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各怀心事

    更新时间:2017-04-28 17:02:59本章字数:3018字

    肥矛隼从我肩膀上跳下去,打了个哈欠说:“嘿,有钱人就是会享受哈,这床真舒服,大人我先睡一觉,等会开门了记得叫我呀!”

    我懒得理会这家伙,确认保险柜里每一个格子里的东西都装包里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将柜子锁上,又将要是放在包里,随后悄悄走到门口的位置将耳朵贴在门上听,外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隔音太好了,根本听不到。

    过了一会我才隐约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一会又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始终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听了一会依然什么都听不清。

    我干脆放弃了,坐在床边翻看起从保险柜里翻出来的东西,我收拾了一下,还没等看,就发现一样东西掉在地上,我急忙低头捡起来,发现那竟然是一张照片,我好奇的翻过照片当看清楚照片上的人时,不由的愣住了。

    照片上是两个女人,其中一个就是我妈妈,她看上去非常年轻,至少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见到她这么年轻的时候,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而另外一个女人和欧阳雨长得很像,同样很年轻,或许她本来就是欧阳雨。

    仔细回想了一下小时候的事,的确有一个总是穿得很漂亮的女人,总去我妈妈的店里定做衣服,我对这个女人有些印象,但不知道为什么从我六岁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现在想想那个女人真的和欧阳雨长得很像,难怪她

    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那么吃惊,或许她和我父母都很熟悉。

    我反复看了几遍,不过除了知道欧阳雨曾经认识我母亲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信息。我把照片看到放到包里,从包中找到了一个笔记本,这个笔记本看上去已经很旧了,打开之后,发现页面已经开始泛黄。

    我打开本子仔细看了一下,本来以为这会是一本日记,却没有想到这居然是本账本,扉页上还写着雪雨服装店。

    我闭上眼睛仔细回忆了一下,母亲开的店似乎就叫这个名字,后来她因为父亲失踪的事担忧,结果酒后驾车才会出了车祸,不知害死了自己,还撞死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赔了人家很多钱,那家服装店也就是那个时候被卖掉的。

    我叹了口气,一想起过去的事不免有些揪心。我对账目这种东西一想不感兴趣,一看到密密麻麻的数字我顿时觉得头大,看了一会实在看不进去了,干脆把账本扔进包里。

    本来打算翻看点别的,却发现这个外面突然响了一声,我警惕的收好包推到了肥矛隼旁边,很快门就从外面被打开了,冷柒将头伸进房间说:“出来吧,他们走了。”

    我点了下头,急忙抓起肥矛隼的一只爪子快步往门口走去,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问题,我总觉得冷柒的脸色很差,刚要问他这是怎么了,他就冲我摇了下头,我急忙闭嘴,冷柒带着我悄悄走到了门口,门已经被打开了,我们悄悄走出了别墅。

    走出门我深吸了口气,仰头看了眼星空,月光清冷,照在别墅上,看上去竟然有些凄凉,冷柒一声不吭的拉着我绕路走出别墅,他一直走在前面,所有我看不到他的表情,走了大约半个小时,我才挣脱了冷柒的手,他皱着眉头看着我问道:“怎么了?”

    “这话应该我问吧,你脸色这么差,不过是受伤了吧?”我有些担忧的看着冷柒惨白如纸的脸色,不知道在我被关在那个密闭空间的这段时间内,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来这一趟以后也就不会再出来冒险了!”冷柒低着头飞快的往前走,我几乎是小跑才能跟上他。

    没跑出几步就听肥矛隼尖叫道:“丫的臭小子,赶紧放开本大人,你这家伙居然抓着我的脚!”

    我哦了一声,一松手这货毫无防备的掉在了地上,啪的一下摔在地上,我害怕继续骂,急忙把它抱起来,这家伙冲我翻了几个白眼,冷哼一声说:“你个傻叉,想摔死我吗?我靠别摸老子的肚子……”

    我无语的看着它,这家伙明显是故意骂我的,但现在我也没什么东西能堵住它的嘴,也只能任由它骂了,好在这里简直就是个死区,无论它怎么骂人,都不会被人听见。

    一连骂了半个来小时,我还没怎么样,倒是把冷柒给吵烦了,也没见他怎么动,肥矛隼的嘴里就多了一块鸡腿,这家伙果然立刻安静了,我擦了把冷汗,这时手机响了,我费力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电话是赵文白打的,我急忙接通了电话,就听那边刻意压低声音问:“你现在怎么样?”

    “我没事,而且已经把那个保险柜里的东西都拿出来了,大多都是文件,数量不少,估计都看几天的了。”

    我的话音刚落,就听到电话那头似乎松了口气,说:“没事就好,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一定饿了吧。”

    “早饿了,我们还没有走出别墅区呢,正往出口的位置走,你快点来我请客吃饭。”一边说着我一边搂紧背包,感觉像抱着一个不足月的婴儿似得,真怕它会出什么意外。

    好在赵文白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我和冷柒上了车,他立刻发动车子朝着市区开区,一路上我把在保险柜里发现,我妈妈和欧阳雨照片的事告诉了赵文白,他皱了皱眉头说,也就是说林太太,曾经很有可能是你妈妈的合伙人?

    “很有可能,不然她怎么会有雨雪服装店的账本,我妈妈叫秦雪,她叫欧阳雨,或许连店名都是两个人的名字合在一起的,这足以证明她们的感情非常好。”我点了下头从包中拿出那张照片给赵文白看。

    赵文白点了之后说,你不觉得她们长得很像吗?你有没有听阿姨说过她有表姐妹什么的?

    我认真地想了想,最后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自从我妈妈出车祸之后,原来那些亲戚一见到我都像见到鬼似得,这么多年都没什么来往,我根本不记得自己有没有什么姑妈之类的亲戚。

    赵文白看到我这个样子,也知道是挑起了我的伤心事,也不再说什么,专心开车,车子开到了上次我们吃饭的那家餐馆,他早就在这里点好了菜,我们刚做下菜就陆续上来了,只不过面对一大桌子的菜出了肥矛隼之外,谁也没有胃口吃。

    我吃了几口猪肉就放下了筷子,赵文白看到我这个样子不免郁闷,也只吃了很少就放下筷子,而冷柒干脆就没有吃,一直呆呆的坐在旁边,刚才如果不是肥矛隼一直要求他跟着下来。

    这家伙根本不会下车,我们三个人各怀心事,也都不出声,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等肥矛隼吃完了之后,赵文白就开车拉着我们回了我家。

    看他的样子似乎还比我都急着知道答案,回到家,冷柒留了一句想去睡觉,就一声不响的进了卧室,我本来打算跟过去看看,结果被肥矛隼叫住了,它打了个哈欠说:“他那是为情所困,你去干什么呀?还是该干嘛干嘛吧!你个傻叉!”

    我被它骂的没了脾气,于是急忙走过去和赵文白一起研究那些文件,赵文白皱着眉头看了看那个账本,翻看了几页说,这账本记得很专业,我也不是太看得懂,得好好研究一下。

    我点了下头继续翻找其他的文件,翻找了一会,突然在众多文件中找到了一个档案袋,袋子上什么都没有写,于是我急忙打开它发现里面是两份档案,一份是我爸的,而另一份则是一个叫徐松的人。

    这个人我也有些印象,他是我爸在刑警队的搭档,我爸失踪那天,本来就是和他一起去执行任务的,结果他临时有事才换成了赵文白的父亲……想到这我脑子突然嗡的一声,我想不明白欧阳雨为什么会有这两份档案,她到底是什么人?

    一瞬间所有的问题如同一只只马蜂钻进到我脑子里,我顿时觉得头痛欲裂,眼前一黑差点摔倒,赵文白发现我的异状急忙跑过来扶住我,担忧的问道:“这是怎么了?不会是林江玉那家伙给你打出什么后遗症了吧?”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他怎么会对林江玉那么大的偏见,只是举起那两份档案给赵文白看。

    赵文白接过档案只看了一眼,就瞪着眼睛,眼珠都要掉在纸上了,比我表情还要夸张,我急忙问道,你没事吧?

    他摇了摇头说,没事只是觉得太奇怪了,我曾经也查过这个家伙徐松的人,这人比穆叔叔大十来岁,去年提前病退了,回了老家,不过听说在回老家的路上就心梗突发死了。

    我疑惑的问:“他老家是哪里的?”

    “在湖南长沙。”赵文白说完之后,我们两个都愣住了,我盯着徐松的简历惊愕不已,怎么会这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