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杜鹃花语

    更新时间:2017-04-28 17:00:53本章字数:3073字

    我接过那两枚铜铃比对了一下,除了大小不同之外,形状、颜色、纹饰都基本一样,而且它们都出现在人口失踪的现场,至少表面上都和十多年前那件失踪案类似,如果真的是同一伙人干的,没准能连带着破了十多年前的案子。

    想到这我急忙抓起手机给冷柒打电话叫他马上回来,这家伙不知道跑哪玩去了,听到我的紧急呼叫之后,在电话里抱怨了几句,不过还是在十分钟之后赶了回来,他站在门口有些有些不满的说:“有什么急事不能等会……”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止住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手上拿两枚铜铃,笑容彻底凝固在嘴角,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只觉得耳边一阵风,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两枚铜铃已经在他的手上了,他死死盯着手中的铜铃,眉头越皱越紧,好半天才抬头问我:“这东西是从哪来的?”

    “是我找到的,在两起失踪案的现场,你就是那位萨满鬼师吧?希望你能协助我破了这个案子,这个案子对我和穆阳都很重要。”赵文白走到冷柒身旁,语气阴冷,似乎根本不是在跟他商量。

    他比冷柒稍微高一点,这个距离正好能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冷柒。我听赵文白说过,这也是种方式会无形中给人带来压力,不过对冷柒似乎没用,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那两枚铜铃上,根本没有注意到赵文白在靠近他。

    赵文白皱了皱眉头,也低头盯着那两枚铜铃,不过我看得出他的眼中充满了疑惑,显然什么都没看出来,我们三个都没有说话,沉默了大概一份来种才听冷柒说:“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这个案子都不能再查下去了,不然就算把自己搭进去,你也找不到真相。”

    “你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我父亲和穆阳的父亲,都失踪了十二年了,十二年你知道我们是怎么过来的吗?你这家伙既然有能力帮忙,为什么非要装什么世外高人!”

    赵文白听完冷柒的话,气得眼睛都红了,如果他不是警察的话,估计早就冲过去和冷柒打成一团了,冷柒也不说话,依旧板着一张扑克脸,似乎跟不打算解释,最后甩出一句:“我是看在你和穆阳是发小的份上,不然这几句我都懒得说。”说完就慢悠悠的走出病房,一转身不见了踪影。

    看着他的背影,我突然想起之前李秉要追查,白心炎尸体失踪的案子时,他也是同样的态度,我总觉得他似乎在隐瞒着什么,或许说他这个人本身就是个迷。

    “混蛋!算了我自己查吧,本来也没抱太大希望!”赵文白有些失望的坐在旁边的空床上,虽然他嘴上不说,我能看出来他对冷柒的态度非常失望,我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腿,现在的身体状况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过只要不做剧烈运动应该能应付,于是我慢慢下了床说:“带我一个,我也想知道答案。”

    赵文白诧异的看着我,把我看得一愣,疑惑的问,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你收了什么刺激吗?我怎么觉得你从长沙回来之后,似乎变了很多。”赵文白一边说,眼神一边在我的身上游离。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实在无法想象自己原来在他们眼中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我让赵文白帮我弄一套衣服,找个时间偷偷溜出医院,如果直接说的话,就算冷柒同意,丁心语也绝不会答应,所有也只能先斩后奏了。

    和赵文白说好了之后,他就匆忙会单位了,我则独自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表面上一动不动,但脑子里却如同一团乱麻一般,我总觉得自己经历的事虽然看上去都没有什么关系,但仔细一想似乎又有一定的联系,只是我还无法理清这些事情之间的关系,结果越想脑子越乱,直到丁心语过来给我送饭,我都没有注意到。

    好在她没有发现我有什么反常,还高兴的和我聊起身边的开心事,一会说她淘宝的时候秒杀到了一件,很久以前就想买的衣服,一会又说自己家隔壁的狗狗很可爱,可惜她妈不让她养,我心不在焉的附和她说:“那狗是什么品种,等出院我给你买只一样的。”

    我本以为丁心语听了之后会很高兴,可是没有想到她听到之后苦着脸说,不用了,看见了更难过,豆豆死了。

    说来也怪,前几天我回家的时候,还看见它冲着我摇尾巴,结果前天回去之后,我突然看到它在原地转圈,好奇的凑过去才看到它是想咬到自己的尾巴,本来以为她在自个玩呢,结果仔细看才发现不对劲,它已经翻白眼了,居然还在不停的转,而且越转越快。

    那样子给我吓了一跳,也不敢再看,急忙跑回家,结果就再也没有见到它,今天早上我才听我妈说,豆豆自己掉到水池里淹死了。

    我看着丁心语忧伤的样子,憋了半天才开口说,那以后咱们养个别的品种的,你喜欢高加索犬还是大白熊犬?

    丁心语听了我的话忍不住笑着说:“去你的,还藏獒呢!”

    我挠了挠头,虽然挨了骂,能逗笑她也是值得的。我们又聊了一会,她就回去工作了,看着她离开我松了口气,急忙给赵文白发短信让他晚上带衣服来医院。

    晚上十点多,我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冷柒和肥矛隼则在另一张床上打瞌睡,我斜眼看了冷柒,这厮今天出奇的安静,如果是在其他时候,他早就跑出去勾搭小护士去了,但今天……他不会是在看着我吧,想到这我一抹冷汗从额头渗了出来,就在我纠结着是像个办法把他和肥矛隼支走,还是继续耗下去的时候,一个小护士突然蹑手蹑脚的走进病房推醒了冷柒,这小护士我见过几次,是楼下脑科的,她似乎对冷柒非常感兴趣,经常找各种理由来缠着他,这小妮子长得还不错,不过冷柒始终对她不咸不淡,冷柒被她推醒之后,皱着眉头看着她,她也不知道和冷柒说了点什么,就把冷柒叫走了,而那只肥矛隼则独自倒在床上打着呼噜,我心里一阵激动,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把他支走了。

    等了不到两分钟赵文白就匆匆走了进来,我悄悄下地和他一起走出病房,在水房中换好衣服,我们就悄悄的溜下了楼,我们为了避开前台那些小护士,一直绕路走,还好我在这里工作了几个月,还算熟悉,我们阴差阳错的绕道了八楼的位置,正巧要路过欧阳雨的病房,我本来想快步跑过去了事,结果刚走到门口,透过门上的玻璃,我突然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正坐在床边和欧阳雨说着什么,欧阳雨脸色阴冷,眉头紧皱,情绪似乎很激动,可惜这样的高级病房隔音都很好,在外面什么都听不到。

    赵文白推了我一下,示意我快点走,我摇了摇头指着门里的人,赵文白朝门里看了一眼,点了下头。

    这时那个穿黑西装的男人突然站起身来,快步朝着门口走了过来,这个人看上去四十来岁的样子,国字脸、脸颊的位置发青,显然是经常刮胡子刮成那样的,这样的人脾气一般不会太好。

    我怕被他发现,赶紧拉着赵文白躲到了旁边一个水房里,躲了十来分钟听着外面的脚步声消失之后,我们才从病房里走出来,我转头说,先等会,我去看看林太太,心脏病人最忌讳的就是太激动。

    赵文白点了下头说,那快点,你自己小心。

    我应了一声,急忙跑到门口敲了下门,欧阳雨听到敲门声之后,抹了下脸才冲我点头,我开门走进病房,发现欧阳雨的眼睛红红的,看样子刚才和那个男人争吵过了。

    她勉强冲我笑笑说,坐吧,上次本来打算让江玉给你道歉,因为他的鲁莽给你造成这么大的伤害,不过这孩子……你没事了吧?

    我笑了摇了下头说,早没事了,我不会和他计较的。我这次来是想问你,你是不是认识我爸爸?他十二年前失踪了,这些年我一直想要找到他。

    “穆医生你觉得这间病房好看吗?”欧阳雨像是没有听到我的话似得,问了我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我愣了一下,随后转头环顾周围,这两次来都没怎么注意到这件病房,这么仔细一看才病房中有一股馨香味,窗台上下,墙角边、床边都摆满了杜鹃花,而且大多都是粉色的,的确和丁心语送我的是一个种类,我有些自嘲,这么漂亮的花我居然也能忽略掉,于是我笑着说:“很漂亮。为什么这么问?”

    “杜鹃的花语爱的欣喜,节制,永远属于你。但还有另外一个含义节制、移情别恋。很久以前我犯了一个错,作为弥补,我把这把钥匙给你,或许能帮你找到关于你父亲的下落。”欧阳雨冲着我微微一笑,但眼中分明闪着泪花,我疑惑的接过钥匙,低头看了眼,那是一把保险柜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