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鬼灵附体

    更新时间:2017-04-28 16:57:45本章字数:3046字

    我咽了口唾沫,强忍住心里的恐惧,朝后退了一步,此时的田颖脸色惨白,双眼无神,头发凌乱不堪,整个人显得异常狼狈,但她身上的那血红色的旗袍却光亮如新,和她完全不搭调。

    而且此时的田颖,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都不像是一个活人,但任何一个有正常人都知道,死人是不能站立的,田颖却可以直直的站在距离我不远的位置。

    我们就这么对峙着,她直勾勾的盯着我,眼神冰冷的如同寒冰一般,我顿时感觉到浑身发冷,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我有些受不了这个气氛,于是鼓足勇气问道:“田颖你怎么会在这里?”

    “呵呵……我当让在这里,我已经在这里呆了五十年了!五十年!”田颖听了我的话,突然冷笑了两声,随后一脸狰狞的冲着我喊道。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过脑子还是轻醒的,因此我毫无犹豫的转身想跑,和田颖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我很清楚这绝不是她的声音,不过这声音我也很熟悉,这是伊芸的声音!

    “别走!留下来陪我吧!”‘田颖’在我身后厉声喊了一句,我根本没见她做什么动作,但我身后的满地碎骨却如同有了生命一般,自觉的变成了一白骨墙,将我的后路给封死了,由于很多白骨都是碎的,堆得很迷失,我不甘心的用脚踢了一下,却像是踢倒了铁板了,痛的我直抽冷气。

    而伊芸一直站在旁边看着我,一脸不屑和蔑视,像是看到了极其滑稽的事,我有些气愤,转过头朝着我吼道:“你够了没有,不管你是田颖还是伊芸,老子都没有惹你,你干嘛非要和我过不去!”

    “没惹我,谁让你帮那个徐文辉!以为改了姓我就找不到了吗?所有苏家人都该死,谁妨碍我报仇更该死!”田颖恶狠狠的盯着我,一字一句的说。

    我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女人,只觉得不寒而栗,她已经被仇恨迷失了心智,完全丧失了人性。我本能的想要远离她,直觉告诉,这个女人随时都会突然冲过来杀掉我。

    她冲着我不停的冷笑,眼神中带着刻骨的仇恨,她身上散发出一股摄人的杀气,让人有种压迫感,很久之后,我才知道这是杀气。

    当时完全没有这个概念,只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我背着手慌乱的翻找自己的背包,之前冷柒曾经给过我一样驱鬼符,对付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应该有效。

    我紧紧的攥着那张驱鬼符,眼看着田颖一步步的朝着我走了过来,她走路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如同踩在棉花上,但浑身却散发着一股阴风,说不出的诡异。

    每走一步都像是踏在我的心上,我尽量控制自己不会崩溃,但浑身还是止不住的发抖,田颖在距离我不到十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她本来就高,我们几乎是平视的,她的眼睛很黑,如同一个黑如的深洞一般把我的思维吸了进去。

    我瞬间直了眼,完全没有看到她的嘴里,突然伸出一个血红色的细长吸管,直直的朝着我脖子上的动脉伸了过来。

    如同做梦一般,我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很多小时候的影像,印象中那个时候父亲还没有失踪,母亲也没有因为车祸而死。天气晴朗,绿草如茵,我甚至感到阳光的温暖。

    这算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这里的,走神的功夫突然被篮球狠狠的砸到了脸上,我竟然感觉到脸上一阵剧痛,摔倒在地上,这时一个十来岁的男孩突然跑过来把我扶起来,还担忧的问道:“阳阳你没事吧?”

    我惊愕的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年有些愣神,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叫我阳阳,记忆中一个稚气的少年和这个男孩的脸重合在了一起,没错这人就是我的发小赵文白。

    他见我诧异的看着他,有些着急,急忙用手揉我脸上被球砸到的地方,表情委屈,像是要哭了似的,我感觉莫名的揪心,急忙说:“我没事,这是哪呀?”

    “翠柳公园呀,咱们都在这里玩一个早上了,你不是被我打傻了吧?”少年激动的喊道。

    我冷冷的盯着他,从他的脸上我看不出任何装假的痕迹,如果能装的这么像,都可以去当影帝了。但我实在无法解释眼前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一辆车从不远处开了过来,两个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赵文白立刻冲了过去,冲着一个国字脸的男人说他拿球打在我脸上了。

    那个男人立刻皱着眉头责备了他几句,随后又担忧的看着我,而另一个穿着月白色衬衫则快步的朝着我走了过来,看清这个人的一瞬间,我几乎热泪盈眶,他就是我失踪了十多年的父亲,他走过来摸了摸我头上被球砸出的大包,我痛的往后缩了一下,他立刻收回手说:“问题不大,回家擦点药酒消肿就好了。”

    我机械的点了下头,有些疑惑的看着父亲,在我印象中他基本没有不穿警服的时候,激动过后,我也冷静了下来,于是转头问道:“爸,你今天怎么没穿警服?”父亲轻松的把我抱起来,一边朝着他们开来的那辆黑色的奥迪走,一边说:“我辞职了,你妈不是一直都希望我辞职做生意吗?这次就听她的。”

    我木然的看了看父亲,他说的很认真,完全不想是做假,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我家的楼下,我和赵文白走在前面,父亲和赵文白的父亲走在后面,似乎在聊着什么。

    回到家刚开门,我就闻到一股梅子扣肉的味道,这是我妈的拿手菜,这味道我已经十多年没有闻到过了,尽管我已经猜到眼前的一切都不过是我的幻想,但我真的希望它永远维持下去,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过去的事终究过去了,再怎么不舍得也无法挽回了。

    看着眼前熟悉的家和忙前忙后的父母,我有些欲哭无泪,就在同时我听到自己的耳边,突然响起一阵铃铛声,声音清脆空灵,像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我立刻就听出这是冷柒的腰铃发出的声音,他在我家的时候也用过一次,时候我查了资料才知道那是萨满特有的腰铃,用来招魂、驱邪的。

    声音一响我立刻感觉脑子有些晕眩,不过其他人似乎没什么反应,赵文白跑过来拉着我去桌上吃饭,其他人也陆续走过去,他们似乎都没有听到腰铃的声音。

    我本来还打算吃完这段饭在想办法离开的,但现在看来不太可能了,冷柒在我耳边念了一通咒语,我听着像满语,总之一句也听不懂,不过感觉脑子更加晕眩了。

    我强支撑着靠在桌子上,这时我才发现周围安静极了,我父母、赵文白、以及赵文白的父母都静静的看着我,母亲一把拉住我的手柔声说,阳阳,留下来不好吗?我们都能陪着你,离开这里你多孤独呀。

    这话刚好戳到了我的痛处,一面是现实生活,一面是我一直渴望的温馨家庭,我低着头感觉自己现在正面对着一个痛苦的抉择。

    “小子,你给我醒醒,再真实的虚幻也是虚幻懂吗?别反抗闭上眼睛!”肥矛隼的话给了我一个当头棒喝,我最后看了眼父母和赵叔叔,随后狠下心抽出一直被母亲握住的手闭上了眼睛。

    只觉得脑子一阵晕眩,不多时我的耳边就传来一阵咯咯的笑声,我听出那是肥矛隼那厮得意的笑声,果然我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它站在我的肚子的位置得意的说:“你看,你施术那么久都没用,本大人一句话就把他叫醒了,哈哈……”

    我被它吵得头痛,勉强从包中翻出一袋牛肉干撕开之后递给肥矛隼,这厮立刻低头吃了起来,我茫然的看着它,完全不清楚它那么多肉都吃到哪去了?

    沉默了一会我才看清自己身边的环境,此时我们已经在四条甬道的交界处,左手边的位置有一扇厚重的铁门,这和我在幻境中看到的一模一样,此时冷柒正坐在我旁边的位置看着我,眼神复杂,田颖还倒在一旁,双眼紧闭,不过身上已经没有那么重的阴气了。

    我疑惑的看了一圈问道:“田颖怎么样?还有这里是哪里?我刚才好像又进入幻境了吗?”

    冷柒叹了口气,指了指那扇门说,她被附身时间太长,阳气亏损太多,以后会病怏怏的,不过比她那两个同学幸运多了,其他的事先出去再说。

    我松了口气,感觉浑身酸痛,无意中转头刚好看到田颖那张惨白的脸,几天前她还笑着和我们聊天,此时却变成这样,我不由的感叹命运多舛。

    “这么快就醒了,不愧是鬼灵。”肥矛隼突然跳到我的胸口位置尖声说道。

    我本能的朝着田颖看去,发现她已经睁开眼睛,一双血红的眼睛冷冷的盯着我,嘴角上诡异的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