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7-04-26 23:01:53本章字数:2087字

    在我的记忆里,爸爸妈妈一直都是相敬如宾,恩爱有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总是吵架,似乎他们的生活里除了吵架就再无其他。

    爸爸开始夜不归宿,也不再管我们,曾经他是那么疼爱我,如今却如此冷漠。妈妈总是哭,她把我搂在怀里,只是哭却不说话,我心里很烦躁。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妈妈,因为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学习成绩开始一落千丈,开始逃学,上课讲话,藐视老师,老师打电话告状。妈妈没有骂我,也没有打我,只是看着我叹气。爸爸却怒气冲冲地跑回家,扇了我一巴掌,说我丢了他的脸。

    我倔强地抬头看着他,没有流一滴眼泪,我不知道自己的倔强从何而来,我只知道我不能示弱,不能在他面前哭。

    那年,我才8岁,一个8岁的孩子,本应该是无忧无虑的,应该在爸爸妈妈怀里撒娇、嬉笑打闹。而我的生活里除了灰暗再无其他,不管做什么我都觉得索然无味。

    渐渐地,对于爸爸妈妈的吵架,甚至打架,我无动于衷,不会再暗自落泪。每次他们吵架完,我都安静地帮妈妈将一片狼藉打扫干净。

    10岁,懵懵懂懂的年纪,我看着妈妈的眼神里多了一些疑问、一些探究。妈妈总是说,果儿,你还小,很多事情你不懂,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了。

    是啊,10岁的我能懂的什么呢,除了逃学、顶撞老师、违反纪律之外我什么都不懂,我也不想懂,大人的世界太复杂。

    忘记有多久没有见到爸爸了,那次他居然回来看我们,我看着他,感觉是那么的陌生。他的眼里亦没有我的存在,他往桌上摔了一笔钱,然后就走了。那一刻,我觉得我的心很凉很凉,我不懂这是为什么。

    后来,他每个月都会回来甩一笔钱给我们,没有任何言语,然后再甩给我们一个后脑勺。每次看他离开的身影我都会有想从楼上往他身上泼一盆水的冲动,事实上我也这么做过。

    11岁那年,一个周末的下午,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爸爸回家了,带着一个妖娆的女人,甩了一份文件给我们。我看到了,上面写着离婚协议书。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爸爸妈妈总是争吵不断,甚至到最后爸爸会夜不归宿。我冷冷地看着他们,当下决定从此不会再叫他爸爸,因为他不配。

    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很年轻,有着姣好的面容,让人嫉妒的身材。她很高傲的看着我和妈妈,犹如一只骄傲的母鸡,她的眼神似乎在向我们宣示着爸爸的所有权已经归她了。

    妈妈呆若木鸡地把协议书看了又看,她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在她的心里应该是很爱很爱爸爸的吧。终于妈妈颤抖着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抱着我嚎啕大哭。

    “好了好了,我们走吧,我一刻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那个女人很不耐烦地催促着,在她眼里我又看到了厌恶这一层含义。

    “知道了。”他看着她的神情很温柔,可是在我眼里却是那么恶心,他看向我,却一脸的不耐烦,“穆小果,收拾好行李,明天我来接你,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你的新妈妈了。”

    “不,我只有一个妈妈,以前只有一个,现在只有一个,将来也只有一个,我不会叫她妈妈的,她不配。我也不会跟你们一起住。”我扬起头果断地拒绝。

    “你……”他被我气的不轻,想过来拉我。

    “你妈妈从明天开始就不会再住在这里了,这房子你爸爸已经收回来了,你的抚养权也归他了,不想跟你妈妈喝西北风就去收拾行李,今天晚上是你跟你妈妈相处的最后一个晚上了,你好好想想吧。”那个女人拉住他,一双柔荑抚着他的胸口,语气里满是风凉。

    “就算跟妈妈露宿街头,沿街乞讨,我也不会跟你们一起住,我觉得恶心。”我咬牙切齿道。

    “真是不知好歹,我还不想跟你一起住呢,你来了,我们的二人世界就不浪漫了。”那个女人斜睨了我一眼,然后就拉着他走了。

    挣开妈妈的手,我冲进浴室接了一盆滚烫的热水,到阳台上等。我们住在五楼,下楼也是要一定时间的。他们出来的那一霎那,整盆热水倾盆而下,那个女人被烫的哇哇乱叫,直跳脚,他也被烫的说不出话来。

    邻居们听到响动也出来看热闹,所有人都对他们指指点点的,没有人来指责我。我得意地看着他们,放下脸盆拍了拍手,以前用冷水泼是便宜你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缓过来,那个女人靠在他的怀里,双肩颤抖,我猜想是哭了吧,诶,真是脆弱,他抬头一脸恶狠狠的表情,似乎想要把我撕扯成碎片。

    妈妈对我的举动也很无奈,却也没说什么,她到浴室洗了把脸就去超市了,回来的时候大包小包的都是吃的。有我最爱的零食。

    晚餐很丰盛,也都是我最爱吃的。这一顿饭的气氛很压抑,好几次想开口讲几个笑话来缓和一下,却不知道该怎么张口。

    妈妈只吃了一点点,就没再吃了,她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神情很满足。只有我自己知道,拼命往嘴里塞食物是为了不让眼泪落下来,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吃妈妈做的饭了,妈妈那么疼我,怎么会舍得让我跟着她一起吃苦呢。可是我的个性她也知道,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倔。

    吃过晚饭,我在房间里玩电脑,没过多久,岳文从门外蹦进来。蹭到我身边看着我玩游戏。

    “果儿,你今天可真是太牛了。”岳文笑嘻嘻的。

    “那是他们该。”想起他们被烫的情景,我的心情一下子好起来。“你妈妈也来了?”

    “是啊,刚吃完晚饭你妈打电话让我们过来。不知道要跟我妈说什么事呢。”岳文兴致突然高了起来,她扒着我的手臂。“果儿,你说你妈要跟我妈说什么事呢?”

    “我怎么会知道哟,我又不是我妈肚子里的蛔虫。”我敷衍道,继续玩游戏,鼻子却酸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