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更新时间:2017-04-26 23:03:18本章字数:2555字

    那天晚上岳文她妈妈在我家待了很久才离开,因为第二天要上课,所以岳文就先回家去了。我也早早的洗洗睡了,不知道妈妈跟阿姨都聊了些什么,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人开门进来把我抱起来,因为家里只有我跟妈妈两个人,所以我也没太在意。

    “果儿,该起床了哦,不然上学要迟到了哦。”怎么会是岳文的声音?

    “文儿,你怎么会在我家里啊?”我从床上爬起来,睡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人,打着哈欠。

    “不是我在你家,是你在我家。我还觉得奇怪呢,你怎么跑我家来了?”岳文哭笑不得。

    “啊?!”我一下子清醒过来,环顾四周,确实是岳文的房间,明明是在自己的房间的啊,怎么跑她家里来了?

    我急忙跑出房间,想要回家看妈妈,妈妈今天不能住在那个家了。

    “果儿,这么急着去哪儿啊?”身后传来岳文妈妈的声音。

    “回家。”我头也不回地应道。

    “果儿。”阿姨赶到门口一把拉住我,温柔地看着我,“果儿,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我家了,以后你跟文儿就真的可以形影不离了,文儿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阿姨,知道吗?”

    “妈,我才是你亲生的誒。”岳文抗议道。

    只是这是什么情况?阿姨为什么这么说?

    “果儿,这是你妈妈给你的信,她昨晚就走了。”阿姨递给我一个信封。

    我看着那封信,很久,终于伸手接过来,我的手不自觉的颤抖,拿出信。

    果儿:

    我最亲爱的女儿,原谅妈妈的不辞而别。我将你托付给云阿姨,她是我大学同学,相信她能够替妈妈照顾好你。

    果儿,妈妈不舍得你跟妈妈一起吃苦,你能够理解妈妈的对吗?你要听云阿姨的话,要乖乖的,做个好宝贝。

    果儿,原谅妈妈不能再陪伴着你,看你长大。你是妈妈最疼爱的宝贝,妈妈永远爱你。

    永远爱你的妈妈

    这封信不长,我却觉得好像用了一辈子看完了它,感觉心里的某个地方空了,用什么都填不满。我没有多想,打开门就要往外冲。

    “果儿,你要哪里去?”云阿姨拉住我,她有些生气了。“你妈妈把我托付给我,我就要对你负责到底,你想找妈妈的心情阿姨可以理解。且不说你现在年纪还小,就算是长大了些,这么莽莽撞撞的,怎么找的到你妈妈?”

    云阿姨的话让我无言以对,她说的没错,我不应该这么莽撞,而且我也不知道妈妈去了哪里。

    “云阿姨,你一定知道我妈妈去了哪里对不对,你告诉我好不好?”我满怀希望地看着她。

    “阿姨不知道你妈妈去了哪里,但是果儿,你要相信你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你的人,虽然她不能再看着你长大。”云阿姨轻轻把我抱在怀里,“果儿,你要好好读书,将来考上了重点大学,你就有更多的能力去找你妈妈了。”

    “真的?你没有骗我?”我抬头看着她精致的脸庞。

    “阿姨怎么会骗你呢。果儿那么爱自己的妈妈,阿姨怎么舍得骗果儿呢。”云阿姨恢复温柔的模样,“好了,现在呢去换衣服洗漱一下,过来吃饭,不然真的要迟到了哦。”

    听了云阿姨的话,我乖乖地去换衣服,然后洗漱吃饭,上学,我不记得我有多久这么听话过了。应该是从开始逃学的那天开始吧,开始顶撞妈妈,无论她说什么我要么不理会要么脾气很坏地对她吼,总是自顾自的。

    从那天开始我又变回了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只是以前落下了太多的功课,学起新的知识总觉得晕头转向,找不着北。

    岳文不一样,她一直都是尖子生,老师同学都很喜欢她。同学们总是跟她很要好,每次我走过去想知道她们在说什么笑的那么开心,可是她们看到我走过去便一哄而散,虽然心里很失落,可是好强的我也不愿低头向她们示弱。

    每次下课岳文都会过来跟我说话,我总是听她讲,我没应她她也不恼,她是懂我的。听她讲着从同学们那里听来的各种事情,我却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因为我觉得听她们亲口跟我讲会比岳文的转述,听起来那种感觉应该会更好。

    老师们都看到我的变化,他们重新关注我,每次上课有问题都会提问我,可是我总是支支吾吾地回答不出来,同学们总是笑话我,老师批评过他们,可是一点用都没有。放学回家后,岳文会先给我补习以前的课程,她总是夸我,鼓励我。

    “果儿,你很聪明的,难一点的知识点只要稍微提示一下你就懂了,其他同学都比不上你呢,每次都要跟他们讲解好多遍他们才会懂。”这是岳文说的,说的我都不好意思起来。

    一天下午下课后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同学们都幸灾乐祸,认为我肯定又犯了什么错误才让班主任叫去的。我不理会他们,岳文说过跟他们生气不值得,越生气他们就越高兴。

    “穆小果同学,坐。”班主任指了指他面前的椅子说道。

    我拘谨地坐在凳子上,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穆小果同学,不要紧张,今天叫你来只是想跟你说件事。”班主任看着我的样子笑了笑。“是这样的,你的变化与努力老师都看在眼里了,只是以前你落下不少的课程,我想让各科任老师抽出点时间来帮你补上。”

    我愣愣地看着班主任,不明所以。

    “好了,去上课吧。”还没等我完全反应过来班主任就赶着我上课去了。

    很郁闷的回到教室,刚坐到座位上就有好事者围了过来,趾高气扬地看着我。

    “这狗啊就是改不了吃屎哈,我还以为穆小果同学真的要改头换面,痛改前非了。”说话的是我们班里最漂亮的女生,她家里有钱有势,所以总是有一堆的人跟在她屁股后面跑。我很讨厌她。

    “是啊是啊,人家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咱们哪是高看她穆小果了。”另一个开口说话的是副班长,学习成绩跟岳文不相上下,总是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其他人听了她们两个的话都随声附和。

    “果儿,我怎么觉得耳朵旁有一群苍蝇在嗡嗡嗡的,吵死了。你就不觉得吵吗?”岳文说着还嫌恶的挥了挥手,然后又一脸的无奈。“唉,这夏天到了啊,蚊子苍蝇之类的就特别多,真是讨厌呢,改天带把电蚊拍来,一拍过去能拍死一片呢。你说是吧,果儿?”

    岳文的一席话让这些好事者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变换着颜色,煞是好看。

    “岳文,你竟然把我们比作苍蝇蚊子,我要告诉班主任去。”副班长手指着岳文气的话都说不顺了。

    “我说你们了?你要对号入座的话我也没意见。”岳文一脸无辜的样子更是让那些人气的脸都绿了,找不出话来反驳岳文,便做群鸟散。

    我把班主任的话原原本本的跟岳文说了一遍,她没有反对,反而很支持。我说她帮我补习就可以了,她敲了一下我的额头,给我做了一番很是深刻的思想教育,终于忍受不了她深刻的教育,我举白旗投降。她很是满意地摸摸我的头,然后回自己的座位去了。

    而此时,讲台上的数学老师已经讲了半节课了,他以为岳文在帮我讲解疑难问题,也就没有过问。事实上,岳文最近经常在上课的时候跑过来跟我坐一起,时不时地给我开个小灶,起初老师还会说,后来就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