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深山老宅

    更新时间:2017-04-28 16:56:53本章字数:3012字

    看着李秉这身行头,我忍不住笑着问道:“李队长你这是闹哪样?我们一会坐车去,你这架势怎么像是去爬山呀?”

    “苏家老宅本来就是建在山上的,是为了躲避战乱特意建在那里的,我爷爷还在苏家做用佣人。”李秉面无表情的说。

    我顿时露出了苦相,本以为做个车一会就到了,但一听到还要上山,我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急忙问道:“那山上还有人住吗?”

    “山上不通电,不通网,早没人住了。”李秉冷冷的说。

    我心里有些不安,总觉得这次会遇到什么危险,深吸了口气,我压下了这种念头,跟着冷柒和李秉走出了旅店,白心炎以及等在门口,我们三个谁都没有说话,一进门李秉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我和冷柒只好坐在后座,冷柒一脸猥琐的,看着窗外那些穿的暴漏的女孩,李秉则冷着脸看着窗外,白心炎始终什么话都没说,我们四个各有各的心事,一路沉默。

    车子行驶了两个多小时,周围的建筑物越来越少,柏油路也很快被山路代替,车子一路颠簸,走的比原来慢了很多,白心炎擦了把汗说,前面要经过一条靠近悬崖边的小路有点抖,你们都不要乱动。

    我点了下头,朝旁边看了一眼,不知何时,冷柒和矛隼已经靠在一起睡着了,矛隼还发出轻微的鼾声。

    这时车子一晃,我急忙扶住车窗,只往窗外看了一眼,我的心顿时就提到了嗓子眼,白心炎说的一点都不夸张,此时车子就行驶在一边看着近乎垂直的岩壁,而另一头则是万丈悬崖的小路上。

    小路修的还算平坦,但仅仅有不到三米宽,车子勉强通过,我看着一侧的悬崖心惊胆战,生怕车子稍微意外,我们几个都连同这辆车都要被摔得粉身碎骨,车子在颠簸中开了一个多小时小路才渐渐变宽。

    我松了口气,刚才还没觉得,突然放松下来,才发现自己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转头看了眼冷柒,发现他正眯着眼睛看着外面,眼神冰冷,表情也一改之前的猥琐样子,让我有种陌生感。

    “怎么了?”我疑惑的问他。

    冷柒摇了下头什么都没说,这时李秉回头看了我一眼说,前几年这里下的大暴雨,山体塌方,把原来的路埋了,车子过不去,剩下路就要靠自己走了。

    果然没走出多远,白心炎就把车子停了下来说,前面没路了。

    他的话刚说完,天上就打了一个响雷,我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被吓得一哆嗦,李秉皱着眉头说,看来这里要下一场大暴雨了。随后转头说,咱们快点走,这里距离苏家老宅不远,如果跑的快的话,会在下雨之前到地方的。

    我点了下头急忙下了车,冷柒也抱着矛隼拎着自己的包跟在李秉身后快步往前跑,我转头刚好看到白心炎,本来心里还有些疑惑,不过看了眼阴云密布的天际,顿时明白,在这样的天气下想要顺利开车,过那条三米来宽的窄路,简直是玩命,想想也就释然了。

    这路或许是由于塌方的原因,异常难走,我们全力冲刺了半个多小时,才终于离开那边空地,我弯下腰双手拄着膝盖,早已累得说不出话来,仰头看着天际白亮的闪电,将前面的路照亮,隐约能看到一座古老的宅院隐匿在荒草中,李秉见我停了下来,冲着我喊道:“快跑几步,马上就到了!”

    冷柒摇醒矛隼,让它自己走,转头跑过来拉了我一把,我这才有力气继续跑,跑到老宅的门口,我仰头看了眼门上的匾额,上面写着两个烫金的大字——苏府。

    我这才迈进门槛,几乎在进入宅子的一瞬间,外面就下起了倾盆大雨,时不时划过的闪电,将宅子中的院落照的通亮,使我勉强看清宅子里的房宅,显然这里已经空置了很久了。

    门窗墙壁都已经被雨水侵蚀的很严重,早已失去了本来的颜色,墙角的位置大多都起了蜘蛛网,几只老鼠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冷冷的盯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

    这样的地方,不用来拍恐怖片简直是太可惜了,处处都透漏出一种阴森感,让人感到压制。

    从刚进入这里我就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人在暗处盯着我们,眼神阴冷、怨毒,似乎要把我们全部杀掉似的,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一阵冷风子正堂的袭来,紧接着就听砰的一声,我急忙转过头,发现身后的大门已经被风吹得关上了,我顿时一阵恶寒。

    “走啊,看看五十年前的那为美女过的怎么样。”冷柒一脸贱笑的说,不过我看得出他笑的很勉强,显然也注意到这里的气氛不对。

    我转头看了眼李秉,这位已经从包中那出一把伞快步的朝着堂屋走去,我和冷柒也跟着走了过去,走到堂屋的门口,李秉很粗鲁的一脚踢开门,两扇陈旧的木门发出咯吱两声令人牙酸的声音,被踢开了。

    李秉对此毫不在意,快步走了进去,我本以为这样一个没人管的地方,屋里的东西应该都被般的差不多了,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进来之后,才发现这里的地面上虽然落满了厚厚的灰尘,但木质的桌椅还整齐的摆放着,总觉得那里不协调。

    李秉拨弄了几下椅子上的蛛网转过头问道:“那个司机去哪了?”

    “不就是在……”我指着自己身后,白心炎刚才一直站在我身后,但现在却不见了。

    “呵呵,先别管他,赶紧找那只怨灵收了它,我们就打道回府,至于命案那是李队长的是和咱们没关系。”冷柒轻描淡写的说了句,随后拉着我就往里屋走。

    “等等,王队可是说过你们是协助我破案的,案子没破之前想走可没那么容易。”李秉面无表情的说。

    “首先我们不是警察,公民虽然有义务协助破案,但那得有个限度吧,我们也有自己的事要做,除非……你给我们发工资,我还可以考虑帮忙。”冷柒一脸痞相。

    “可以,只要你们帮我破了这个案子……一人五千怎么样?”李秉咬着牙看向冷柒,脸色铁青,看样子气的不清。

    “不怎么样,你落下了我家海东青大人,它也得算一份!”冷柒嘻嘻笑着说。“就是,你个傻叉,居然不把本大人放在眼里!”这两个家伙果然是一个货色,一听到有钱赚立刻精神了,连忙叫嚣起来。

    李秉冷冷的盯着我们一会,随后点了下头说,行,只要你们能做到。

    冷柒这才点了下头,大致和他说了一下我们来这里的原因,和现在所知道的线索,但他没有告诉李秉自己是个萨满鬼师,只说是一个游走江湖的术士,我知道他这是还不完全相信李秉,一直跟在他们身边,始终没有说话。

    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走到了内室,李秉似乎对这里非常熟悉,一边走还能一边给我们介绍一下这里的大概布局,但一听冷柒问起我在幻境中看到的,那个诡异的地下室时,他却紧皱眉头,沉默了半天才说不知道。

    冷柒呵呵一笑,也没多说,就继续跟着李秉往前走,这里的房间采光都非常差,今天的天气又这么差,在房间里如果不借助手电的话,基本什么都看不清,李秉嘴上说是不在乎,不过一听我们提到那间地下室,立刻挨个房间找了起来。

    苏府的宅院如同迷宫一般,还没走多久我就迷失了方向,但李秉却还皱着眉头继续查找,我有些疑惑,于是开口问道:“李队长似乎对这里很熟悉,来过很多次吗?”

    李秉脚下停顿了一下,随后面无表情的拿着手电,朝一个开着门的房间里照了照说,你们应该发现这里的家具摆的很整齐吧,镇上的人都说这是鬼摆的,几十年前很多人都像把这里的家具拿出去卖。

    可是被拿走的家具

    第二天都会好端端的回到苏府,而那些偷家具的人一定会做噩梦,被厉鬼警告以后不准踏进苏府,不管是否有恶鬼,确实有人因此被吓疯了,所以从此这里就成了鬼宅,是个被古镇上的人谈之色变的地方。

    不过我小的时候来过这里,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只是这里的布局有些诡异,如果不是熟悉这里的人带着走,很容易迷路,后来有几个不信邪的来这里遇到了麻烦,还是我把他们从这里带回看守所的。

    我点了下头,刚要往前走,却一把被冷柒拉住了,抬头一看前面的李秉也停下了脚步,就在我有些莫名其妙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阵阵脚步声,声音很轻,但在这样一个寂静的地方却显得异常清晰。

    我闭着眼睛仔细听了一下,至少有三四个人的脚步声,但此时这里除了我们和那个不知去向的白心炎,根本不太可能再有

    第五个人,这些人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