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诡异假人

    更新时间:2017-04-28 17:02:41本章字数:3050字

    我急忙停在原地愣楞的看着她,冷柒也站在我旁边,这女孩长相甜美,嘴角微微上扬看上去俏皮可爱,穿着刚到膝盖的绯色碎花吊带裙,乌黑的头发披散着,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和我们对峙着,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的冷汗都要流下来了,也终于体会到一句话:贼胆包天。

    看来我们都不适合做贼,就在我纠结着转身逃跑还是一下把她打晕,然后赶紧跑到二楼拿东西的时候,肥矛隼突然打了个哈欠尖声说:“你们两个傻叉!一假人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赶紧的本大人都饿了!”

    我汗了一下,这家伙在狗肉馆里自己吃了一整条狗腿,还喝了一碗狗肉汤,刚才又吃了一只鸡腿,现在还喊饿,这样的吃货简直世间难找。

    我转头看了眼冷柒,想看看他的想法,却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跟本没有理我而是继续盯着那个假人看,面无表情。

    此时我们站的位置距离假人至少有三米远,我以为距离远了点,所有才会觉得如此像,于是朝前走了几步,想凑近了看看。

    结果当我距离那个假人只有半米远的距离时,仍然觉得非常像,假人我以前也见过,一个朋友就是做雕塑的,他做出的假人从远处看几乎真假难辨,但如果跟这个比,就差的太远了。

    这个距离我甚至能清楚的看到这个假人脸上的汗毛,它的皮肤很白,我甚至能清楚的看到皮下的青筋,心里不由的感叹,这东西一定很贵,也只有想林家这样的人家才能买得起这么贵重的东西。

    我仰头朝着这个女孩的眼睛看去,突然发现女孩的眼神突然变得忧郁,我愣了一下,刚才进门的时候,明明看到它的眼神很平静,我揉了揉眼睛再次朝着它的眼睛看去,这会发现和之前没什么不同,我自嘲了一句,或许是这假人实在太想真人了,所有我才会有那样的错觉。

    我伸出手想要摸摸这个假人的材质,总觉得它的材质很像肉皮,但手还没等触到假人,就被冷柒抓住了,冷柒的手冷的如同寒冰一样,我被冰的打了个寒噤,就听他说:“办正事要紧。”

    说完就硬拉着我往别墅里走,立刻玄关拐了个弯,就到了别墅一楼的大厅,这里根本不像是客厅倒像是酒吧,最外面摆着的是橘红色的沙发,再往里几个树胶椅子,再往里是一个柜子,里面摆着很多类型的酒。

    柜子前面是一个椭圆形的吧台,而且这些东西整体都是橘红色的,就在吧台边上的一把椅子上,还坐着一个金发女人,穿着黑色带亮片的筒裙,长发随意披散在肩上,她的一只胳膊拄着吧台,另一只手随意的垂了下来,像是一个失意醉酒的人,但看过门口那个女孩之后,我们都很清楚,它是假人。

    我笑着对冷柒说:“这假人做的可真像,就想真人似得,你刚才怎么不让我摸?”

    “摸完你会后悔的!走吧,速战速决!”冷柒一脸阴沉的仰着头朝楼上看,眉头紧皱,我从来没见过他这幅表情,疑惑的朝上面看了一眼,不过只看到乳白色的旋转楼梯一直盘旋而上,根本没什么特别,但落在冷柒眼里,却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他快步走到楼梯边上转头说,走啊。

    我狐疑的看着他,总觉得这厮有事瞒着我,不过这个地方不适合问话,话到嘴边又咽回去,我们匆忙上了二楼,本来看着这个楼梯很好看,但真的上来之后,却发现异常难走,我暗自擦了把冷汗,害怕林家人突然回来的话,我们从这下去连逃跑都困难。

    好不容易爬到了二楼,我松了口气扶着栏杆感觉腿有些发软,休息了一会之后,才开始四处打量这里,只看了一眼就不由的愣住了,这里让我想起一个地方,就是我工作的那家医院。

    一样的充满死气,墙壁、顶棚、灯饰甚至连地板都是用白色的瓷砖铺成的,看上去洁白无暇,可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让人看着有些压抑。

    冷柒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说:“还好没有走进去,这么多年了她还是更擅长摆阵。赶紧下楼这里不是二楼。”

    一番话听的我云里雾里的,愣是一句都没听懂,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冷柒已经开始往楼下走了,看了眼头顶的位置眼睛似乎被一道光给晃了下,我顿时吓了一跳,急忙一边走一边和冷柒说:“不好了这里有监控器,咱们已经拍下来了。”

    “你个傻叉,这不是废话吗?这些有钱人哪个家里不安监控呀,放心吧本大人已经给挡住了!麻溜拿了东西走人!”肥矛隼在我的肩膀上跳着脚叫嚣着,这家伙从刚才就开始喊饿,现在闹得更欢,无奈之下我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巧克力,塞进了它的嘴里,这家伙终于安静了。

    我和冷柒以最快速度下了楼,跟着他跑到吧台旁边,在吧台边上站了一会,眼睛死死的盯着柜子里的那些酒,看了一会之后,眼前不然一亮,随后越过吧台从柜子里那出其中一瓶酒放在吧台上。

    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咔嚓一声,吧台下面突然裂开了一个口子,我和冷柒都愣住了,好半天我才苦笑着说:“原来我们猜错了,其实这里就是二楼。”

    不过心里的问题立刻出现了,这里就这么大的空间,我们根本没看到什么保险柜。冷柒转头问我:“林太太到底是怎么和你说的?你还记不记得原话?”

    “她说那个锁在沐华别墅二楼最里面的房间,只有亲口告诉我,她才放心。”我皱着眉头想起欧阳雨的话,刚听到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现在看来她的话大有深意,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具体位置,还是她说的是具体位置,只是我们走错了地方。

    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冷柒说了一下,他听了之后摇了摇头,低声说,二楼最里面的房间?

    我四处打量这个不到八十平米的客厅,总觉得哪里不对,想了半天我终于想明白了,它的面积不对,一定还有什么暗门之类的地方我们不知道,现在看到的不过是这里的主人愿意让别人看到的,这里其实还有很多我们没有注意到的房间。

    无意中看到趴在吧台上那个假人,我发现它那只垂在地上的手有些奇怪,无名指似乎在指着一个位置,而其他四根手指则是呈握拳状,很像刻意的,我试探着走过去,顺着它手指着的位置看去。

    那里是一个半米来高的黄色木质柜子,之所以刚开始没有注意到它,它太普通了,不过现在我倒是觉得这个柜子,应该有别的含义,于是拉着冷柒走到了柜子旁边。

    这种柜子是双开门的,不算很大,看上去应该和寻常的衣柜没什么区别,我鼓足了勇气一把拉开柜子,吓了一跳这里面正整齐的站着两个女人,一个穿着白色真丝无袖长裙,头发披散着,长相清纯,表情平静,一双漆黑的眼睛犹如两个黑色的深洞。

    只要看一眼就能把人吸进去似得,我顿时感觉到脊背发寒,而另一个则穿着一条红色的真丝短裙,栗色的头发,眼神温柔,比旁边的那个看上去舒服多了。

    我松了口气冲着冷柒看了看,不知道该怎么办,按照我原来的设想,这柜子里面应该是空的,通往另一个空间,但现在出现的状况以及超出了我的想象。

    冷柒没有理我,而是伸手将穿白色长裙的假人从柜子里抱了出来,又在柜子里面摸索,没过一会就听咔嚓一声,吧台位置露出的孔洞突然封住了,而我们眼前则出现了一道门,冷柒擦了把汗说,应该就是这里,快点进去吧,咱们耽误的时间有点多!

    说完就一低头钻了进去,我机械的转过头看了眼那个穿白色长裙的假人,发现它仍然冷冷的盯着我,我顿时打了个寒噤钻进了柜子,柜子后面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并且没有窗户。

    我们用手电找了半天,才找到开关将房间里的灯点着,刚进来的时候我心里还有点没底,可当冷柒打开等的一瞬间,我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地,这个房间的墙壁贴的都是杜鹃花的壁纸,地毯、床上的四件套也是杜鹃花的图案,甚至就连床头灯的灯罩也是同样的图案。

    能如此喜爱杜鹃花的也只有欧阳雨,我急忙跑进房间四处翻找,终于在床头柜里找到了一个保险柜,钥匙精准的插进了保险柜,我心里窃喜,结果保险柜刚打开,就听外面咔嚓一声,我一下子愣住了,冷柒转头小声说:“赶紧拿东西!”

    说完就窜了出去,我转头一看,保险柜里放了很多类似文件的东西,现在根本没时间一个个看,心一横,我干脆将背包拿下来,把所有的文件都塞进包里,就听冷柒在外面低声喊,你先在里面待会!

    说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听砰地一声,我里面明白这厮是把我关在里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