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杜鹃残魂

    更新时间:2017-04-28 16:59:29本章字数:3018字

    “去抓……冤鬼?为什么要我去?”想明白这厮要干什么的时候,我顿时炸了毛。

    “你是我徒弟呀,为师是想让你开开眼界,快点!”我嘴角抽搐了一下,真想在这张道貌岸然的脸上砸一拳,不过考虑了一下这家伙喜怒无常的秉性,我还是忍住了,只是在心里告诉自己,到时候见事不好就赶紧跑。

    我们三个走出梦醉夜总会,我这才知道这个女孩就是兰心,冷柒叫了一辆出租车和兰心坐在后面,我只好坐在前面。看着他和兰心亲热的样子,我都不知道该提兰心悲哀,还是提冷柒悲哀,如果我没猜错,肥矛隼说的是的对的,冷柒还没有忘记那位前世的恋人,而眼前的这位不过是她的替代品。

    轻叹了一声,我转头看向窗外的环境,这才发现刚才走神的功夫,出租车已经开到了城东的郊区,算是棉城最荒凉的地方,白天都难得见到几个人,更何况像这样的大半夜,也难得这位司机能拉我们到这里来。

    又走了大概半个小时,车子终于停在了一幢七层的楼前面,我也没和司机讲价,直接塞给他四十块钱,司机有四十来岁的样子,接过钱冲我憨憨的笑了一声说,要是总能遇到像你这么实在的人就好了。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下了车,别提多心痛了,但没办法这鬼地方就算白天都很难有司机肯来。

    兰心奇怪的看了我们一眼,也没说什么,就拉着冷柒上了楼,我仰头看了一眼这栋破旧的老楼,叹息了一声只好跟着上去,这里根本没有电梯,只能爬楼梯上去,楼道中灯光昏暗,老旧的楼梯坑坑洼洼的,狭窄陡峭,兰心和冷柒也没法并排走。

    棉城市虽不算是什么市区,但也不算穷,我实在想不到这里还有如此破旧的楼,居然还能住人。

    兰心看到我一脸苦相的样子,笑了笑说:“这里有点破,要注意脚下,很快就到了。”

    我点了下头,她抱歉的冲我笑笑,透过昏黄的灯光我突然发现这个女人,并没有之前在夜总会那么妖媚了,我有点近视以为是自己没看清楚,也就没当回事。

    兰心的家住在六楼,我们小心翼翼的走到六零一门口,兰心打开门让我们进去,熟练的打开灯,才转头和我们说,房间有点小,你们先做我去给你们倒水。

    还没等她说完冷柒已经走到坐在沙发上了说,梅雪和你一起住吗?怎么没看见她,在夜总会的时候也没看到的她。

    兰心的正给我的倒茶,听到冷柒提到梅雪手停顿了一下,笑着说:“她家里出了点事,回家去了。”

    她的话音刚落,窗外立刻刮起一阵风,风将窗帘刮起,兰心立刻一脸惊恐的看着窗口的位置,还保持着倒茶的姿势,但茶早就溢出了杯子,她居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还在继续倒。

    我有些冷,于是走过去想把窗户关上,这才发现窗口的位置,突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白色人影,勉强能看出是一个女人,长发飘飞,但五官完全看不清楚,我顿时愣在了原地。

    “啊!就是这个东西,大师你快救救我!”这时兰心也看到了这个人影,几步跑过去扑到冷柒的怀里,吓得浑身发抖。

    我不清楚自己是不是上次被刺激到了,才神经大条,居然没有看出那个东西是鬼!瞬间一股凉意从脚底一直蔓延到了全身。

    我狠狠的哆嗦了一下,如果这里只有冷柒的话,我一定会夺门而出,但这里偏偏多了一个兰心,我只好硬着头皮站在那里,机械的转过头我才发现那个人影已经不见了,此时窗台上正放着一盆粉色的杜鹃,开的正艳。

    “这花是你养的?”冷柒一脸镇定的问怀中的兰心,他抱着兰心,一双咸猪手还在人家身上游走,不过兰心此时根本就自动忽略掉了他的举动,而是想也不想的说,不是,这是梅雪养的,她喜欢杜鹃花。

    冷柒点了下头,想要走到阳台这边看看,却被兰心给缠住了,无奈他只好拉着一直剧烈颤抖的兰心一起走到阳台,兰心将头深深的埋进冷柒的怀里,我疑惑的看着兰心,觉得她表现出的恐惧未免太过了,不过我没有说出来,毕竟我和她也不熟悉。

    无意中转过头,我发现冷柒一直死死的盯着那盆杜鹃花,不知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嘴角突然露出了一抹冷笑。

    “兰心等梅雪回来,你告诉她一声,这盆花我带走了,你放心我会帮你在这里布一个阵法,这样那只鬼就进不来了。”冷柒收起冷笑,一脸猥琐的对兰心说,一边说着还不忘了在人家的xiong上揉几下。

    兰心听了这话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说,嗯,你放心我会说的,大师你可一定要帮我呀,我……害怕。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甚至带着些哭腔,我也有些不忍,于是转头看像冷柒,却发现这厮正一脸奸笑的看着兰心,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厌恶。

    冷柒放开兰心,从口袋里随便拿出一个形状怪异的铃铛挂在了窗口的位置,嘀嘀咕咕的念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看样子应该是咒语,才转头和兰心说,放心没事了,我们先回去,你也早点休息。

    说完就抱起那盆杜鹃花往外走,兰心没有说话,而是站在原地一直看着我们消失在她家门口。

    走出楼道,我才松了口气,冷柒看着我嘻嘻的笑着说,你这是怎么了?

    “你没觉得奇怪吗?这花明明不是兰心的,她居然能随便把别人的东西送人,而且我总觉得她家有种压迫感。”我皱着眉头说出了一只困扰自己的问题。

    冷柒抱着那盆花,悠闲的往路边走,好半天才冷冷的说,她当然可以把梅雪的东西送人,因为梅雪不会回来了,她死了!

    惊愕的看着冷柒,巨大的震惊使得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好半天我才缓过神来问:“你怎么知道的?”

    “占卜,我曾经给梅雪算过命,知道她的生辰八字,同时也知道她一定会短命。”冷柒叹息了一声,仰头看向天边的圆月,眼神淡然。

    我转头看向他,这个人对于死亡的淡漠,让我觉得恐惧。这时我突然想起赵文白说过的那家工厂,于是急忙转头问冷柒:“你知不知道一家叫丰瑞的工厂,现在已经倒闭了,十多年前是做纺织品生意的。”

    “十多年前?我去年才到棉城,上哪知道去?怎么了?”冷柒说这话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停顿,看上去不像是说谎,我有些失望,本以为他也同样是萨满鬼师,或许会知道一些,但现在看来,我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

    “除了你之外,棉城是不是还有其他的萨满鬼师?”

    “你以为萨满鬼师是菜市场的茄子吗?论斤卖的!哪有那么多,我最近五年也只在景苑古镇遇到了一个白心炎而已!”冷柒白了我一眼,抱着杜鹃花加快了脚步。

    我挠了挠头,急忙追上他,本想告诉他赵文白的发现,但一看到冷柒忧心忡忡的样子,话到嘴边有咽了回去。

    凌晨四点多,我们终于走到了附近的一条公路上拦了一辆车,等赶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六点多了,我疲惫的靠在沙发上,困得头疼。

    可是一想到再过一个小时我就赶着去上班,就不敢再睡了,强撑着去洗了一个冷水澡,感觉精神多了,一开门我才发现冷柒正站在浴室门口,怀里还抱着那盆杜鹃花,一看到我出来立刻不耐烦的皱着眉头说,你终于出来了,借过借过。

    我急忙让开一条路,眼看着冷柒走进浴室将那盆杜鹃花放在一个阴暗的角落,然后默念了咒语之后,低声说,暂时呆在这里,等一切结束了之后,我会送你离开的。他的语气很温和,但听上去却异常诡异。

    我狐疑的看着这个家伙,感觉有点毛骨悚然,他刚才说的话根本不像是在对着花说,而是对着人说的。这让我不由的想起了那个白色的人影,冷汗顿时流了下来。

    “你刚才在和谁说话?”

    “和它,我找不到梅雪的魂魄,但它也没有去进入轮回,这上面有几分她的意识,我想通过这几缕意识找到她的魂魄。”冷柒一边用喷壶给杜鹃花浇水,一边平静的说。

    我擦了把冷汗,脚步不由的朝着客厅的位置挪去,我有种预感,在让这个家伙在家里待下去,我家早晚会变成鬼屋。

    “不是吧,吓成这样,意识只是生前留下的一股执念,连魂魄都算不上,根本伤不到人。”

    冷柒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还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我顿时吓得跳了起来,老脸一红,急忙敷衍着说:“谁害怕了,我是累的!行了我上班去了,也不知道徐文辉怎么样了。”

    冷柒也不说话,看着我忍不住呵呵直笑,我叹了口气说,迅速穿好衣服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