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途中偶遇

    更新时间:2017-04-28 16:54:19本章字数:3081字

    那女的愣愣的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疑惑,我也看了她一眼,仔细一看,这女的有三十来岁了,不过保养的不错,长得也不错。她给老神棍一张百元大钞,一声不吭就走了。

    老头迅速把钱放在袖子里,随后色迷迷的看着那个女人,直到人家混到人群之中,他才转头抱怨道我:“小子你就晚点来!不是,你出门干什么,去哪呀?”

    我坐在他旁边把下午的事都讲了一遍,老神棍听了一会问道:“你觉得那个恶鬼,还这个叫景苑古镇的地方有关系?”

    “有那是恶鬼在我始终心里没底,万一哪天它有跑到我家去怎么办?而且徐文辉也实在太倒霉了,我想在徐文辉被公开审理之前,去景苑古镇找到怨鬼的线索,或许能够救他。”我点了下头说。

    老头摇了下头,沉默了半天嘻嘻笑着说,算了好久没有出远门了,那就去一次吧!我松了口气生怕他说不去。

    当天晚上我就向医院请了假,买了两张去湖南的飞机票,

    第二天早上的登机,直到下午我们才到湖南,上飞机之前,我给赵文白打了个电话,似乎预感到这次的事有些凶险,我才决定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他。

    赵文白听完了之后,沉默了一会也只说让我小心,还和我提起了他追查案子当年关于我们父亲的案子时,也查出在他们失踪的现场发现了红色的丝绸,不过他随后就笑着说,或许只是巧合。

    我应了一声也没当回事,就在老头的催促下上了飞机,这是我头一次出这么远的门,一下飞机还有些不知所措,倒是老神棍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带着我一路走出飞机场打了个的,到我之前就预定好的宾馆。

    此时湖南这边正值夏季,满大街都是穿着时髦的女孩子,老神棍色迷迷的笑着说,早知道买一张地图自己走着去了,外面的风景真是不错。

    我看着着老神棍一脸色相,不由的理他远点。我和司机大厅了那个叫景苑古镇的地方,那个司机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也挺健谈,笑着说,那地方算是做古城,近几年有不少游客去那旅游,明天上午八点就有一趟去那的车,而且最近天气太热,去那边的人应该不会太多,车票不难买。

    我想司机道了声谢,习惯性的拿了一张他的名片,我本以为不会在遇到这位的哥了,却没有想到,在不久之后,我又再次遇到了他。

    到地方之后,我把还在看着美女流口涎的老神棍拉下车,进了旅店,走到前台拿钥匙,随后去了我早就定好的房间。

    我定的是一个套间,毕竟是出门在外,万一遇到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一进门我就白了老神棍一眼,他完全没有理我,不知在摆弄什么,过了一会等我转过头之后,发现老神棍脸上的白胡子已经没了,脚底下还扔着一个花白的头套。

    他正对着镜子左照右照,看面相根本就是个三十来岁的人,我惊得下巴都要掉了指着他,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利索:“你……你……你怎么?”

    这男的呵呵一笑,走过来将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说,徒弟,重新介绍一下,其实我是个萨满鬼师!

    我冷冷的盯着眼前这个男人,这厮笑的正得意,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眼睛还和原来那么小,长得只能算清秀,和原来比脸上也就是少了些皱纹,猥琐样和原来一点区别都没有,我一把将他推开,警惕的朝后退了几步问道:“你是老……师傅?你怎么这么年轻?还有萨满不就是跳大神的吗?”

    “这你就不懂了,干我们这行当然要打扮的仙风道骨的,这是职业需要。萨满鬼师相当于猎鬼师,萨满起源于北方,是一种宗教信仰,和道术也有一定的相似,只不过萨满分为白萨满和黑萨满,前者是救人的,而后者则是害人的,我当然属于前者,所以如果你哪天遇到了黑萨满,一定要小心,懂了吧。

    行了咱们先不说这些,为师先带你去吃点饭,然后欣赏一下这里的美景如何?”这厮一边嘻嘻的笑着,一边拍了下我的肩膀,一双狐狸眼睛闪着精光。

    我汗了一下,心里暗叹这家伙真是个奇葩!在他的一再要求下我们出去吃了饭,我和冷柒点了几道湖南的热色菜,尽管我们不是来旅游的,但不远万里来一趟,总要吃点好的。

    吃饭的时候冷柒就不住的往我们旁边的一张桌子瞄,我转头一看,才发现那桌坐着三个年轻女孩,长得都还不错,听她们谈论的内容,大概是当地的大学生出来打牙祭的,看着冷柒那色迷迷的表情,我急忙咳嗽了一声,冷柒回过头一脸猥琐的笑着说,徒弟,给我拿一千块。

    我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干嘛突然要钱,于是问道:“要那么多钱干嘛?”

    “好不容易出趟远,怎么也要了解一下风土人情呀!哎呀,不然你和我一起去。”我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这家伙不耐烦了,低声催促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不就是一千块吗?要知道我可是因为你才大老远跑到这里来的。

    我叹了口气,有求于人就是这么郁闷,我不情愿的从包里拿出一千块给他之后,嘱咐他这是借给他的,他要还给我。

    这货不耐烦的冲我摆了下手,吃过饭就扔下我兴冲冲的离开了,我不知道这小子哪里来的那么大的精力。我有些疲惫,于是吃过饭哪也没去就回宾馆睡觉去了。

    这一觉睡到早上五点多,早房间里找了一圈,发现冷柒那厮居然还没回来,我有些恼火,他明知道今天我们就要出发去景苑古镇,居然到这个时候还不回来,我急忙打电话给他,打了两次都没有打通,就在我犹豫着是自己先走不管他,还是等他回来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我急忙走过去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宾馆的服务员,他告诉我昨天和我一起来的那位冷先生,让他转告我,他出了点问题,让我先去景苑古镇,等他办完事立刻就去。

    我说知道了,就关上了门。

    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不过仔细一想这有什么,离了他也不是活不了了,我急忙收拾好东西,就打的赶往客车站,昨天听那个的哥说,从湖南到景苑古镇每天只有一趟客车,到了客车站真如他所说,我买到了前往景苑古镇的票。

    一上车我发现车上根本没有几个人,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转头一看不由的发现昨天那三个女大学生,竟然就坐在距离我不远的位置,其中一个还转头看了我一眼,眼中也有些惊讶,大概也还记得我。

    一路上车子要走四个多小时,闲着无聊,我们四个干脆凑到最后的座位玩斗地主打发时间,一路上一边聊聊天,很快就混熟了。

    这三个女孩中个子最高的叫田颖,穿红色长裙的叫米小琪,最后那个不怎么爱说话的叫苏芮,而且苏芮就是景苑古镇本地人,另外两个家就是长沙本地的,这次她们放假就跟苏芮来这边溜达,我心里窃喜,急忙和苏芮说,我也是头一次来这里,能不能帮忙找个向导?

    还没等苏芮说话,就听米小琪笑着说:“还找什么向导,苏芮不就是现成的吗?不然这几天你就跟我们一起出去玩吧,反正都是来旅游的,自己一个人多闷呀!”

    我点了下头,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些关于景苑古镇的传说,这些小女孩一般都比较爱听稀奇古怪的故事,而且越害怕越想知道结果。

    一听我开了头,急忙都围着苏芮问了起来。

    苏芮低头想了想说,我们古镇都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传说太多了,我就说我记得的,那还是小时候我奶奶给我将的,说是当初古镇有一个绣工很好的绣娘,叫伊芸,她的刺绣算得上是我们古镇上的一绝。

    不过她自幼父母双亡,几样在舅舅家里,后来和一个姓于的人相爱,但姓于的那家却非常有钱,过去讲求门当户对,所以他们没有在一起……

    苏芮没有再说下去,而是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牌,田颖瞥了下嘴大概是觉得这个故事太老套了,不过没有说什么,倒是米小琪笑着开玩笑说:“我猜伊芸最后一定是死了。”

    苏芮惊愕的抬头看着她,而米小琪则止不住的笑,我摇了摇头没说话,已经知道她是怎么想得了,倒是田颖没想明白,于是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她死了?

    米小琪吐了吐舌头说:“唉,真笨,你没听苏芮说吗?这是她奶奶给她讲的故事,至少几十年前的事了,伊芸一定是死了。”说完还呵呵的笑着。

    田颖白了她一眼嘀咕道,无聊,算了还是继续打牌吧!

    我们三个都没有再说话继续这个话题,而是低头接着斗地主,我抬头看了眼苏芮,她低着头,长长的齐刘海遮住了眼睛,这是一个长相很清秀的女孩子,谈不上好看,但五官看上去很舒服,不过此时我却觉得她似乎并不开心,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