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厄运起始

    更新时间:2017-04-28 16:52:48本章字数:3003字

    我叫穆阳,回想起自己过去的诡异经历,才发现自己能活着都已经是个奇迹了。

    我的人生一直过的还算平静,至少在二十四岁那年前,但自从二十四岁那年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之后,我的生活就彻底的改变了,这个人把我带上了一条特殊的路上,从此经历了一些过去我连想也不敢想的事,然而他的目的却更让我无法想象。

    事情还要从12年中旬说起,那时我刚从医学院毕业,刚到一家医院当上了心脏外科实习医生,就被分配照顾一个病人。

    刚接手这位病人的时候,师傅把我叫到他办公室特意给提醒我,我负责的那个病人是一个死刑犯!

    这个死刑犯叫徐文辉,一个重度心梗患者,是建华有限责任公司的金融部经理,平时为人随和,属于老好人的类型。

    然而他的特殊不是因为他的病,而是因为他是一个死刑犯!

    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在电梯里突然拿出一把剔骨尖刀,惨忍的捅死了自己的两位同事,电梯里的录像几乎记录了整个过程,但当保安赶过去的时候,那一男一女两个人都已经死了。

    经过法医鉴定,那两个人其中一个被捅了八刀,肠子都露了出来。令一个更惨,可能是剧烈的挣扎,这女的脸皮硬是被削下来一块,身上被捅了九刀,双目圆瞪,看上去异常狰狞。

    两人都是重伤过度而死的,整架电梯都被鲜血染红了,现在那架电梯已经被封了,估计就算没人封,也没人再敢乘坐那架电梯了,场面简直惨不忍睹!

    等警察赶到的时候,徐文辉正拿着那把剔骨尖刀呆呆的坐在电梯里,在警察来之前没人敢靠近他,当他看到警察的时候,像是突然惊醒了,看到面前血腥的场面,又听别人说这些都是他干的,徐文辉立刻激动的冲到周围的人面前喊着:“不是我,我没有杀人,我杀的是鬼,有鬼!有鬼!”

    当时场面异常混乱,有的小警察直接吐了,差点毁掉现场,其他人脸色也不好看,徐文辉手里始终紧紧攥着那把剔骨尖刀,异常癫狂,警察费了很大力气才制服他,但在送到派出所的路上,徐文辉心梗发作,才又被送到了医院。他当天的举动和平时的举动完全不同,简直就是两个人,显然他的举动不正常。

    可是到医院之后,做了一系列检查,却没有检查出徐文辉,服用过任何能导致他精神失常的药,很多人都暗地里说他这是被鬼上身了,但没人能证明他是鬼上身,警察更不可能因为这个就判他无罪。

    等他醒了之后,警察派人来给他做过精神鉴定,确定徐文辉的精神没什么问题,他自己还一直强调他没有杀人,都是鬼杀的。尽管仍然无法解释,他为什么会突然暴起杀掉了两个根本不认识的人。

    但现在所有的证据多对能证明是他杀了人,现在他只能静静的等着审判了。

    一想到死刑犯我的脑子里,立刻想到的就是一个拿着砍刀浑身是血,又凶神恶煞的家伙,吓得一哆嗦,同时心里惨叫了一声,怎么这种病人回落到我的头上?

    不过想想就释然了,和我一起实习的两个医生都是女孩子,这样的事自然会落在我头上,既然主任已经定下来让我负责,我也只能尽心去做了。

    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我当时再坚决一点,坚持不负责这个病人,我或许就不会经历那些诡异的事了。然而人生没有如果只有如是。

    在办公室枯坐了一会,我硬着头皮去查房,每走一步就心就止不住突突几下,紧张的不行,大白天我都感觉走廊比以前阴森多了。我不停的安慰自己房间里除了徐文辉之外,还有两个警察,他就算发疯的话,我们三个总能按住他自己吧!

    想了一会,我松了口气,不由的笑自己太胆小,一个重度心脏病人能有多大的力气?咱虽然长得不彪悍,但好歹也是个大男人,怕个球呀!

    不知不觉走到病房的门口,我故作随意的推开门走了进去,本以为这个能杀掉两个人的男人,应该是个魁梧的汉子,所以当我看到他的时候吃惊不小。

    徐文辉是个想当瘦弱的人,皮肤偏黑,看上去黑瘦黑瘦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怯懦,他徐文辉则一直低着头,一副心灰意冷的样子,半盖着被坐在病床上一动不动。

    不过走近一些之后,我却在他身上看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类似于平时看到的灵体气息,看上去无害,但如果他突然发疯……

    我不敢再想下去,作为医生我清楚一个疯子该有多大的力气,这家伙不会真的有精神有问题吧?想到这我有些担忧的停住了脚步,突然感觉有点冷。我尴尬的站在床位的位置,明知有危险,却又想不出理由跑路,有些骑虎难下。

    那两个警察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见我穿着白大褂就各干各的,根本没鸟我。

    我叹了口气转过头,正好发现徐文辉抬起头来,他的眼睛动了动,和我对视,眼中充满了惊惧,我

    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危险,于是故作镇定的说:“我只是查房,别紧张。”

    我不说还好,说完这句话之后,徐文辉突然跳起来喊道:“我没有杀人!我没杀人!我杀的有鬼!我杀的是鬼!有鬼!”他扯着嗓子喊着,这么一喊,把我和两个警察都给喊愣住了。

    我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却没有想到徐文辉的身手变得那么敏捷,他一个箭步冲到了床尾迅速掐住了我的脖子,不停的用力,我努力的挣脱他,但被他的掐的说不出话来,有些窒息。

    徐文辉似乎完全没有注意我窘状,他一边不停用力掐着我的脖子,一边声嘶力竭的喊着,我没有杀人!都是鬼杀的!是鬼!……

    好在这个时候那两个警察反应过来,急忙跑过来掰开他的手,我这才缓了口气,扶着床尾剧烈的咳嗽,几个护士冲进来给徐文辉打了镇定静,五六个人才勉强将他按住,他一直在喊他没有杀人,还说是什么鬼在杀人,直到镇定剂起了作用,他才安静下来。

    距离我最近的小护士脸色惨白,低声说:“天,这就是鬼上身吗?”

    我逃命似的离开了那间病房,关好办公室的门,这才松了口气,这或许是我今年遇到的最狼狈的事,在办公室里茫然的坐了半个小时,我才缓过来。

    搓了搓脸,经过刚才那么一闹,肯定整个科室都知道这件事了,料想主任也不会同意把这个病人推给别人,现在唯一摆脱的办法就是辞职,我摇了摇头,急忙打消这个念头,要知道现在又多少人都挤破脑袋想要进这家医院,如果现在辞职,还能找到更好的工作吗?答案是不太可能!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我拎着衣服跑出医院,在医院门口长舒了口气,面对周围的人潮,突然很孤独,这几天我开始频繁的鬼压床,由于体质原因,我每年都要经历几次鬼压床。

    但从没有像这次那样半个月经历了十多次鬼压床,我隐约觉得这次和每次有很大的不同,具体哪里不同我也不清楚,只是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每一次都混乱的梦到有人搂着我的腰,那条胳膊像是铁筋似的,僵硬冰冷,死死的箍在我的腰上,耳边不停的传来呜呜的哭声,吵得我脑子嗡嗡直响,身后则像是被电风扇狂吹一通似的,冰凉冰凉的,这种感觉几乎让我崩溃。

    回家也只是自己呆着,万一一觉睡过去,没准有会被鬼压床,一想到被鬼压床我就感觉到浑身一阵凉意,想来想去还是不回去了。

    愁了半天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西郊!

    西郊是棉城市一条老街,旁边挨着旧物市场,这里算是棉城市最古老的一条街道,不过它已经和周边的现代的建筑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算是棉城一处独特的风景。

    这边也算是神棍的聚集地。

    尽管我相信这个世上有鬼,但我却不怎么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所谓的术士,不过现在也是形势所逼,我这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茫然的在街上晃了一会,我终于找了个摆摊的老头,这老头头发花白,留着花白的山羊胡子,有那么点仙风道骨的意思。至少在我印象中那些有道行的人,都得很大年纪了。

    可是当我走过去看到这老头还立着个牌子,上面写着端端正正的写着:太乙玄学,上算天命,下算人寿,神机妙算!这几个字之后,我嗤笑了一声,心说:这他都敢说,这年头什么都不丰收,唯独骗子丰收!

    我虽然不懂玄学,但也不是傻子,一看这牌子就知道这人是在说大话,冷哼了一声转身刚要走,就听身后有人喊到:“恶鬼缠身,霉运当头,小子你可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