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又死一个

    更新时间:2017-04-28 16:56:21本章字数:3042字

    耳边突然听到一阵咯咯的笑声,听不出是男是女,声音如同指甲挠在铁板上,听得让人牙酸,听到这个声音,我的冷汗瞬间流了下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李秉和冷柒同时又了动作。

    冷柒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匕首,柄上雕刻着很多黑红色的花纹,只一晃而过,我没太看清楚,就被李秉扯着脖领拉到了一边,紧接着就听身后传来刺啦一声,紧接着是一声闷响,等我再转头看去时,发现地上只剩下一件血红色的旗袍了。

    自从看到凶案现场上的旗袍之后,我对这种衣服就产生了一种恐惧感,看到地上已经被划破了一道大口子的旗袍,心跳不由的加速。

    紧接着就听冷柒狠狠的说了一句:“MD居然让它跑了!”

    我按了按胸口,那种冰冷的感觉此时才消减了一些,看着李秉和冷柒越来越凝重的表情,我疑惑的问道:“什么跑了,刚才我身后的什么?”

    “不知道,我只看到一件会动的旗袍。”李秉面无表情的说,尽管他还是那副千年不变的表情,但我仍然从他的眼中看出了无尽的疑惑。

    “这件旗袍上沾染了怨鬼的血,人的灵魂就蕴含在血中,释放出带有怨念的血,操控其达到自己的目的,即为鬼魄。”冷柒平静的说。

    我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冷柒看着我惊惧的表情,忍不住哈哈大笑着说,一个鬼魄至于把你吓成这样?没啥事咱们回去吧,明天还有别的事。

    矛隼很配合的打了个哈欠,飞到了我的肩膀上,这家伙虽然重了一点,但身上有股温热感,让人莫名的感到心安。李秉什么话也没说,从包中那出一双白手套和塑料袋,带上手套小心的将地上的旗袍装进袋子里。

    我揉了揉自己的腿站起来,紧跟着冷柒走出了小屋,李秉也紧随其后,刚才还没什么感觉,走了一会才感觉到冷,尤其是在这样大雨之后的坟地,带着一股特有的阴冷,吹在被雨水打湿的裤腿上,顿时感觉到浑身发冷,我朝周围看了看,惨白的手电光打在周围坟地上,处处透着诡异。

    经过刚才的事,如果不是身边还跟着两个大活人,我早就吓疯了,饶是这样,还是觉得心里直发毛。我看了看冷柒和李秉这两人都目视前方,像是说好了似的,都不说话。

    我深吸了口气,实在忍不住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这老头只不过是个看坟地的,会得罪什么人至于被杀,还和苏芮一个死法?”

    李秉转过头冷着脸看了我一眼,但什么都没说,看得出这位警官对我们很不信任,冷柒呵呵冷笑了几声也没说话,我无语抬起头手电光一晃,刚好看到一个人影晃过,我惊恐的喊道:“那里有人!”

    “哪里有人?”李秉像是被打了鸡血似的,冲着我喊道,我哆嗦着朝人影闪过的位置指了指,李秉立刻飞快的跑过去,冷柒冷笑了一声,悠闲的说:“走吧,去凑凑热闹。”

    说完就慢悠悠的走了过去,看着冷柒的表情,我感觉他似乎已经知道会看到什么东西,于是好奇的跟着走了过去,绕过一座孤坟,刚好看到李秉站在那里,寒风中看到他在微微发抖,低着头似乎在看什么。

    等我和冷柒绕过他之后,才清楚的看到地上躺着一个穿着血红色旗袍的女孩,她的手高举着,每只手的手腕处都一道狰狞的血痕,显然是被人割了腕,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大大的瞪着,里面充满了惊恐,她的脸色透着股黑灰,显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米小琪!”我惊愕的指着这个女孩的尸体喊出声,透过手电光,我一眼就认出这具尸体是米小琪。

    冷柒走到我身旁叹了口,李秉这时候也回过神来了,他急忙给警局打电话,打完电话才蹲在米小琪的尸体拿着手电照去,来回找了几下之后说:“雨下的太大,居然一点证据都没留下。”说完还叹息了一声,我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失望,转头看了眼冷柒,发现他正看着地上的尸体,少有的沉默。

    没过多大一会,就来了三辆警车,几个警察看到我和冷柒都愣住了,估计他们也没有想到一天之中,会在凶案现场遇到我们两次。

    我苦笑了一声,避开他们的眼光,拉着冷柒正要走,就听李秉走过来说:“这么晚了,你们跟搭警车回去,明天我也打算跟你们去苏家老宅。”

    冷柒嘻嘻一笑说:“那车费你付呀。”说完就拉着我离开了,我看到李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别说是他,就是我对于冷柒这个家伙都有些无奈,都到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想着车费的问题,这厮真是个极品。

    这么一折腾等我们回到旅店之后,都就半夜十一点多了,冷柒一进门就迅速那出一只布偶,将一根红线缠绕在布偶让,我仔细一看,那居然是一条红色的丝线,转头问道:“这是你在那件旗袍上抽下来的?我怎么觉得……”

    “觉得我是故意放鬼魄走的,的确我就是故意的,不然怎么放长线钓大鱼呀!”冷柒一脸贱笑的说。手里还晃动着那只布偶接着说,不过它受了点伤,估计得等明天晚上才能回去。

    我点了下头,对这些灵异方面的事,我基本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所以干脆什么都不想,刚才还没什么感觉,一躺在床上,疲惫感顿时袭来,恍惚间我看到冷柒坐在对面的床上看着我,表情凝重。

    我心里还有些疑惑,只不过困得实在每一会就睡着了,或许这一天的确有些累,一觉醒来只觉得心口憋闷,我仰头一看,才发现那只肥矛隼居然趴在我的胸口上打瞌睡。

    我强忍着把它扔下去的冲动,看了看旁边的床,发现床上团成一团的被子,就知道冷柒已经出去了,看来眼时间,才早上五点,这家伙能去哪?

    我一翻身从床上坐起来,掀开被子就要门口冲,就听身后传来那一声尖锐的叫声:“丫的,你这小子,竟敢这么对我海东青大人,如果你不给本大人买肉吃,本大人绝不原谅你!”

    我一转头正好看到冷柒从外面走回来,松了口气,又回到房间里,这些天听惯了这只自以为是的矛隼聒噪,基本可以直接无视了,矛隼似乎发现我没理它,笨拙的从被子里钻出来,趁着我不注意,竟然在我的屁股上啄了一下。

    我痛的嗷的惨叫了一声,朝着被咬的地方一摸,顿时没弄到了一些粘稠的液体,手上都被染红了,这一下真痛啊,我一边抽着冷气,一边恶狠狠的看着矛隼,气的头顶冒烟,这肥矛隼看着气急败坏的样子,露出个幸灾乐祸的笑,尖声说:“看什么看,谁让你得罪本大人了!丫的,傻叉!”

    听到这厮叫骂声,我终于忍不住了,顺手操起一只枕头就砸了过去,令我意外的是这矛隼看似肥胖笨拙,没想当居然一下就躲过了我飞过去的枕头,还站在枕头上继续骂我。

    而冷柒则靠在门口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我深吸了口气,斜眼朝着桌上的盒饭看了眼,冷笑着说,本来我还想去买只烤鸭吃,不过现在看来还是免了吧!

    矛隼刚飞到桌子边上,一听我的话立刻直勾勾的盯着我,我也不理它,只顾自的低头吃起盒饭,冷柒一直忍不住笑说:“穆阳给那个司机打电话,让他来接咱们。”

    我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于是问道:“咱们出门随便叫辆出租车不就行了,干嘛非要找他?”

    “你个傻叉,难道就没发现那厮身上有阴气吗?”还没冷柒开口,矛隼就尖声说道。

    我白了他一眼,找出手机给那个司机打了个电话,我特意看了眼名片才知道他叫白心炎,他似乎在等着我似的,很快就答应来接我们,甚至都没有问地址,几句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刚才还觉得矛隼是在吹嘘,显然看来它多半是对的,昨天我们并没有告诉白心炎旅店的地址,他居然连问都没问,似乎早就知道似的,这不得不让我怀疑他,而且我隐约觉得他和苏芮他们的死有关系,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了。

    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冷柒说了一下,他冷笑了一声,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突然抬头说了句:“你觉得现在谁最可疑?”

    我皱了下眉头仔细想了下说,那三个女生现在就只剩下田颖了,该不会是她吧?我看着冷柒说出了自己的疑虑,其实当我看到米小琪的尸体时,脑子里就闪过了这个想法。冷柒盯着我看了一会,说穆阳,不要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很多事情并不会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咳,该走了吧。”就在这时李秉突然出现在门口,把我们都吓了一跳,我们两人一鹰回过头,才发现李秉穿着一身运动服站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