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勾玉

    更新时间:2017-05-13 08:25:31本章字数:2976字

    在那之后的几天,楚瑶在出任务的期间总会感觉身后有人跟随,却又遍寻不得其踪,这让楚瑶一连几天周身都低气压。

    虽然对方并没有做什么,然而那种行踪被别人牢牢掌控却又奈他不得的感觉实在是令人恼火!

    本来于高楼间飞速跳跃的楚瑶猛然停住脚步回过头来,她站得直直的,一双碧泠泠的眸子冷若冰霜,在附近的建筑物上、树上、地上、甚至天上都扫视了个遍,然而却还是一无所获。

    只恨对方隐藏气息的能力太强了!

    楚瑶恨恨咬牙,清冽的眸中闪过一点凶光,一丝气恼,她攥紧拳头咬了咬唇,狠狠瞪了一眼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似乎将之当成了不知藏于何处的人,最后脚尖在楼顶的水泥地板上狠狠一碾,便转身不见了踪影。

    不久,不远处的大树树冠微微一抖,隐于其中的男子无奈扶额,自言自语道:“刚刚还以为被发现了呢,虚惊一场,不过……”想起那女孩离去前的眼神,那乌漆一片的可怕脸色,男子又是一叹。

    那眼神,就仿佛在说:跟踪狂,你给我等着,不要让我抓到你!

    那眼神的意味实在浅显易懂了,连让他想装作看不懂都不行!

    男子抚着自己脸上的白狐面具,垂下眼眸。

    因为这张脸,有多少女人前仆后继地投怀送抱,他可从没想过自己会沦落到当“跟踪狂”还被人嫌弃的地步。

    可惜祖训不可违啊。

    男子在粗大的枝桠上纵身躺下,长腿伸直交相叠放,双手交握枕于发下,闭上眼睛喃喃道:“今天就这样吧,真是个睡觉的好天气……”

    晌午的阳光透过树隙亲吻着他的脸颊,斑驳了光阴。

    同一时间,无心任务而早归家中的楚瑶躺在床上,对着窗外的阳光看着手中的勾玉链坠,勾玉微微晃动,带着阳光点滴闪烁,晃得人眼晕。

    少顷,楚瑶一把将勾玉攥回手中,侧躺着将拳头置于胸前,她微微闭上眼睛,精致的侧脸弧度优美,雪肤红唇,羽睫长长微微扑闪,乌黑柔顺的长发散落在白色的床单上,黑与白的映衬,分外美丽。

    是你吗?白狐。

    她攥紧手中的勾玉,身子也跟着微微蜷缩,连手掌被硌得刺痛也顾不得。

    可是如果是你,又为什么会是这般反应?

    这般,不情不愿的反应……

    不知不觉间,楚瑶睡着了,她的嘴唇微微翕动着,似乎在呼唤着什么,却不发出一丝声响……

    “啊啊,你说这些东西得搬到什么时候啊?”

    这一日,楚瑶如同往常一样换好衣服走下楼来,远远的就听见楚昭的抱怨声在空旷的走廊里回响,是从大厅里传来的。

    这栋公寓远比从外面看到的要大得多,从玄关进入便是客厅,厅中有一间卧室,两方侧门,右方玻璃门隔开的即为厨房,左边连通走廊,上楼的楼梯便设在走廊的中央。

    这房子是那个老头子给的,建造时似乎融合了少许液化石,因而十分坚韧。

    顾名思义,液化石乃液体化的石头,色泽黝黑,溶液粘稠。

    它由炼金术士从众多矿石中炼取提纯,是上好的建筑材料,却也异常难得。通常,几十吨矿石中也就只能提取出将近十克的液化石,这还与那炼金术士本人的能力高低相挂钩的,技艺精湛的炼金术士提炼的液化石品质高盛,而成品愈是精纯,其稳固效果俞好。

    也就只有那个老头才会败家到舍得用这种东西来建造房子给她住,这要是让用尽心机满打满算才从老头那里得到巴掌大小的一小瓶液化石就乐颠颠地把它拿来建造宫殿的莫震闫知道了,难免不会将他气得再活过来一次。

    毕竟,为了得到这东西,他曾经可是被狠狠宰了一顿的。

    再一想来,这地底也该是埋有一方具有迷惑性质的结界石,否则以这房子这般迥异的高度出现在住房区里又怎么不会引来关注?

    楚瑶抿了抿唇,转头看向这方走廊的尽头。

    走廊上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盏壁灯,明亮的灯光照亮这廊里遍布的灰尘,空气中漂浮的颗粒模糊一片,一间间紧闭的房门前都积攒着厚厚的尘土,唯有最后一间房前被明显地清理出了一片空地,现出本来干净的地面。

    很显然的,这几个星期楚岚楚昭就是将就着在那儿住下了。

    这段时间,她都不曾搭理过那两人,也不曾关注过她们的居处。早出晚归的,只将自己掩埋在任务中,用繁重的任务来麻痹自己,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回来了也是呆在房间了,平复体内因暴涨而尚且不稳的元素法力。

    她给予两人彻彻底底的无视,也就只想让她们知难而退,不再纠缠于她,却不想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两人却是没有丝毫退意。

    每日准时出现在房间门口的热腾腾的饭菜,浴室中备好的她的衣物,温度适宜的热水,乃至每日雷打不动的问候,睡前的等待,只为道声晚安,即使是对着自己的冷脸两人也是笑容满面,温情款款。

    她们的怀柔政策,不得不说,她很受用。

    她不怕腥风血雨的残暴,就怕这润物无声的温柔,害怕着却也贪恋着,渴望着,她不知道再继续下去,她还能不能坚定地不动摇,不会忍不住,将她们拖入她的世界。

    想到自小养尊处优,被娇惯着长大的两人委屈自己住在这脏乱的方寸之地,楚瑶心里满是复杂,但无法否认的是,她心中泛起的丝丝甜蜜。

    她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她们不计较她杀了莫震闫,不计较她当年的不告而别和之后的音讯全无,不计较她再见时候的敌意与隐瞒,甚至不计较她的一切,只有对她满心的包容与宠溺,信任与放纵,就是遭到了她极其恶劣的对待,也始终如一。

    这一切的一切,都似一张柔情的大网,几乎要将她笼络在内,让她甘愿被俘。

    可是,她们这又是何苦呢?她又何德何能值得她们如此呢?

    改姓也好,屈就也罢,她们不过是幼时玩伴,却也相处不久,她们又为什么要对她执着到这种地步?就那么保持原状,留给彼此相适的距离,井水不犯河水,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来打破粉饰的太平?为什么要来动摇岌岌可危的平衡?为什么一定要来打破她强装的镇定?

    岁月蹉跎,情深源长,不过是童话,再深的感情经过时间洪流的冲刷又能剩下什么呢?

    更何况,她……

    心头猛地传来一阵心悸,痛得楚瑶蓦地弯下腰一手扶住楼梯的扶手才能勉强站得住脚,她紧揪着胸口的衣物,脸色一片惨白。

    她回过神来,感觉到周遭有些躁动的元素力量,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她连忙深吸几口气,平复了一下起伏过大的情绪,感受到逐渐安分下来恢复正常的元素,这才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她站直身子,伸手理了理被揪得有些凌乱的领口,若无其事地抬步走向客厅。

    刚刚那是,警告吗?

    而在客厅中的两人听到细微的脚步声抬头看去,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画面。

    美人眉目妍丽,身形修长,微曲的臂弯里挂着一件墨蓝色的外套,微垂着头整理着领口缓缓走来,清冷的气息缭绕周身。

    她长长的乌发高高束起扎在脑后,垂至腰间,白色的立领衬衫规规矩矩地扣到最上面的一颗纽扣,纤长的手指绕着一条黑色细带在领口轻轻地一勾一带,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就此扎成,两条长长的细带垂至饱满丰盈的胸前,白色的布料勾勒出的柳腰不盈一握,下着墨蓝色的及膝百褶裙,条条白线绘出方格,随着她的走动轻微摇摆,优美的长腿蹬着一双黑色短靴。

    一身英伦风的学生校服偏生被她穿出了一种禁欲的优雅,十足惑人!

    偌大的客厅里一时无声。

    “哇哦!瑶瑶,你这身真是太美了!”打破沉静的是楚昭的一声高呼。

    楚瑶的手一顿,抬头看向两人,顿时瞳孔又是一阵收缩。

    她们两个,和她穿着同样的校服!

    不得不说,一件衣服是否雅观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穿衣服的人是否有足够的气场穿出自己的特色,不同的人穿一样的衣服真的会穿出不同的气质。

    而在这里的三个人,就是最好的证据!

    穿在楚瑶身上禁欲感十足的衣服到了另外两个人的身上就给穿出了完全不同的感觉。

    将微卷的长发撩起一部分,用一个黑色发夹别在耳侧,楚岚将墨蓝色的校服规规矩矩地穿着,连外套也不例外,衬着她脸上始终含着的温和笑意,尽显温婉的大方。

    而楚昭依旧是卷发披肩,只将衬衫的最上面的两个扣子打开,让领口微微敞开着,微微一笑间,甜美的诱惑却是表露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