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混乱关系

    更新时间:2017-04-28 17:03:21本章字数:3037字

    “还有更巧合的,欧阳雨的祖籍也是长沙,而且我听说长沙的市花就是杜鹃,她似乎就非常喜欢杜鹃花。”

    赵文白若有所思的,从手机中翻出了欧阳雨的档案给我看,我接过手机仔细看了看,发现她真的是长沙人,脑子里突然有个大胆的猜测,这个女人虽然和我妈合伙开过服装店,但账本上都是我妈的笔记,一看她就不是女强人的类型。

    那她不远万里来到,棉城这种小县城的原因很有可能就是为了情,或者说是为了某一个人,我觉得极有可能是这个徐松,徐松和我父亲又是搭档,所有她才有机会认识父母,这么一想似乎一切都连上。

    赵文白听了我的话没有出声,而是继续盯着徐松的档案看,依然皱着眉头,我疑惑的看着他,就听一旁睡觉的肥矛隼突然尖声说:“傻叉,就算你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也差不到你父亲的下落,那个老女人想告诉你的绝对不是这个!”

    “我这么觉得,咱们还是别提早下结论了,先把这些资料看完再说吧。”赵文白将那份档案扔在一旁,继续翻找其他的资料看。

    不知不觉间我们竟然整整看了一宿,里面有很多关于沐华集团的账目,我对这些完全不懂,倒是冷柒看了之后皱着眉头说:“这些帐上似乎有偷税漏岁的痕迹,我得拿回局里找专门查这些东西的人看看,其他的你继续查。”

    我点了下头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来,无意中发现一个看到一个档案袋的边缘,带着一圈蓝边,和其他档案袋不一样,急忙抽出来看,肥矛隼扑腾着翅膀飞到边上尖声说:“这袋子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呀?好像在哪见过!”

    我没有理会它,快速打开打开档案袋发现里面有一打纸,我抽出来后只看了一眼,脑子立刻嗡嗡直响,因为那

    第一页写着的正好是我妈的死亡鉴定,这种资料我也有一份,只不过是复印件,没有想到原件居然在这里。

    我双手颤抖的翻开

    第二页,是另外一张死亡鉴定,只不过这次的是徐松的,和赵文白说的一样,是心梗突发死在了火车上。我闭着眼睛浑身都抖得厉害,再没有勇气翻下一页,我真怕下一页翻出来的是我父亲的死亡鉴定。

    赵文白看到我这个样子,于是从我手中拿走资料,脸色凝重的翻过了

    第二页,他立刻愣住了,我凑过去看了之后,不由的松了口气,那是我不认识的女人的死亡鉴定。

    不过赵文白看得很仔细,他仔细看了按那个女人的照片,又从文件中找出昨天那张照片做比对,我也凑过去看,发现死去的那个女人和照片上的女人简直一模一样。

    肥矛隼也凑过来嘻嘻笑着说:“一看就是薄命相,到底欧阳雨还真是有本事,居然这样都能偷天换日!”

    我惊愕的看着欧阳雨的照片和那个死去的女人对比,果然和她很像,不是像简直一模一样,如果真的和肥矛隼说的一样,那欧阳雨很有可能是把自己和死去的这个女人掉了包,自己堂而皇之的成了林太太,真正的林太太其实已经死了。

    赵文白听了我的说法摇了摇头说:“可是这样太冒险了,毕竟林老板也不是傻子,他经商多年,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看不出他老婆被掉包呢?还有欧阳雨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就我看来她并不是个极其爱财的人,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什么?”

    我的脑子有些短路,茫然的坐椅子上脑子彻底乱套了,我这人最不喜欢动脑,马虎思维又懒,完全不像赵文白想事情那么周到,所有没到这个时候,我基本都提不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只能继续翻找,赵文白看了眼时间说,我先回局里一趟,你继续看。

    我一看这家伙要走,急忙拦住他,一晚上没睡了,还要继续加班就算铁人也受不了,在我的监督下他在客厅里吃了点东西又休息了一会,知道七点半才和我一起出门。

    我要上班也不能继续在家里看资料,所有找资料的工作干脆推给冷柒和肥矛隼,肥矛隼叫嚣着和我抗议,我被它吵得头痛不已,只好答应下班之后给它买肉吃,这家伙才肯干活。

    这么一忙活我几乎是才这点进办公室的,王八卦看到我之后,立刻凑过来笑着说:“小子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你要结婚了?”我没好气的调侃他,一晚上没睡正困得头痛,真是没心情和他闲聊。

    “什么呀,我说的好消息是蓝荷花那事,怎么样哥们够意思吧,你刚说我就帮你找去了!别说还真有这东西。”王八卦推了推眼镜,一脸惊喜的说。

    我愣了一下,很快就想起解咒语的事,于是好奇的问:“你在哪找到的?离着远吗?”得权衡一下,算起来我已经是这里最不称职的实习生了,三天两头请假不说,平时的表现也不是很好,如果在这样下去,估计真的没希望留在这里了,想到这我不由的哀叹,自己为何会这么倒霉?

    “额,有点远,在西安边境一个苗圃里,我家有个做药材生意的,我也是和他打听了才查到的。你要不要……去看看,真有可能就是你要找的那东西。”王八卦本来还听得意,但一看到我阴的快要出水的表情,顿时有些尴尬。

    我点了下头,上一次诅咒生效的时候那种痛苦我至今还记忆犹新,怎么可能不去,但现在父亲失踪的事情刚查到眉目,如果就这么走的话,说不定又要费一番皱着才能回来,到时候很有可能浪费很多时间。

    思来想去我转头和王八卦说,你能不能先把那个苗圃的地址给我,我现在还有些事没解决完,等解决完了就去看看。

    “可以,但是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不该给点报酬吗?说着他还冲我挤挤眼睛,低声说,你失踪那三天去哪了?

    我无语的看着他,本来以为上次敷衍过去了,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对那件事还这么念念不忘,叹了口气,我转头看了眼办公室的其他同事,还好人家都个忙个的,根本没理会我们两个,或许他们也是见惯了王八卦的特点,于是我拉着王八卦出了办公室,一边挨个病房查房,一边和他讲起那三天的经历。

    当然我没有告诉他自己进了阵法,也没有告诉他关于冷柒身份的事,只是简单的说我们被反锁在了仓库里,直到三天后才被发现。

    王八卦一声没坑听我讲完,一脸狐疑,我这人本来就不会编故事,所有很清楚自己编的故事非常拙劣,不过我也只能告诉他这些。

    正如肥矛隼所说,有时候不知道要比知道的太多对自己更好,我现在就是这个状态,明明知道了很多,却总还想知道更多的事,所有才一次次把自己逼入绝境,还差点连累了其他人。

    果然我刚说完就听王八卦长叹了一声说:“小穆呀,现在这里就咱们两个,师哥提醒你一句呀,就我多年看人的眼光来说,那个赵警官对你相当不错,但那个带着鸟的怪人……不是说他不好,只是觉得他和你不是一类人,他这人看着挺无害,其实内心阴冷。”

    我被这家伙说的一愣,原来总觉得这家伙每天就知道在医院里到处乱窜,各种八卦,可是现在我突然觉得这人没我想的那么简单。我现在甚至觉得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很不简单。

    只有我自己最差劲,有一瞬间我甚至想把自己遇到的事都告诉王八卦,他一定会提出不一样的见解,但话到嘴边我还是忍住了,与我而言他不过是这所有事情的局外人,我不应该把他牵扯其中,想了半天我勉强裂了下嘴说,我知道师兄。

    王八卦瘪着嘴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我斜眼看着他,暗自心惊,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已经把我,想成一个误入歧途的小青年了。

    浑浑噩噩到了中午,我请王八卦去上次的卤肉馆子吃了饭,顺便给冷柒打电话问问那些资料查的怎么样。

    冷柒接通电话之后,打了个哈欠说:“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好消息。”说出这话的时候,我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好消息是有关于你父亲下落的线索了,这些资料里有一本很薄的日记,那里面记录欧阳雨在四月五号见过你父亲,你父亲告诉她,要去青冥村一趟。你绝对想不到,这女的居然是为了你父亲来棉城的,她的确是跟林太太掉了包,因为林家有钱,这就是坏消息。”

    说完这些冷柒还在电话那头嘿嘿直笑,他那猥琐的气息快从话筒传到我这边了,不过我已经把之后的话都自动忽略掉了。

    脑子里只剩下三个字——青冥村!不由的头皮发麻,一股寒意瞬间自脚底窜进了身体,沐浴在六月的阳光下,我却觉得自己如坠冰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