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步步紧逼

    更新时间:2017-04-28 17:01:46本章字数:3060字

    地面持续晃动了几分钟,我感觉周围似乎掉下来很多转头瓦砾,其中有一块还砸在了我的头上,我痛得只抽冷气,又不敢动手去摸,很快就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到了脖子上,大概是流了血的缘故,头有些晕。

    此时周围一片漆黑,而且静的出奇,甚至连呼吸声都没有,我嗅了嗅,隐约闻到一股腥臭的味道,似乎就在距离不远的位置,紧接着就听到远处,似乎有砖头哗啦啦砸在地上的声音。

    我屏住呼吸侧着耳朵听着,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然而这种诡异的气氛,终究不是我这样的普通人能够应对的,不到两分钟身上刚刚干了的衣服,又再次被汗水浸湿了,心也像要跳出来似得,就在我快要崩溃的时候,周围的声音又一次戛然而止。

    我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同时小心的在周围摸索,因为我清楚的记得刚才摔倒的一瞬间,我手上的手电就掉落在眼前的某一个位置,可是怎么都摸不到,就在我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手突然触到了一个冰冷的东西。

    我条件反射的将手缩了回来,身体剧烈颤抖,如果是一般人,或许不会立刻意识到刚才碰到了什么,但我是个医生,我太了解那种感觉,那是摸到尸体上面的感觉!

    这一刻我再也无法淡定了,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朝着自己的左手边跑去,仅存的理智提醒自己,如果朝其他方向跑都会有危险,唯独这个方向不会有错,其实那只是一种瞎猜的方式。

    自从被那块砖头砸到头之后,我基本就没什么方向感了,不过幸好这次我赌对了,刚跑出去没几步,胳臂被人一拉,紧接着就被捂住嘴,黑暗中我虽然看不清那个人的样貌,至少让我知道他是个活人。

    因为他的手是热的,而且他似乎也有些紧张,捂住我嘴的手一直在微微颤抖,我不用猜都知道这一定是赵文白,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冷柒就算在这个时候,也绝不会发抖的。

    我们两个都没有动,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不约而同的侧耳听周围的声音,没过几秒钟就听身后传来一阵拖沓的脚步声,这种声音,让我觉得根本不是脚步声,而是一个东西在水泥地上来回拖动的声音,这么想着我居然没那么害怕了,不过我倒是觉得赵文白比刚才哆嗦的幅度更大了。

    当时我还有些不解,知道我自己也看到那些东西之后,才知道有多惊悚。

    拖沓声始终还在继续,不停的围绕着货架转悠,而且离我们越来越近,我很想换个姿势,用一个姿势站的太久脚都已经没知觉了,结果我刚一动就胳膊就被赵文白掐了一下,我本能的挣扎了一下,结果一下子碰到了货架上的一件东西。

    我至今都没搞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但那东西掉在地上却发出了几声清脆的响声。

    我只听赵文白叹息了一声,周围瞬间就安静了。

    我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站在原地不敢动弹,这时一直捂在我嘴上手突然松开了,我换乱的转过身才发现赵文白已经不见了,这个时候我也不敢开口叫他,只能悄悄往后挪动,尽量不发出声音。

    冷汗不停的流出来,似乎要把我一辈子都流尽了,可是赵文白始终都没有出现,就在我快要崩溃的时候,突然有两只手从上面伸了下来,一把把我提到了货架上面,我急忙捂住嘴,差点叫出声,刚被拉上去,就感觉撞到了一个毛乎乎的东西,不用才也知道是肥矛隼那家伙。

    “这里已经形成了一个怨气聚集地,我和冬青出去不难,但带上你们两个也不容易,一会一定要听我的,我现在给你开阴阳眼,记得看到什么都别激动。”

    冷柒凑到我旁边,用手指指着我眉心的位置,他的手非常凉,手指按的位置还微微有些刺痛,我本能的想要躲避,可是被这厮死死拉住,到最后我感觉一双眼睛都跟着痛,像是疲劳过度似得,流了很多眼泪。

    不过等我擦干眼泪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清晰了,我转头看了看自己周围,发现冷柒、正蹲在我旁边,转头一看,发现赵文白和肥矛隼正呆在我们对面的货架上,我顿时松了口气,原本进来的时候我还期盼着能快点出去,但眼下我只盼着所有人都能平安就不错了。

    无意中往下看了一眼,我清楚的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家伙站在货柜下面,这家伙的脑袋都似乎被压扁了,从这个角度看有点像茄子,它的脖子似乎受到了大力挤压,变得和我手腕差不多粗,每走一步,那可抽象的大脑袋就要晃动几下,有些担心它会不会掉下来。

    不过显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这家伙在下面来回晃荡了十来圈,脑袋也没有掉下来。

    “真是小看你了,我原本以为你得多害怕。”冷柒在我旁边小声嘀咕了一句,随后拿起柜子上的一个铁环用力往旁边掷去。

    铛……铁环被大力扔在地上,货柜下那个家伙立刻停了下来,一动不动,与此同时,其他地方也安静了下来,大约过去五分钟左右,下面那个家伙才慢慢的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它的腿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扭曲着,简直就像是麻花,我简直无法想象着东西是怎么动起来的。

    它们挪动比我想象中的要快,和我们走路的速度差不多,只不过走路的姿势非常诡异,它基本是用挪动的,我废了半天劲,眼睛都看酸了才看清这家伙的脚。

    短短几分钟的功夫,另外两个和他差不多的东西,也朝着那个发出声音的地方挪去,同样诡异,其中一个只有半个身体,一颗头基本被压成馅饼,我吓得差点叫出来,如果不是早有心理准备,突然看到这样的一个东西,不吓死才怪。

    “这些家伙行动迟缓,而且智商不高,只是被人设计活活砸死在这里,魂魄被人控制炼成了这个阵法,它们本身根本没多厉害。”冷柒说完,轻松的跳到了货架下面,随后仰头叫我下去。

    这货架不过两米多高,我一咬牙,尽量放轻脚步往下跳,冷柒在下面接了我一下,落地的时候一点声响都没有,等我转过头的时候,赵文白和肥矛隼也已经跳下来了,冷柒一摆手,随后立刻悄悄朝刚才扔铁环的相反地方走去。

    我们几个也尽量放轻脚步跟了过去,肥矛隼落在我的肩膀上,一双鹰眼警惕的扫视着周围,完全没有原来的猥琐样,透过阴阳眼,再去看周围的黑雾似乎淡了很多,冷柒左拐右拐的在黑雾中穿行,他的脚步变换很快。

    而且步履轻盈,更像是舞步,几个月前在我家的时候,他也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带着我走出了鬼雾,虽然我对这种步调没什么印象,还是勉强跟了下来。

    赵文白就有武功功底,也勉强能够跟在身后,我们一直在不停的走,一会进一会退,就这样走了几个小时,就在我觉得腿抽筋的时候,突然听到冷柒身上发出叮铃铃的声音。

    抬头一看,发现他冲一边动,腰上围着的一圈铃铛也跟着响,手上的小鼓有节奏的打着节拍,渐渐的舞步已经看不出步调来,这让我想起在电视中看到过的凌波微步,竟然有种飘逸的感觉。

    “小子还愣着干嘛,趁冷柒拖住他们,你们赶紧跑路呀!你个傻叉!”

    我被肥矛隼一提醒,这才醒过神来,拉着赵文白毫无形象的朝前跑去,肥矛隼在我的肩膀上一通蹦跶,不停的叫嚣着:“哎,你们快点,快点,就不能再快点!冷柒快坚持不住了!你们怎么都是龟速呀……”

    赵文白皱了皱眉头,强忍着暴打这只肥矛隼一顿的冲动往前冲,冷汗顺着脸颊不停的往下、流,显然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经历早就疲惫不堪了,我的体质比他还不如,渐渐的有些落后,而且耳边还不停的听着肥矛隼各种磨叽,我实在忍无可忍了,怒吼了一声:“你丫的再不闭嘴我就不请你吃肉!”

    话一出口,肥矛隼立刻安静了下来,这时我们也跑到了门口,赵文白朝着大门推了几下,失望的说:“糟了,门是从外面锁上的!”

    我的脑袋轰的一下,转头一看,冷柒也跑了过来,他皱着眉头看了眼肥矛隼说,冬青全靠你了!

    肥矛隼叹了口气尖声说:“小子,如果出去你不请我吃肉,我就烦死你!都是你得祸,害的本大人这么辛苦!你个傻叉!”说完就扑腾着翅膀从仓库上面的一个缝隙飞了出去。

    “我靠!它们追来了!”冷柒四处看看,随后迅速从地上操起两根铁根,自己留了一根,另外一根扔给了我,而赵文白则急忙转过身举起枪。

    我擦了把冷汗转过身,身后正立着三个被砸的面目全非的家伙,看到它们的真容之后,我险些把铁棒扔在地上,其中一个家伙转过头看向我,发出咯咯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