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景苑古镇

    更新时间:2017-04-28 16:54:04本章字数:3031字

    天已经彻底黑了,房间里没有开灯,也是一片漆黑,只有微弱的月光从外面照进来。

    周围一丝声响都没有,我有些纳闷,刚刚亲眼看到老神棍走进来的,我低声喊了一句:“大爷,你在哪?”

    好半天周围一点回应都没有,这只一阵呼呼的冷风吹来,我转头朝窗口一看,顿时吓得心脏狂跳,此时一件旗袍正挂在窗口的位置,随着风摆动着,说不出的诡异。

    我咽了口唾沫,本能的朝后退了一步,却发现自己身后靠在了一个冰冷的东西上,我原本以为是门,可是转过身一看,却发现门还开着,一转身正好能看到对面的门。

    我的冷汗顿时冒了出来,试探着用手朝身后探了一下,结果眼看着自己的手触到了什么东西,一只手犹如浸到了冰水里似的,异常寒冷,整只手瞬间就被冻麻了。

    我急忙将手缩了回来,手一缩回来,眼前立刻有变成透明的样子,我无法形容那种感觉,只是明显的感觉有一股阻力,眼前似乎有一堵看不到的墙,这让我突然想起之前听说过的一个词——结界。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听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呜呜的哭声,一个女人凄厉的哭声,相当刺耳,我被刺的头痛,本能的看向窗口,这才明白那件衣服挂在那里就是为了挡住我的路!

    我心里狂颤了几下,哭声还在继续,可是我却无法找到哭声的源头,呜呜呜……

    转头一看,窗外的月光不知何时被遮挡在云层中,房间里的光线又暗淡了很多,我摸索着按动电灯开关,可是按了几下灯始终都没有亮,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就在这时厨房的位置突然传来哗啦一声,我急忙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

    恍惚间似乎看到有一个人影从厨房走了出来,人影走的很慢,却足以把我吓到崩溃,因为我清楚的看到这个东西没有头,本该放头的位置却是空的,光秃秃的脖子随着身体的晃动,不由的晃动。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本能的往后靠,突然有一双手猛地把我拉到了一边,这双手一点温度都没有,就像死人的手,我吓得差点尖叫。

    “小子别叫!”我听到是老头的声音,突然没原来那么害怕了,而是被他拉到了一边,我清楚的记得自己一直现在门口的位置,门的左边不远的地方就是长条沙发,但老头却直接把我拉到门左侧的位置,我丝毫都没感觉出撞到沙发,这时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这里已经不是我家了?

    “小子,咱们进了那只女鬼的结界中,一会你跟着我走,记住一步都不能错,不然咱们就都完蛋了!”

    这老神棍平时嬉皮笑脸,但此时却非常严肃,可见事情的严重性,我紧张的不行,不过也清楚现在不是拖泥带水的时候,点头说,你尽管走,我一定跟上。

    老神棍将头转向我,黑暗中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他什么都没说,迈开步子往前走,我一步步的跟他走了大概十分钟左右,我的眼中能看到一团黑气,仿佛置身于大雾之中,心里非常没底,好在我还能隐约看到老头的身影,不然我真的要慌了神了,后来我才知道老神棍走的是禹步。

    眼前的黑雾越来越重,我急忙紧跟几步和老神棍靠近几步,这时哭声又传入我的耳朵,此时这声音像是掐着嗓子喊出来的,听上去异常压抑,我突然喊到莫名的悲伤,这时老神棍突然喊到:“别听那声音!扰乱心智会被迷失在鬼雾里!”

    他的声音似乎直接喊到了我心里,我一下子就惊醒过来,同时听到一阵叮铃铃的铃铛声,心里莫名的安定了下来,就听老神棍愤怒的喊到:“给脸不要脸!”

    黑暗中我只看到他随手一甩,一道黄光甩到了距离我不远的地方,紧接着就听一声刺耳的惨叫,我被吓了一跳,朝周围看去,随着那声惨叫之后,雾气也慢慢的散了。

    我茫然的看了眼周围,发现我们还在我家的客厅里站着,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我低头看了手机,已经早上五点了,我们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晃悠了一个晚上,老神棍连鞋都没脱,就盘腿坐在我家沙发上,用袖子擦起一把生锈的小刀来。

    手中又传来一阵铃铛声,我低头一看,发现那是一串用细牛皮串成的铜质铃铛,我眨了眨发酸的眼睛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那个……鬼去哪了?”

    老神棍嘻嘻一笑说道:“打散了。”

    “这就……打散了,怎么我什么都没看到?”我惊愕的问了他一句。

    “呵呵,怎么你还舍不得它?不过没事,刚才打散的只是它的一魂一魄,剩余魂魄还在另外一个地方,你不找它,它也会来找你的。小子,烧鸡!”老头毫不在意的收起烧鸡,肚子呼噜噜抗议了几声。

    经他这么一说我也饿了,不过一想到那只怨鬼还没有被收掉,我急忙问道:“不是,那另外的魂魄在哪?”

    “想知道?告诉你也行呀!拜我为师,我就告诉你。”老头看着我嘻嘻一笑,眼中闪过贼光。

    我一时语塞,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小子,你本身体质就弱,又遇上这样的麻烦,估计以后会麻烦不断,现在经历的不过是一个饭前甜点,还有大餐等着你呢,看你小子还算厚道,想教你点东西,不用谢我,我只是不希望你死的太早,怎么样想好没?想好了赶紧去吃饭我快饿死了!”老头一边扣着鼻子,一边轻描淡写的说。

    然而他的话却如同炸弹一样在我的脑子里炸开了,老头看到我惊愕的表情,不由分说的拽着我往外走,边有边说:“小子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还是吃饭要紧,哎,腾图饭店的梅子扣肉最好了,外加一瓶茅台,喳喳。”

    我斜眼看了看这老神棍,心说,这老神棍看样子是想宰我!不过冲他刚才那一手,说明他是有些本事的,那只怨鬼还没有被彻底消灭掉,说不定它哪天再转悠回来,如果老神棍不在,我就完蛋了。

    虽然这老头不太正经又贪吃,但至少他有本事,于是我笑着说:“让我拜你为师也行,不过万一我遇到危险,你得免费救我。”

    “免费!你小子……还真是像我!救你没话说应该的,不过徒弟应该孝敬师傅。”老神棍一听我答应了,立刻嬉皮笑脸的说。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总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果然一顿饭下来,这老神棍花掉了我八百多块钱,还美其名曰这是拜师费。

    我看了眼时间,该去上班了,我急忙让老神棍自己打的走,我也急忙朝着医院跑去。

    在医院忙碌了一天,期间我也去看了看徐文辉,经过上次的事之后,每次去查房我都带上几名带着镇定剂的护士,以免这家伙再次暴走,不过自从那件事之后,徐文辉比之前颓废了很多,像是丢了魂的行尸走肉一样,状态不太好,不过好在病情稳定下来了。

    我下午我硬着头皮去查房,那两个警察看到我进来之后,急忙站起来,有了上次的教训,他们也不敢再有什么差池,我大致给他检查了一下,发现他身体没什么问题,刚要离开,徐文辉突然坐起来瞪着眼睛喊道:“景苑古镇!”

    我吓了一跳转过头发现他正死死的盯着我,嘴里嘀咕着,杀了它!杀了它……

    我感觉到一股寒气升上心头,还是那两个警察最先反应过来,和几个护士一起把徐文辉压住,给他打了一针镇定剂。

    很快徐文辉就睡着了,其中一个警察擦着汗低声说,天哪,到底是谁给他做的精神鉴定?撞鬼了吧!

    话刚说完旁边的同事就冲他使了个颜色,他悻悻的转头坐在另外一张床上不说话了,我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带着几个护士走了病房,我脑子里一直不停的回想起徐文辉说的那四个字——景苑古镇!

    隐约的觉得这个地方很重要,他似乎在暗示着什么,还有最后说的那个杀了它!难道他想让我帮他杀了那只恶鬼?

    我感觉脑子里一片混乱,回到办公室之后,我急忙用电脑百度上搜索了一下景苑古镇这四个字,令我没有想到的事,还真有这个地方,百度介绍说,这时一个已经存在了千年的南方古镇,隶属湖南省,是一个温度适宜环境清幽的小镇。

    我按了几下太阳穴,感觉事情越来越乱了。刚到下班时间,我就急忙跑出医院,到西郊去找老神棍,这老头现在是唯一能给我出主意的人。

    到了西郊之后,这老神棍正给一个三十来岁的浓妆女人看手相,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眼中闪着精光,一边用咸猪手摸着那个女人的手,一边胡乱的忽悠着,那女的被他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我冷笑着走过去,笑着说:“今天骗了多少钱?我们可能要出趟远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