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左司令的真面目

    更新时间:2017-05-11 08:23:35本章字数:2841字

    “你不是想看看我的风属性能力有多强吗?”楚瑶看着不远处的单方面屠杀,杀戮者也渐显颓势,而那些黑衣杀手明显也注意到了这点,看准时机在她的身上留下数道血淋淋的伤口,让她的处境愈加艰难。楚瑶按下身旁后知后觉想要冲上去帮忙杀敌的白面女孩无霜,神色不动,语气淡淡,“虽然不知道你为何对我抱有莫名的敌意,但我不介意让你看看你我之间的差距。”

    无霜猛然回头,死死地盯着面无表情的楚瑶,可不论她的目光如何尖锐,楚瑶始终不动声色,渐渐地,她的目光中多出了几分挫败,几分释然,原本缭绕眸中的嫉妒与不甘逐渐淡去,更添几许拜服。

    眼角瞥见她眸色变化的楚瑶心情愉悦不少,连带着看“助纣为虐”的某人也顺眼不少。

    楚瑶静静地看着,突然,她猛然一个下蹲,以手撑地,身体一个翻转,长腿贴地一个扫风腿对着战斗一方狠狠扫了过去,一道弧形的青色风刃脱腿而出,薄薄的贴着地面急速飞进,越扩越大,所到之处,风刃两侧激起尘埃片片,转瞬之间,便到了众人面前!

    正在躲避攻击的无魅耳朵一动,还来不及回头,几经生死锻炼出来的危机感促使她第一时间就破开空间进行逃逸,即使因此手臂被划了一刀也无力顾及。

    而那道风刃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如摩西分海般直直切入人群,反应敏锐的尚能逃过一劫,多是反应不及或无处躲藏的人被生生削成两半,鲜血喷洒了一地。

    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

    而在风刃发出的同一时间,楚瑶旋身跃起的同时五指一张,原本直插在地的巨大风刀瞬间细化,变成一道柔软轻盈的青色绫带飞至楚瑶手中。

    楚瑶一手握住自动缠绕在她手腕上的青色绫带,甫一着地,便又飞身跃起,手持青绫在空中旋身舞动。

    那轻舞空中之人,身轻若羽,身姿曼妙,青丝飞扬,青绫旋舞,掀起淡青风浪缭绕周身,犹如绽放于空的青色花苞,美中却带着人所不知的危险,将地上袭来的各色攻击阻挡在外。

    楚瑶抬臂一甩,手中青绫脱手而出,瞬间便以一化九,如一个巨大的藤球般席卷着狂暴的飓风呼啸而去。

    头顶的云朵扭曲如旋,耳畔狂风呼啸,远方森林的树冠枝叶也随之舞动,巨大的飓风球呼啸着旋转着,青色的绫带缭绕周边,所到之处,芳草倾倒,人影飞扬,有些人直接被卷入其中,被其间无所不在的锐利风刃切成碎片,连一丝毫发也不留。

    楚瑶立于半空,素手轻摆,地上那飓风便也随着时而向东,时而向西,时而在原地打了个旋儿,收割性命无数。

    末了,楚瑶指尖一动,那青绫围着飓风球打了几个转儿,便乖顺地回到了她的手中,而那飓风球,也似拔了牙的老虎般,渐渐消停下来,最终在原地打了个转儿,忽的从中化开,化作缕缕清风消逸于天地间,留下一地的残肢断骸,鲜血将这土地也染成了暗红色,风一吹过,便带着令人难以忍受的血腥气息。

    整个过程说来话长,其实不过短短的几息之间,近千人马便被尽数消灭,连还手的余力也无。

    秒杀!这才是完完全全的秒杀!

    无霜张了张嘴,几经开阖,最终也只是干涩地说:“好、好厉害……”

    “嘶--”楚昭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幸得楚岚提醒,才及时收敛了声音。她捂着嘴巴,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切,“怎么会?瑶瑶怎么好像又变强了,前些日子和我打的时候好像还没这么强啊!”

    楚岚蹙着眉头摇了摇头,她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怎么会突然实力就增强这么多呢?

    围观人等尽皆目瞪口呆,而觉察危机已过,才从几百米外破开空间赶回来的无魅却是暴怒了。

    她身形一闪,转瞬便已来到已经降落地面的楚瑶身前,伸手欲拽她的前襟,不料楚瑶却早有预料,动作更快地向后飞退,瞬间便到了五步开外,留下一串黑色残影。

    无魅却并不罢休,身形一转便到了楚瑶身后,楚瑶站在原地并不动弹,只在对方拳头袭来之时亮出一面冰晶雕筑的盾牌,无论对方出现在何处,她都仿佛能预知般瞬间在最准确的方位竖起一个屏障,完美地挡住对方的进攻。

    两人的动作极快,不过瞬息,便已过了数十招。

    “你犯规!”

    最终,还是无魅坚持不下去了。她本来就旧伤未愈,实力锐减,再加上方才的战斗消耗了她太多的精力,能这么和楚瑶打闹,不过是凭着一口恶气和楚瑶的退让才能坚持这么些时间,不然,她估计早趴下了。

    然而,尽管如此,该出的气还是得出!

    瘫坐在地上大喘气的无魅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来扔到一边,露出一张无比可爱的包子脸。

    她长相清秀可爱,不常见光的脸蛋白白嫩嫩的,大大水水的眼睛,长长卷卷的睫毛,小巧可爱的琼鼻,粉粉嫩嫩的小嘴,还有娇小纤细的身材,整个人看上去就如一个十四五岁的可爱少女,精致可爱得不可思议。

    她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不动如山的楚瑶,水灵灵的眼中流露出有如实质的控诉,“你无情!”

    楚瑶看着远方碧蓝一片的天空,瞅也不瞅她一眼。

    “你冷酷无情无情无义!”无魅泄愤地蹂躏着地上无辜的青草,连嘴都撅了起来。

    “那、那个……前辈?”一旁原本深陷震惊而刚回过神来的无霜又懵了。

    谁来告诉她,眼前这在赌气撒娇的幼稚的小屁孩不是她家英明神武狠辣果决手段超绝的左司令大人啊!不是!

    “黑猫……前辈?”求助无门的她只好将求解的目光投向楚瑶。

    “没事,这不过是某个老女人平日里憋久了,所以每到力竭之时总会暴露出她急于隐藏的本性,如此而已。”楚瑶说的云淡风轻,很显然,这种状况,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遇见了。

    楚瑶的话刚说完,原本专注于拔草的无魅立时瞪了过来。

    “不要这么看着我,我会以为你在向我撒娇的,”楚瑶又将头转开,不去看她,同时声音淡淡传来,“要知道,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婆向我撒娇,我只要一想就觉得很恐怖,这会令我很困扰,懂吗?”

    无魅的小嘴开了又合,合了又张,无奈现在智商直线下降的她根本想不出什么话来回击楚瑶,这一时,可就要把她气哭了!

    无霜一见在无魅眼睛里打转的泪珠,立时就心疼了,赶紧拿好她先前丢掉的黑色面具,到她跟前细声细气地哄道:“来,前辈,我们把面具戴上,然后回家了哦。”

    不知不觉间,她竟也将无魅当孩子来哄,若是她知道无魅在清醒之后回想此事后会有的反应,不知还敢不敢如此心平气和地哄她?

    楚瑶以手扶额,在心中为无知的无霜姑娘默哀。

    “不要!闷!”无魅一手将无霜递上的面具拍掉,转过身拿屁股对着她们。

    在无霜哭笑不得又不知如何是好之时,楚瑶一步上前,抬手一个手刀便将无魅击晕在地。

    “让她睡一觉,醒来就好了。”楚瑶将昏睡的左司令扔进无霜的怀里,开口打断了她未出口的话,“另外,跟阁主说一声,这几天,我就不去阁里凑热闹了,他的帐,我迟早会去算!”

    楚瑶面色冷峻。

    敢拿她作筏子,就要有被宰的觉悟!

    楚瑶在心里哼了一声,足尖轻点,纵身飞向被鲜血残骸染成暗红的地方,伸手将没入衣领的项链吊坠拉了出来,却不慎拉出了另外一条,那是一个勾玉状的吊坠,呈玄色,似玉非玉,温润饱满。

    丛林深处的树冠忽的发出树叶摩擦的声响,惊得楚岚立即回头看去,却什么也没发现。

    这方,楚瑶也是一惊,立即将勾玉链坠放回衣中,重新拿出另外一条,这条链坠上坠着的则是一个拇指大小的扁平小瓷瓶,瓷白如玉,上面刻着花鸟图,寥寥几笔便勾勒出其独有的神韵,栩栩如生。

    悬浮至地面上空,楚瑶将瓶塞打开,微微倾斜向外倾倒出一小滴乳白色的液体。

    那滴乳白色的液体随着地心引力的作用落到脏污不堪的土地上,瞬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