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苏芮死了

    更新时间:2017-04-28 16:55:17本章字数:3036字

    田颖苦着脸说,我们都沾着半天了,好不容易找到扇门,可是却出不去,你看用力拉能不能拉开。

    我点了下头,把拉住交给一边站着的米小琪,用力拽着门闩的位置往后拉,可是用尽力力气这门只是晃悠了几下,却没有开,米小琪用蜡烛朝外面找了下,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喊道:“这门是从外面锁的,怎么开呀。”

    这里的甬道似乎有点拢音,米小琪的哭声在整条甬道里不停的回荡着,听上去异常刺耳,我被她吵得头痛,脑子根本无法思考。

    田颖和苏芮只好过去哄她,过了好几分钟,她才安静下来,田颖那出手机看了看说:“没信号,而且从我们进来这里开始,我手机上的时间就没再改变过。”

    说着她把自己的手机拿给我看,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下午六点五十,也就是说她们比我早到了将近七个小时。

    她们的蜡烛早就燃尽了,现在只能靠着手机上的微光勉强照亮。

    这就难怪一向骄纵的米小琪会崩溃了,我又用力拽了几下铁门,每次一拉就会听到哗啦啦的锁链上,尽管锁链上都锈迹斑斑,但却都有我的手指那么粗,想要从这出去,显然是不可能的。

    拉了几下我放弃了,我揉了几下酸痛的手腕,呆呆的坐在地上,转头看向苏芮,我一直认为她最可疑,可是当我转过头时,才发现那三个女孩都不见了。

    我愣了一秒钟,随后急忙朝周围看去,发现其中最靠近左手边的甬道里,正站着一个女孩,此时她穿着一件血红的旗袍,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披头散发的,我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伊芸。

    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走过去看看时,这女的突然呵呵笑了起来,声音如同夜枭一般,听着刺耳阴森,摄人心魂。她猛地抬起头,长发被吹得凌乱的散开,露出了一张惨白的脸,我立刻认出这个人是苏芮!

    我感到一种发自心底的恐惧,下意识的后退,才发现身后撞到了一个东西,回头一看,竟然是那道门,我顿时凌乱了,刚才这扇门应该是在我身后两米意外的地方,而且是在南侧的,但现在它却转变了方向。

    还没等我细想,一群长着红眼睛的东西就呼啦啦的飞了过来,我仰头一看,这些家伙各个都长着老鼠的脑袋,背上带着一对翅膀,眼睛翠绿,尽管我没在现实中见过这东西,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是蝙蝠!

    一瞬间我的脑子像炸开似的,哪来这么多蝙蝠呀?

    我慌乱的脱下衣服拼命的甩动,想要赶走身边的蝙蝠,但还是有很多蝙蝠钻了口气,一口咬在我的身上,一阵阵疼痛顿时传遍了我的全身,然而这些蝙蝠仍然如同潮水般朝我用了过来,我在心里惨叫了一声,这样下去非要让蝙蝠给吃了不可。

    疲惫感慢慢的席卷了全身,我感觉眼皮越来越沉,脑子也渐渐的有些迷糊了,我努力晃了几下头,不让自己失去意识,一旦没了意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但这时我已经不抱希望了,所有的负面情绪一瞬间涌上心头,绝望、痛苦、不甘……我大喊了一声,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紧接着就倒在了地上。

    瞬间身上正有无数只蝙蝠在撕咬,我紧闭双眼,意识渐渐的模糊,就在我快要彻底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喊道:“丫的别睡!你小子就这么点毅力吗?快给老子醒醒!”

    我像是遭到了当头棒喝,一下子就惊醒了,发现自己还在原来住的那个旅店的出租房里,我现在躺在地上,冷柒正蹲在我旁边一脸贱笑的转过头,对旁边的一只鸟说:“你看吧我就说这小子命大着呢,不会这么容易死的。”那只鸟扑闪了几下翅膀,仰着头一脸傲慢。

    我茫然的指着它问道:“我刚才到底是怎么了?”

    冷柒一把把我拉起来,说你先别管这些,先把看到的告诉我。

    我点了下头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很详细的把我刚才的离奇经历都和冷柒讲了一遍。

    桌子上有冷柒买来的几样当地菜和两碗米饭,我们边吃边说,吃完之后事情也基本说完了。

    冷柒听了之后皱着眉头说:“你这应该是进入了幻境,如果不是我家冬青及时叫醒你,你就真的死了,还是被自己的幻想杀掉的。”

    “我对呀,幻想的东西应该和做梦一样,尽管也难受,但也没多痛快,但这次……你能想象到自己身上的的肉,一块块的被蝙蝠咬下来的感觉吗?”我苦笑了一声,想起那段经历还有些胆寒。

    “唉,这还不明白你忘了咱们,和那三小妮子吃了一顿饭吗?咱们脚前脚后进的门,但那个时候,那三个小妮子已经坐那了,她们谁都有能力在咱们的饭里下药,用特定的药,配上特定的幻术,如果是对付完全不懂术法的普通人,根本费不了多大的力气。”

    冷柒嘻嘻的笑着说,这厮似乎一点都不生气,提到田颖她们的时候,脸上还露出了一丝淫笑。

    我顿时无语,明知道被她们算计,居然还能笑,这也就是冷柒能做到了。

    吃完东西歇了一会,我这才注意到出租房的窗户和门都靠在墙上,是被拆下来靠在墙上的,房间里也是一片狼藉,被子、枕头、都胡乱的散在地上,很多都露出了棉花,一只拖鞋还插在床和墙之间的缝隙里,看来昨晚上这里发生过一场恶战。

    冷柒咯咯的笑了几声说,你不用怪我,这不是我弄的,而是冬青的杰作!

    “冬青?这鸟叫冬青?”我疑惑的问道。

    问完我就后悔了,那只鸟明显生气了,它冷冷的盯着我突然张嘴说:“什么鸟,老子是矛隼,万鹰之神,海东青大人,你小子居然敢藐视大人我,如果不是本大人救你,你早就死翘翘了!”

    我汗了一下,好半天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急忙给这只自以为是的隼道歉,这厮翘着鸟头嘻嘻一笑说:“就这么谢呀,没诚意。本大人没别的爱好就是爱吃肉,给我弄点肉吃,外加一瓶五粮液就行了。”

    我苦笑了一声,这什么海东青怎么和冷柒的脾气这么像?我们出门和老板大厅了苏家老宅的具体位置,又上街买些手电、绳子、吃的东西和水,按照冷柒的说法,我在幻境中看到的那些地方,或许在现实中也有。

    到了熟食店门口,冷柒拉住我笑声说:“哎,你快给冬青买点东西吃,我们一后少不了要求它帮忙,熟话说吃人嘴短。”看着他一脸奸笑的样子,我有些无奈,不过不得不说,他的想法是对的。

    而且对于昨晚的幻觉我也一直心有余悸,于是我急忙冲进了一家熟食店给这只矛隼买了一只烤鸭,为了怕这厮喝多了,到时候更麻烦,所以我自动忽略掉买酒这回事,好在它还挺满意。

    让冷柒帮它拎着烤鸭,它则站在冷柒的肩膀上,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我们快步按照旅店那个老头的说的位置,快步朝着苏家老宅走去,没到十分钟,矛隼就把整只烤鸭吃掉了,这厮吧唧着嘴说,味道还不错,就是有点咸,大人我有点渴了!

    冷柒苦笑了一声,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给矛隼喝,这厮一口喝了大半瓶,随后嗅了嗅说,大人我有个不好的预感,恐怕咱们又麻烦了。

    我转过头疑惑的看着它,还没等开口问,我们就被迎面走过来的几位警察给拦住了,几个穿着警服的警察直勾勾的看着我们,表情严肃,明晃晃的手铐让我有些晕眩,此时我们正站在大街上,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被人窥伺着,浑身不舒服。

    领头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警察,身材笔挺,眼神锐利,他走到我们面前问道:“两位应该非别叫冷柒和穆阳吧?我们怀疑你们和一件案子有关,请跟我们走一趟。”

    我冷笑了一声,这人说的是请,但却是在告诉我们,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好吧,如果我们不去一定会惹上更大的麻烦,还不如跟着走一趟。

    我们两个都没有反抗,而是顺从的跟着上了警察,他们有意把我们两个分在两辆警车里,而我则跟刚才说话的那名警察做在同一辆车里,车子开动之后,我转头看了眼身旁坐着的警察。

    这位就是刚才和我们说话的,他也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带着一种冰冷,我苦笑了一声,问道:“警官你方便告诉我,我们和哪件案子有关吗?我可是昨天下午才到景苑古镇的。”

    男警察转过头,眼神如炬,他和我对视了一会之后,深吸了口气从包中拿出一张照片问道:“你认识照片上的人吗?”

    我接过照片看了一眼,不由的吓了一跳,照片上一个年轻女孩,仰面躺在地上,穿着一件血红色的旗袍,脸色惨白如纸,双目圆瞪,我从她的眼中看到了很多情绪,恐惧、不甘甚至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