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醉梦兰心

    更新时间:2017-04-28 16:59:14本章字数:3079字

    赵文白苦笑了一声点了下头说,当年父亲和穆叔叔的枪,虽然都随着他们失踪了,但我还是绞尽脑汁查到了他们的枪械使用记录,他们当时用的是54式7.62毫米手枪。

    这种枪一次能射八发,后座比较大,我特意去查了一下,那间厂房里有不少弹痕,不过我却一个弹壳都没找到,这枚铜铃还是我在一个夹缝中找到的,估计那里已经被清理过了。

    我从赵文白的语气中听出了失望,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好半天才说,放心吧,就算靠我们自己也一定能查出真相的。

    赵文白点了下头,我们又聊了点别的,可能是太久没有见面了,聊了很多,直到店里打烊了,我才架着喝的神志不清的赵文白回家,我从没有见他喝的这么醉过,这次见面总觉得他有很多心事,却不想告诉我。

    他不愿意说,我自然也不好多问,毕竟再熟悉的人也都要保持距离。直到很长时间之后,我才为自己这种想法后悔,如果当时我追问清楚,或许他真的会告诉我,我也会少些遗憾。

    这家川菜馆距离我家比较近,我直接把他带去我家,回头再给他妈妈打个电话就行。我低头看了眼赵文白的手边,也难怪我们会被赶回来,现在已经半夜十一点多了。

    走在大街上,华灯璀璨,时不时还有几辆车子匆匆开过,刮过阵阵冷风,寂静的让人心寒,我突然觉得这样的城市带给人无尽浮华的同时,也同样带来了无尽的空虚。我苦笑了一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喜欢感慨。

    扶着赵文白摇摇晃晃的回到家时,已经十二点多了,客厅里的电视居然还亮着,冷柒正坐在沙发上,看到我回来之后,他走过来帮我把赵文白扶到了我父母的房间,这家伙在半路上已经把该吐得都吐光了,躺在床上发出轻微的鼾声,我帮他换了衣服又盖好被子出门。

    冷柒一直站在我旁边沉默着,看到我转身才嘻嘻一笑说:“我听冬青说你明天要上班,还这么晚回来。快给我拿一千块,反正过几天李秉就把那一万五,打到你账上了。”

    “你还说,他被你气成那样,还能打钱给我?我没钱,除非你把上次拿得一千还给我!”

    “你这人还真是小气,上次那一千我也没花,都花在买线索上了。哎,不然你也和我一起去!”我一看到这厮一愣淫笑的样子,总觉得这家伙根本不是去那些夜总会,而是去办什么事,或许他是觉得只要这么说,我一定不会跟着他,才这么说的,不过这次我却理解错了。

    我冷笑了一声说:“好啊,去呗。”

    冷柒先是一愣,他摸了摸下巴,猥琐的笑了笑说,那走吧。

    我们一前一后的走出家门,路上的比我回来的时候还要安静不少,华灯下街道显得有些萧条,冷柒拦下一辆出租车,直接坐在副驾驶上,等我上车之后,说了一个店名,我觉得那个名字非常熟悉。

    仔细想了想,脑子突然闪过一个巨大的夜总会牌子,那是我被怨鬼追杀之后,遇到冷柒的地方,我头皮顿时炸了,没有想到这厮真的要来这种地方,我还以为他一直在想着下午见到的那个女的呢。

    于是我好奇的问:“今天下午遇到那女的就长得不错,我听肥矛隼说她是你前世女友,不打算再续前缘吗?”

    我本来以为冷柒会很惊讶,没想到他居然没有半分惊讶,沉默了半天才冷冷的问我:“那肥鸟还和你说什么了?”

    我有些诧异,在平时不管那只肥矛隼怎么闹,冷柒都不会生气,而且对它的称呼一直是冬青,可是这次却直接叫肥鸟,这说明冷柒生气了。

    我开始后悔问这个问题,不过既然话都说出去了,也只好硬着头皮说,也没说什么,他只是说它比你入门早,应该算你师兄……

    “你不打算说是吗?”

    “好吧,它说那个女孩是你前世女友,不过它让我离那女的远一点说那女的智商高。”

    冷柒冷冷的盯着我,车里的光线不太好,我看不出他的脸色,不过他那双鹰一样的眼睛,却一直死死的盯着我,如同黑夜中一滩湖水,我感觉有些脊背发寒。

    他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眼神缓和了些说,就这些?

    我急忙点了下头,说就这些,肥矛隼说知道太多对我没好处。

    冷柒这才转过头去,似乎在想什么,一直皱着眉头,我眯着眼睛看着他的后背,突然觉得这个人非常陌生,似乎前一秒钟还能笑的很猥琐,但后一秒钟就能立刻拔出刀来杀人,而且手法伶俐的如同一个职业的杀手。

    我一直以为只有精神有问题的人才会这样,但有一天却发现我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人,我不知道在别人眼里,是不是也是同样的人。

    在我胡思乱想中,出租车听在了梦醉夜总会的门口,冷柒麻利的下了车,可看到司机回头一愣疑惑的看着我问,谁付账?

    我只好拿出钱包点钱,并且预料到这一定是,今天晚上花出去的钱里最少的一笔钱。

    “快走啊,好看的在里面,你站着发什么楞呀?”冷柒此时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拉着我快步走进夜总会。

    说实话在这之前我从没有来过夜总会,原来顶多也就去酒吧玩,还是和一群朋友一起,我对这样的地方好奇,但却有些排斥,毕竟这样的地方看似辉煌,其实是最危险的地方。

    整个大厅都是用金色的彩砖铺成的,看上去金碧辉煌,而正对着我们的是一个巨大的鱼缸,我大概看了一下,至少有三米来高,里面有不少游来游去的观赏鱼,我们刚走进大厅,就立刻又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美女走过来,笑着说,两位这边请。

    冷柒嘻嘻笑着,一脸猥琐,眼神不停的在那个女孩的xiong和腿之间游离,那女孩似乎也见惯了这样的客人,竟然还能露出职业性的微笑,估计是习惯了。

    我一边跟着走,一边四处看看,总之看哪里都好奇,这位美女把我们引到了一个包间就离开了,我踩着脚下的红地毯走进包间,茶几上已经有摆好的果盘和酒。

    冷柒坐在沙发上拎起那瓶子酒看了眼,皱了下眉头,似乎有些不满意,我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还没等我说话,冷柒就冲着外面吼道:“美女给我换瓶干红!”

    我看到那位美女高兴的说了句,请您稍等。就一溜烟的跑了,估计这一瓶酒不会便宜,不到五分钟,就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手里还拿着一瓶红酒,这女孩不能说多漂亮,但看上去很清秀,完全不像是一个……小姐。

    冷柒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嘻嘻一笑说,这是包房服务员,你想歪了!

    我老脸一红,支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转头问那个女孩:“这瓶酒多少钱?”

    “一千六,这位先生有会员卡,所有给九五折的。”女孩微笑帮我们倒好红酒,才走出去。

    我顿时暴汗,一瓶酒要我半个月的工资,这是要闹哪出?我急忙翻了翻自己的钱包,还好今天带了五百块,不然一会能不能走出这里都是个问题。

    等我转过身时却发现冷柒已经不见了,桌上刚到的红酒都被他喝光了,但这人却不见了,我急忙跑出门,发现刚才那位美女正站在走廊里,我急忙走过去问,美女你刚才看到,和我一起来的那个人去哪了吗?我一转身他就不见了。

    “冷先生刚去兰心那了,您不点一个吗?”这美女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了一个职业性的微笑,似乎在向我推销商品,不过我立刻知道她是什么意思,脸一下红到耳根子,急忙摇了下头,在这个女人近乎蔑视的眼神中逃回了包厢。

    在包厢中等了两个多小时,我几乎把冷柒那厮家所有的母性亲戚都问候了一遍,这家伙终于回来了,不过显得略有些疲惫,我腾的一下站起身来,这厮看到我近乎杀人的眼光先是一愣,随后一阵狂笑,指着我毫无形象的喊道:“你不会一直自己在这呆着了吧?”

    “不然呢?像你这样去……做点少儿不宜的事吗?”我冷笑了一声,死死的攥着自己的钱包说,其实我气愤的不是他去干什么,而是因为这厮一定没有带钱,他的一切花销最后都要算在我的头上,这家伙很多时候的行为真是可恨!

    冷柒止住笑容说,放心这次不用花很多钱,兰心的姐妹遇到了些问题,让我帮忙去解决,今天所有的费用都由她们付,我送了口气,心里一阵狂笑。

    “开心了?不用你花钱,那走吧!”冷柒一脸奸笑着,拉过身边一个穿着浅色碎花旗袍的女孩,看到这女孩的时候,我不禁愣住了,因为她和冷柒前世那个老婆至少有七分相,尤其是气质。

    “还愣着干嘛?跟我去收了那只冤鬼!”冷柒冲着我眨了眨眼睛,一脸淡定的说。

    但当我听到冤鬼这两字的时候,顿时想起了之前的伊芸冷汗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