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释然与接受

    更新时间:2017-05-14 08:26:18本章字数:2864字

    “嗯,确实很美。”楚岚点头赞叹道,看着眉目清冷的楚瑶笑弯了眼,“这么一个禁欲的美人,这下子依鲁学院那些男孩子又有得疯狂了。”

    那些女孩估计也有得疯狂了。

    这句话她没说出来,只是拿着扫帚和畚斗将地上清扫出来的尘土清理掉,心里有些幸灾乐祸。

    而楚瑶在那一瞬间的失态后就调整了过来,听到楚岚的话,她轻哼一声,撇撇嘴不置可否,自顾自地拿起臂弯里的校服外套穿上,心说你们这感慨的是我呢,还是你们自己?未免把自己摘得太过干净了!

    这般孩子气的举动,若是往常,她是决计做不出来的,可是不论是楚岚楚昭的不请自来,分毫不让的强势宣言,之后的委屈屈就和那不含杂质的包容与怜爱,都让楚瑶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与眷恋,就是她心里再如何告诫自己不能接受,不能动摇,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她的心中,楚岚和楚昭确实刻印下了独属于她们的印记。

    她们以极其强势的方式进驻楚瑶的领地,打乱了她的生活节奏,搅乱了她本该平静无波的心湖,并且企图再次撬开她紧闭的心门。虽然遭到了楚瑶一定的反抗,但她们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她们预期的目的,否则,以她们的所作所为,当天就该被楚瑶直接扫地出门,而不是放任她们入驻她的领地。

    说到底,不过是楚瑶心软了,她动摇了。

    人非草木,安能无情?

    面对对她有所企图的人,她可以毫不犹豫地刀剑相向,眼也不眨地将之斩杀,可是,若是全心全意对她好的人,她却是无论如何都下不了手的。

    见多了曾经的好友甚至所谓的亲人为了一份利益便可拔剑相向,背后捅刀,玩得不亦乐乎,而如今遇到这么一份难得的真情,有这么真心为她好的人,如此纯粹,所以就算她不能接受,却也分外珍惜,不忍伤之一毫。

    或者说,正因为她的无法接受,她才更为珍惜,因为不知何时,这一切,终将消失。

    而也正因为见惯了人心的险恶,人性的贪婪残酷,所以她对于恶意的感知犹为敏锐,而这两个人,她一直能够感觉得到,她们,是真心于她,不带丝毫恶意的,唯有满满的,如泉水般汨汨而流的温柔。

    更何况,楚瑶也并非是真正的冷心冷情,她的心很柔软,只是鲜少展现于人前;她的感情很淡薄,只是因为将那有限的感情全都给了她所在意的人。

    至于无关人等,又与她何干?

    而正因为她心中对亲情的渴望,对温暖的贪恋,让她潜意识里放纵了自己。

    就一点,就一点,就让她再偷一点儿温暖,放任自己一次,就一次。

    她很眷恋,眷恋这偷来的温暖。

    而有着这般想法的楚瑶,平日里的举动自然也就带出了些许不自觉的亲昵,不由自主的在意。

    说到底,她还是自私了,一方面想要将她们推远,让她们免除被伤害的危险,另一方面却又眷恋着她们给予的温暖,可是,她却无法制止自己的渴望,更准确点来说,是她,不想制止……

    楚瑶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却在抬头的一瞬间,看到那两人的笑容,如那温暖明媚的阳光,一瞬间暖到了心坎里。

    她突然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什么顾忌,什么伤害,全都见鬼去吧!想要,那就去得到它!什么时候她会是这种对于自己送上门来的东西,还死命地往外推的人?

    更何况,她又不是没给过她们逃离的机会,那次屠杀,便是给她们的最后通牒:若是害怕了,后悔了,想要逃离,就趁现在。

    而既然她们胆敢来招惹她,试图闯入她的世界,那就如她们所愿!让她们带着她们的世界,与她,一共沉沦!

    楚瑶暗中抿了抿唇,有些不自在地眨了眨眼。

    大不了……大不了她保护她们就是,再说,她也相信,既然她们有胆子来招惹她,必然有着自保的能力,在她的身边会遇到什么都是未知的,相信她们也是做足了心理准备的吧!

    那么,她是不是也应该,试着一点点,一点点地接受她们呢?

    “你们,也要去依鲁学院上学?”楚瑶将一个圆形的黑色胸章别到胸前,微垂着眸子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啊!原来你也是要去依鲁学院上学啊!那以后我们可就是同学了,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同班呢!”楚昭欢呼一声,假公济私地甩掉手上的扫帚,跑到楚瑶身边一句一个巧合,一口一个缘分,说得好像她们的“姻缘天注定”似的,实则只是在光明正大地偷懒不干活!

    楚岚抬头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无奈地低头自己干活,心中对楚昭报以十二万分的鄙夷:你丫的敢说之前她们不是将瑶瑶的消息调查清楚了才去报的名,同班什么的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儿?还装!

    看着偌大的客厅中厨房一面清出来的一角干净的空间,还有堆积在角落里硕大的石块和成堆的尘土,楚瑶的眸光微微一闪。

    她们,莫不是打算就这么清理这狼藉一片的客厅吧?

    扫了一眼大厅中大大小小的石块和厚及脚踝的尘土,楚瑶垂头轻轻一咳,眼睫上下一眨,心里难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也是她太过冲动造成的:“既然你们也要去上学,那还不快走,晚了可要迟到了。”

    她的话一出口,大厅里一片寂静。

    楚昭住了嘴,小嘴微张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盯着楚瑶,畚斗与扫帚、地面的摩擦声也不见了,楚岚也是抬起头来,眸中闪过一丝亮光,唇畔的弧度却愈发的温柔腻人。

    在她们的注视下,楚瑶的眸中快速地掠过一丝懊恼和尴尬,莹润的耳垂也蓦地蒙上一抹嫣红,她恼怒地瞪了她们一眼,转身大踏步向玄关走去,“你们不走就算了!”

    那话,怎么听都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楚昭“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着楚瑶愈发快的脚步,朝楚岚眨眨眼,连忙追了上去,“喂,瑶瑶,我没说不去啊!你等等我!”

    楚岚也眨眨眼睛,“唰”地甩掉了手中的扫帚和畚斗,转身拽起沙发上早就收拾好的三个书包,边跑边喊道:“等等我,你们的书包都没拿啊蠢货!”

    “谁要等你啊,笨蛋!”前头蹦蹦跳跳的楚昭回过身来,拖长了声音朝她做了个鬼脸,转头看见前方的身影步履轻盈,青丝摇曳,她晃了一下神,迎着阳光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随即挥舞着手臂追逐着前面的身影而去,扬声笑道:“瑶瑶不要走得那么快嘛!”精致的眉眼弯弯如新月,笑声清灵如泉水叮咚,惊起栖于树梢的鸟儿,羽翅扑打间,那人的眉眼仿佛蒙上了一抹光,璀璨生辉。

    “楚小昭!你最好祈祷你不要让我抓到,否则……”楚岚苦哈哈地背着三个书包,恶狠狠地说道,她轻喘一口气,抬起的眸中却是胜水的温柔,波光潋滟,犹如一汪春水。她看着前方那一抹素影,扬起了少见的灿烂笑容,一滴晶莹的汗珠顺着她的脸颊划下,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楚瑶单手插兜,看似不经意地侧头朝后瞥了一眼,两人灿烂的笑容就此成画刻印心头,她的脚步蓦地一顿,接着就犹如被烫着了般快速地收回视线,垂下头咬着牙低声骂了句:“那两个蠢货,真是……蠢死了!”可是,努力抿直的唇角却总是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她懊恼的一蹙眉,澄澈的碧眸中含着不自知的幸福与满足,在阳光下碎进了点点金光,纯澈美丽得不可方物。

    春日洋洋,白云飘飘,风拂树梢,鸟语而花香。道间三人,其影纤纤,幡然跳动间,交叠一处。

    风,撩起伊人三千青丝交叠缠绕,低头垂眸间,几缕发丝拂过微垂的眼帘,翠碧色的眼中极快地划过一丝异光。

    既然你们如此坚持,我又如此贪恋,那么,就请继续纵容着我吧,我亦会尽自己所能,保护你们不受伤害,即使是我,也不能。

    她昂起头,抬手将拂过面颊的发丝捊到耳后,长长的马尾辫在空中一甩,大踏步向前走去,水泥筑就的街道因阳光蒸腾而显出微白的色泽,亮得有些晃眼,身后两人追逐相依,背影看去一片朦胧。

    至少,在那一刻真正来临之前,就请容许我,稍稍地,稍稍地任性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