条箱子之后就将其背到背上,披上披风,便将她整个身影都掩盖。

    “瑶瑶!”

    楚瑶的脚步一顿,却并不回头。

    楚岚的嘴巴张了又张,最终却只是闭上了嘴,什么也没说,她看着楚瑶停顿的身影,如水明眸泛起一抹暖色,弯了眉眼笑得明媚,“没什么,你路上小心,晚上早点回家。”

    楚瑶背对着楚岚,虽是看不见她的表情,却能轻易发现她话语中的包容与宠溺。本就不美妙的心情变得愈加烦躁,她蹙着眉头,脚尖在地上踮了踮,无意识地嘟了嘟嘴唇,猛地随手甩上了房门,发出“砰”的一声巨响,连走神的楚瑶都给吓了一跳。

    想到贴近房门站着的楚岚,楚瑶有些懊恼地抿了抿唇,脚尖在地上狠狠地一碾,身形一闪便没了踪影。

    房内,楚岚并没有如楚瑶所想的受到惊吓,她保持着愉悦的笑容,盯着房门的眼睛都笑成了月牙,似乎心情很是愉悦,看着却着实怪异的很。

    至少在刚起床的楚昭看来很是怪异,她衣冠不整地踱到楚岚身前,看她还是那副傻样,却也没见她能把房门盯出花来,便伸手在她面前晃了又晃,轻声问道:“喂……醒醒,你是梦游了吗?要不再去睡会?”

    楚岚却并不理她,抬手将快要糊到面前的爪子拍掉,转身踏着轻快的步伐向厨房走去,嘴里一个劲儿地念叨着:“瑶瑶她那是害羞了吗?真可爱!嗯,回头得找个记事本记下,五月十二日瑶瑶羞愤甩门,这可真是不错……”

    刚想她脑子有病的楚昭耳尖地听见她的念叨,瞬间什么也顾不上了,“什么?你说瑶瑶害羞了!天哪!你怎么不叫醒我?瑶瑶害羞的模样我已经八年没看见了,现在想想觉得心都给融化了,你怎么能够不叫上我呢?也太不讲义气了!”

    奈何楚岚并未听她的念叨,权当是耳旁风,算计好心中的事情后,她便开始谋划今天的生计,“嗯……今天吃什么好呢?土豆焖小鸡?红烧狮子头?好像都挺不错呀……”

    “喂喂,楚小岚你别无视我呀你!”楚昭赶紧追上楚岚,双手横放挡在她的面前,“喂,楚小岚你刚刚是不是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别告诉我你没有,就你那奸诈的表情,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我!”她挑着眉头,冲楚岚笑得一脸得意,“说说,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啊嗯?”她嘴角挂着奸笑,冲楚岚挤眉弄眼的,那神态怎一个猥琐了得?

    许是觉得太过伤眼了,楚岚一巴掌将她的贱脸拍开老远,来了个眼不见为净,只说道:“时机未到,吃完饭再说。”

    可以楚昭的性子哪里能肯?她立即就如狗皮膏药般黏了上去,不依不饶地追问道:“有什么不能现在说,非要等到吃完饭?我不管,你说嘛说嘛……”

    面对楚昭的死搅蛮缠,楚岚采取了一贯的无视政策,她抬头看看从窗口透出的熹微暖阳,眯眼笑道:“真是个出行的好天气。”

    “楚小岚,你就告诉我嘛!告诉我有什么关系嘛楚小岚……”

    “嗯!今天就吃火锅庆祝一下好了!”

    “楚小……嗯?庆祝什么?”

    “咔嚓”一声轻响,房门被自外打开,楚瑶带着一身的疲惫和淡淡的血腥味回到家中,背后昏黄的路灯照亮她黑色的身影,铺洒在暗色的地毯上,只留下淡淡的剪影,尤显寂寥。

    望着这一室的安宁和与身后暗夜相溶的黑暗,耳旁传来家里老式挂钟的钟鸣,在黑暗中俞显空旷的房间之中回荡,一声又一声,直响了三下方才停顿,楚瑶轻轻抿了抿唇,绷着脸跨进房门,在她踏进客厅的时候,厅堂天花板上的嵌入式白炽灯却突地亮起,在一瞬间的精神紧绷之后,楚瑶都不曾发现,她在发现厅中二人时精神上的松懈与安心。

    “瑶瑶,回来了?啊……”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睡衣窝在沙发上的楚昭一脸困顿地揉着眼睛,她以手掩唇打了个哈欠,眼角泌出几滴泪珠挂在长长的眼睫毛之上,一双水灵的眼睛显得有些朦胧,她看着楚瑶,一双眼睛眯得都快看不见了,可见她刚刚应该是在沙发上睡了一觉。

    “今天怎么这么晚啊?困死我了,不行,我先上去睡了。”她摆了摆手,伸着懒腰一步步走进漆黑的走廊,步向她的房间。

    “瑶瑶,欢迎回家。”开完灯的楚岚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在这漆黑的夜里却似乎散发着太阳也无法比拟的温度,暖人心脾

    等不到回答的楚岚习以为常地笑着,却发现楚瑶此次的沉默似乎与常不同。顺着她的视线,最终胶着在楚昭消失的拐角处……

    楚岚的眸中蓦然窜过一丝幽光,唇角的笑意愈发的意味深长,她看着楚瑶,眯眼一笑,道:“小昭她啊,明明困得要死,却坚持说要等你回来,说这样才有一家人的感觉,她想要给你家的温暖,很恶心对吧?”她却是笑得温良,温婉若水,明净透彻,言辞间的无奈与宠溺,却是羡煞旁人。

    楚瑶的眸光霎时一颤,虽是立即垂眸意图掩饰过去,却是一丝不落地落入了一直观察她的楚岚眼中。

    楚岚在心里满意地点点头,面上笑得愈加温婉和美,“夜深了,你也早些休息吧,晚安。”说完,她也打了个呵欠,目光有意无意地瞥向楚瑶,果见她撇过头去,虽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楚岚也心情大好地收回目光,就差哼着歌踢着小碎步来展现她的好心情了。

    时机,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