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毁容女尸

    更新时间:2017-04-28 16:59:49本章字数:3020字

    站在医院的门口,我突然觉得有些陌生,可是仔细一想才仅仅离开了不到一个星期。

    “回来了穆阳,怎么不进去?”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转过头看到一个穿着粉色碎花裙的女孩,正冲着我俏皮的笑着。

    “丁护士,这么……巧。”尴尬的笑了笑,这女孩叫丁心语,是这家医院的临床护士,长相甜美,性格开朗,机灵又聪明,单单我知道的,就有十多个家世条件都很好的人在追她,我最不擅长和女生打交道,尤其是这样一个女生。

    她看到我的表情咯咯的笑了几声,一把挽住我的胳膊说,还傻愣着,再不走就迟到了。

    我汗了一下,斜眼一看,果然看到几束充满杀气的眼光直直的射向我,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估计我已经死了好几回了,为了不让那些人误会我们的关系,我本想挣脱,但丁心语猛地一用力,我没防备她硬是被她拉近了医院。

    看着旁边笑得正甜的丁心语,我有些困惑,刚要问她就小声说:“你看到门口那个穿蓝色西装的家伙没?”

    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确实看到一个穿着蓝色西装的男人,靠在一辆宝马车上,一脸阴沉。我苦笑了一声问道:“你不会是和男朋友闹别扭了吧?好好聊聊就好了,你这么做误会不是越来越深了吗?”

    “切,什么误会呀?我没男朋友,不然你当我男朋友吧!”丁心语咯咯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我愣了两秒钟才笑着说,别开玩笑了,我得先回办公室。说完我就挣脱她,逃命似得跑了,完全没有注意到丁心语生气的表情。

    回到办公室简单的和同事打了招呼之后,我就急忙换了衣服去见徐文辉,虽然时隔半个来月,可一想到他我都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脖子,还是有些害怕,不过一想到刚才主任和我说案子已经结了,他被判了死刑,估计快要行刑了,我还是决定去看看他,再不去就永远也见不到他了。

    穿过常常的走廊,周围人来人往,但我依然觉得通往徐文辉那间病房的鬼气森森,机械的走进门,病房里的警察立刻警惕的站起来看着我,其中一个人看到是我之后,笑着说,原来是穆医生。

    我点了下头和这位警察打了声招呼,这位就是当时我被掐的时候,帮忙制住徐文辉的其中一位,而另一个是我不认识的,也就没有说话。

    徐文辉本来还耷拉着脑袋,一听到我的那个警察叫我,他立刻抬起头,一双无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犹如两个漆黑的漩涡,看得我心里直发毛,那两个警察也立刻警惕的看着他,生怕他再次暴起伤人。

    我惊愕的看着徐文辉,令我觉得发毛的不只是他的眼睛,而是他现在的状态,这个人比我走之前看上去还要瘦弱,几乎就剩下皮包骨了,脸上布满了皱纹,不到几天的时间看上去却像老了十几岁。

    出于医生的本能我试探性的问道:“你哪里不舒服吗?有没有觉得胸闷?”

    “你去过苏府了?”他没有回到我的问题,而是直接问我去没去苏府,我实在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于是斜眼看了看旁边那两个警察,他们都没有看我,但傻子都清楚他们一直在听,我犹豫了一下点头说,去了,看来你家祖辈真的和苏家有亲戚,不过可真够倒霉的。

    “是我把它放出来的,如果不是你个该死的女人,告诉我家里留了一笔钱放在老宅,我也不会去那,更不会……”徐文辉越说越激动,瘦弱的身体不停的抖动着,表情狰狞,这显然是要暴走的节奏。

    有了上次的教训,我快速的退到门口,那两个警察也紧张的站起来盯着他,不过这次徐文辉没有暴走,而是呵呵的笑了起来,不一会又开始低声抽泣,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在笑还是在哭,根据以往经验我们三个都看的出来,徐文辉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我疑惑的看着他,心里的疑惑又加重了不少,过了半个来小时,徐文辉的情绪终于冷静了下来,我这才走过去问道:“你把谁放出来了?还有那个该死的女人是谁?”

    徐文辉冷笑了一声,说我从你身上闻到了一股味道,是血腥味。你身边应该有那个女人的同类!他并不明说,而是古怪的笑着,和刚才的举动判若两人,这样的神态更像是一个……女人。

    我感到头皮发麻,再不想和这个疯子呆在一起,于是快步走出病房,不过我的脑子里却不断的回想着徐文辉的话,我身边有那个女人的同类,我身边的人除了赵文白就剩下冷柒了,难道那个女人也是个萨满鬼师?

    一想到这个消息我的头皮立刻炸开了,脑子里立刻浮现起一个腰上系着一圈铜铃,穿着古怪服饰,脸上带着古怪微笑,脾气古怪,并且鬼气森森的女人,一股凉意瞬间就流遍了我的全身。

    浑浑噩噩的走回办公室,我顿时被一股花香吸引,抬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办公桌上多了一盆粉红色的杜鹃花,这盆花和冷柒带回来那盆非常像,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异常柔美,但我的脑子里却凭空出现了一道白色的鬼影,顿时打了个寒噤,一切美好的印象瞬间就支离破碎了。

    “穆阳,五零一病房新住进来一位病人,一会记得去查房。”这时丁心语突然出现在我旁边嘻嘻的笑着,随后指着我桌上的一盆杜鹃说,新来的那位病人喜欢杜鹃花,买了好多,我就管她要了一盆送给你了,喜欢吗?

    丁心语穿着一身白色的护士服,看上去清纯可爱,我有些慌神,机械的点了下头,她立刻笑着说,行了我上班去了,别魂不守舍的。

    我点了下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呆呆的看着桌上那盆杜鹃花,看久了突然觉得其实也没多害怕,又不是每一盆花里都有鬼,心里暗自苦笑,感觉自己有点神经过敏了。

    “穆阳我真不知道说你点什么好了,难道你没看出来小丁在追你,你真是太……天真了!”

    我一个姓王的同事凑过来一脸愤慨的说,这厮和我年纪差不多,还是我的校友,只不过比我早两年毕业,已经是这里的正式医生了,人称王八卦,这家伙最大的优点就是八卦,只要是这所医院发生的事,就没有他不知道的,整天嬉皮笑脸,算是个滚刀肉型的人物。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议论,我急忙反驳他说,没有的事,你别瞎说。

    “瞎说?无邪哥,你难道不知道杜鹃花的话语吗?爱的欣喜,节制,永远属于你。”这家伙凑过来猥琐的笑着,那一瞬间我感觉他的脸和冷柒的脸无限重合,让人忍不住想要冲过去抽几巴掌,不过这厮在我抬手抽他之前就跑回去工作了。

    我按了按太阳穴,以为自己终于能清净一会了,结果王八卦又凑了过来说:“小穆如果你中午请我吃饭的话,我就送你一条新闻。”

    “五零一病房的那位病人叫欧阳雨,二十年心脏病史,不过一直保持的不错,主要是她昨天在自己家花园里看到了一具女尸,才被吓犯病的。”王八卦见我没理他,得意的说。

    我听了这话之后急忙打开电脑查看本地新闻,如果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新闻上一定有写,果然本地新闻上看到了这么一则消息,而且警方现在还没有确认那具女尸的身份,我将新闻上的照片放到最大,依然看不清那具女尸的脸。

    “别看了,你都不知道,听说那女尸的脸被人用刀划烂了,它父母都不一定能认出来它。”王八卦一边叹息,一边摇头。

    我没有说话而是呆呆的看着那张照片,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股寒意。我转头看向王八卦发现他正得意的笑着,根据以往的经验,这厮一定还有什么没说的,一咬牙我只好答应他中午请他吃饭,不过他知道的事都得告诉我。

    王八卦嘻嘻一笑说,放心吧,咱们谁跟谁呀,出了医院往东走有家新开的卤肉馆,我在那等你!说完就得意的跑了,我苦笑,这家伙不去当记者却跑来做医生,还真是可惜了。

    我又把整条新闻看了一遍,脑子里时不时就闪过拿到白色的影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两者似乎有些联系,我甚至觉得昨天那具女尸就是梅雪的,想到这我急忙打电话给冷柒。

    电话打了两遍这厮才接通电话,我不等他说话,就急忙问:“你看看昨天的棉城新闻,有人发现了一具女尸……”

    “我知道了,不是梅雪。”冷柒打了个哈欠,不紧不慢,我愣了几秒钟,才挂断了电话,自嘲的苦笑,我翻开五零一那位病人的病例,看到欧阳雨的照片时不由的愣住了,这位正是我在冷柒摊位前和长沙机场两次遇到的人,这让我觉得这一切都太巧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