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3章:怪物

    更新时间:2017-05-24 22:41:28本章字数:2661字

    叶志明顺着绳子爬到了六楼,傅雷则陷入了苦战。短短的功夫,十几个丧尸蜂拥而来。傅雷站在楼梯口处,开枪打倒了跑在最前面的三个。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缝隙里钻了出来,傅雷抬枪要打,看清楚时,却犹豫了。

    那是一个小孩,只有三岁左右,穿着一双小小的绿色运动鞋,蓝色条纹的小裤子,上身是一个短袖小背心,背心胸口是一头大象,长鼻子还是立体的。小男孩,虎头虎脑的,胖胖的。但此时却没有一丝可爱,它张着嘴,涎水横流,紫红色的眼眸睁得老大,张牙舞爪的向傅雷奔来,想要吃肉喝血。

    丧尸傅雷杀了不少了,但这么小的丧尸却从没杀过,一时之间,心中竟然闪过很多念头。

    生死之间,哪容得他分心。那小丧尸很快跑到跟前,张口就咬。它身子很矮,蹦起来也才到傅雷腰间,这一口正咬在傅雷的腰带上。活人尸化之后,牙齿会变得尖利。这小丧尸人小力微,但牙口很好,只一下,就把傅雷的牛皮腰带给啃断了,裤子当时就掉了下来。

    丧尸咬人,大多是咬上半身,所以傅雷下半身是没有防护的,露出三角裤和白花花的大腿来。这丧尸如果不是三岁,而是两岁幼儿,这一下可就咬在肉上,出了人命了。

    傅雷惊出了一身冷汗,抬脚踹飞了这小丧尸。小丧尸也就三十多斤,翻飞着滚落楼梯,被其余丧尸挡在了后面。

    这时候傅雷身前两米范围内,已经有了6个丧尸,更多丧尸还从楼下往上冲。傅雷满头是汗,在地上一滚,让开迎面扑来的两个丧尸,然后从空间里取出一颗甜瓜手雷来,扒了拉环,然后在地上磕了一下,就扔了出去。

    那手雷才刚飞上天没有两秒,尚未落地就爆炸了,破片掀开了好几个丧尸的脑壳,近距离的冲击波也把傅雷弄了个跟头。

    经验主义害死人,电视上看的东西果然不靠谱。现代手雷,拔掉拉环很快就炸,可不需要再磕一下。这是他身手还算利索,如果再晚一会儿,保准在手心里爆炸。

    这一下被炸得头晕脑胀,脸上还很痛,有液体流了下来。摸了一下,霹雳手套上血红一片,左颊竟然破了一个大口子。

    见了血,丧尸们更疯狂了,一个个爬起来继续咬。这时候可顾不得小心谨慎了,他收了手枪,取出一把轻机枪。扣动扳机一通扫射,血肉横飞,污血四溅,面前的丧尸,无论远的近的,都被扫倒。

    大部分丧尸都还没死,很多都被密集的弹雨扫断了腿,还有几个腹部好像挨了一刀,内脏肠子都流了出来。尽管他们都还在往前爬,但跌跌撞撞根本没了威胁。

    几秒钟打空了一个75发的弹鼓,傅雷揉着被后坐力撞得通红的手腕,站了起来。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血肉堆中爬了出来,那个小丧尸。它脖子挨了一枪。95枪族都是小口径的,但它脖子很细,这一下带掉了一大块肉,再驮着那颗脑袋就有点费劲。它走一步,脑袋就上下左右晃一下,流下一些血来。它嘴里“赫赫”直叫,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傅雷,里面全是食欲。

    “嘭!”身后飞来的一颗子弹准确击中它的眉心,小丧尸倒在了血肉之中。叶志明喊道:“傅哥,赶快啊!”

    傅雷愣了愣,眼下绝不是感怀的时候,他顺着绳子爬上了六楼。

    脚踏实地,傅雷就楞了。这六楼和其余楼层不一样,非常潮湿。

    末日之后,天气炎热,空气湿度大,不下雨的时候室外空气湿度也超过50%,室内更高一点。但这六楼,刚一进来,就感觉是从沙漠来到了湖边,扑面一股水汽。这水汽中还有一股酸涩的味道,有点像中学化学实验室里浓盐酸的味道,还夹杂着一点淡淡的臭味。走廊的墙壁上,有一道道水流过的痕迹,好像楼上曾经水管爆裂一样。

    觉得古怪的两人走到房门口,推了一下,没完全推开。门没锁,但已经严重锈蚀,很难打开。两人在门外听了听,里面没有动静,就从门缝挤了进去。

    省委楼都是大户型,进门一个大大的玄关,转过一个小弯,就看见一个很大的客厅,足有50米上下。粗略一看,这复式房间只一层就有近200平米,可谓豪宅了。

    这房子明显是被人搜刮过的,厨房里所有的吃的都没有了,杂物间、衣帽间都是一片狼藉,只有几个卧室和书房比较整齐。屋内没有丧尸,也没有血迹,到处都是霉斑,墙面和壁纸都被水汽侵蚀了,一大块一大块的卷了起来。

    看了一圈没有什么发现,正打算走,突然有一个低沉的声音钻进了耳朵。

    “嗵!”很沉闷,应该是从楼上传来的。

    傅雷心中打鼓,叶志明更是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什么……什么声音?”

    傅雷收起斩马刀,端起步枪,道:“管他是啥,都到这了,还能半途而废?”当下拉着叶志明就往楼上走。

    六楼去往七楼的楼梯没有被堵住。准确的说,是没有被完全堵住。

    楼梯之上,散步着一些让人毛骨悚然的东西,骨头。

    一大片一大片的骨头,人的白骨。头骨,颈骨,肩胛骨,肋骨,臂骨,腿骨……也不知道多少人的骨头堆在这里。粗略看去,光人头骨就能看到七八十个,估计掩藏在骨头堆之间的还有更多。

    白骨上没有一丝血肉,所以无从判断这些骨头是人的还是丧尸的。要想上楼,必须爬过骨头山,这一点两人虽然心中有点打鼓,但还不是难事。但这么多骨头堆在这,从何而来?想一想就让人害怕了。

    这些骨头非常干净,如果是被人打死的丧尸堆在这里,自然腐化的话,绝不会这样。丧尸吃人之后遗弃骨头?先不说丧尸有没有把骨头集中堆放的习惯,就算有,它们吃人可吃不了这么干净。

    不过傅雷一直信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还是要上去看看才可以。

    两人小心的踩着骨头往上走,迈上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又是那个“嗵”的声音传来,然后两人就看见前面有一个白色的影子扑了过来。本能的躲闪,却根本没法完全躲开,白影“噼里啪啦”的打在脸上、身上,疼痛异常。

    两人后退几步,摔在了骨头堆上。这时候他们也看清了,飞过来的正是骨头。打中傅雷的,是头骨、胸骨之类;击中叶志明的,则多是下半身的骨头。

    感觉就是一个完整的骷髅飞来,撞在两人身上,然后散了架。

    这时候,一滩泥一样的东西从楼道门里涌了过来。也看不到这东西的完整样貌如何,只见一滩黑褐色的软肉挤出门来,软肉慢慢流淌,流出两米多的时候,整个门被塞满了,“嗵”“嗵”接连响了两声,软肉大概也知道不容易挤出来,也就不动了。

    两人从没见过这东西,也不知道它具体有多大,只挤进楼道里的部分就是老大一块肉,估计一吨总是有的。也不知道它没挤进来的部分有多少,搞不好能填满整个走廊。甚至它能填满整个楼层两人也不会奇怪。末日来临之后,匪夷所思的事儿还少吗?

    正当两人思谋退路的时候,那软肉面向两人的部分,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就像一块肉皮中间划了一刀一样,半尺长的口子张开来后,能看见里面有很厚的白色脂肪层。脂肪层之下,是红色的肌肉组织。脂肪和肌肉界限分明,两者之间,有薄薄的一层亮银色的东西。那亮银色慢慢旋转着,时隐时现。

    软肉不动,两人也不敢动。这软肉,明显是活物,而且看起来不是正常生物。没搞清楚状况之前,两人根本不敢逃跑或者率先攻击。

    一时间,双方僵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