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无功而返

    更新时间:2017-04-28 17:04:29本章字数:3028字

    如果真的回到入口的位置了,我至少应该看到我们来的时候开的那辆车,但此时我却意外的看到一间小房子,显然我走错了路线,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冷风萧瑟,我站在寒风中踌躇了很久,终于忍受不来这里的寒冷和诡异,快步朝着那间小房子走去,看到这里让我不禁想起,景苑古镇的那间看坟人的小屋,同样的低矮,同样的破旧,在风雨中飘摇,似乎随时都会轰然倒塌,只是不知道现在住在里面的是活人还是死人。

    我一路向着一路缓慢的走到了门口,这房子窗户很小,隐隐的能看到一丝昏黄的微光从窗户中透出来,照的人心里一暖,我不再犹豫,抬手叩响了门。

    哒哒哒……这门是纯木质的,敲门上在这一片死寂的地方异常突兀,刚敲完敲了几下,空气中就散发出一种诡异,我本能的停下手,退后几步。

    门里一点响声都没有,我咽了口唾沫,觉得自己简直疯了,居然会来招惹这些未知的危险,急忙转身要走,结果刚走出一步,就听身后发出咯吱一声,再次转过头才发现门已经开了,门口站着一个带着褪色头巾的人,头巾包住了她的头和脸,我根本看不清她的面目,只是觉得更加怪异。

    这里虽然冷,但毕竟是夏天,还没有到该带头巾的时候,我盯着她看了一会,这人穿着一件棕色的长袍,像草原上的人才会穿的旗袍,墨绿色的看上去已经很旧了,总之这个人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诡异。

    “你……进来吧。”还没等我说话,就先说了这么一句,随后也不管就径直走进了房间。

    我站在寒风中呆愣了几秒钟,这才跟着走进了小屋,这间小屋比我想象中的大,不过布置很简单,只有一张单人床,一张四方桌,两把椅子和一个用泥抹成的小炉子,上面还放着一个铁皮水壶,这里的东西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旧,看到这样的场景让我想起了,在电视里看到过旧社会日常生活。

    简朴到简陋的程度,此时这个房间里就只剩下我和那个怪人。

    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于是尴尬的站在门口不知所措,她慢悠悠的给我倒了一杯水,我急忙接过一看,那是一种没有花纹的白瓷杯,很干净,不过我并不想喝,我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想到这我鼓足勇气问道:“您能告诉我怎么离开这里吗?我的同伴还在外面等着我。”

    ……

    这个人坐在床边,弓着腰一动不动,不过我能感觉她在盯着我,好半天就在我以为她不会理我的时候,她终于开口说:“这里是鬼灵阵的边沿,你应该是从另一边过来的吧。”

    我本能的点了下头,看着她解开头巾,我不由的愣住了,一开始还一直以为他是个女人,因为这人的头发很长,但是现在却看到这个人的喉咙处,能清楚的看到喉结,人家应该是个男的,我嘴角抽搐了一下,还好刚才我没有叫他阿姨或者什么的,不然乐的可闹大了。

    这个人披散着卷曲的长发,额头被昏暗的烛火照的铮亮,一双眼睛深陷在眼窝之中,眼光冰冷锐利,似乎一眼就能将人看透似得,鹰钩鼻,嘴角很薄,这个人给人的整体感觉根本不像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大漠苍鹰,浑身都透着一股冷酷、威严、睿智的气质,让人望而生畏,我甚至不敢于他对视。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呵呵一笑说:“不用怕,我给你指一条回去的路,还有这个东西你拿着,必要的时候会帮你一把,并且能抑制你身上的诅咒发作。”

    说完他不知从哪,拿出一串用骷髅串起来的手链递给我,我走过去接过手链,感觉到这个人对自己没有恶意,于是问道:“你到底是谁?方便……告诉我吗?”

    “黎夜术,好了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以后不要再到这里来了。还有你见过我的事,不要和任何人提起,记住了吗?”这人站起身,居然比我高出了一头,和他在一起我有种本能的压迫感。

    咬了咬牙我还是问了一直想要问出的问题:“可以,但你得告诉我件事,你一定是在这住了很久了,十二年前有个警察来过这里,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我昨天才到这里,之前住在这里的人已经被我杀了,不过应该有很多警察来过这里。”

    这人一边说着一边捏着我的胳膊往外走,说话的语气和平时没什么不同,就连说到杀人的时候,我都没听出有什么不同,就如同说自己吃了个馅饼似得,如果他不是在说大话的话,那这个人就太可怕了。

    我有些失望,刚要追问,就听他继续说,都十二年了,不要再找了,找也找不到。

    这句话听得我几乎崩溃,如果不是碍于这个家伙逆天的压力,我真想大哭一场。我们走出小屋,他随便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寥寥几笔就在地上,画出了一张狰狞的人脸。画完之后转头说,两只脚踩着两只眼睛。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只好放弃,这个人一看就不简单,或许他知道很多事,却不想不告诉我,对此我也无可奈何,按照他的意思站在人脸的眼睛位置,顿时感觉脚下传来一阵刺痛。

    我吓了一跳,刚要动,就听到耳边传来几声咒语,等我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都已经被白雾覆盖住了,耳边传来阵阵风声,然而却无法吹散这些雾气,我本能的闭上眼睛,不知过了多久,就听到肥矛隼尖声说:“对呀,我们就是在这里走散的,这个傻叉去哪了?”

    我睁开眼睛才看到自己的脚已经落地了,冷柒和肥矛隼就在距离我不远的位置,惊愕的看着我,冷柒最先反应过来,他直截了当的问道:“谁送你回来的?”

    我刚要告诉他,这时脑子里突然想起那个人的声音,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一位高人,不过他不让我说他是谁。”

    冷柒狐疑的看了看我,冷冷的说,这种法术叫万灵术,只有道行高深的萨满鬼师才会!

    “行了,都没事就好!咱们回去吧哈。”肥矛隼扑腾着翅膀落在冷柒肩膀上,冷柒也看出我不会说,于是叹了口气朝着车子走去,我急忙跟上他问道:“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冷柒咬牙切齿的说,没有,一定是她搞的鬼,还想这样就困住我们,真是……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你就别管了,咱们赶紧回去没准还能赶上上班时间,你安心工作吧!

    说完直接开门上车,我耸了耸肩跑到副驾驶的位置做好,冷柒立刻发动车子朝着市区开去,我拿出手机一看,上面有三个未接电话,有两个是赵文白的,还有一个是王八卦的,我由于了一下,还是决定先打电话给赵文白。

    电话很快接通,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一定整完都守在电话旁边,于是急忙说:“我们没事,不过什么出了点状况,什么都没有查到。”

    “哦,没事就好,事情慢慢查总会有结果的。”赵文白有些失望,不过他也同样担心我,所有现在的心情一定比我还矛盾。

    “嗯,你也休息一下吧。”

    等挂了电话,我才松了口气,昨晚的事像噩梦似得在我的脑子中盘旋,我觉得自己像是抓到了什么,但又却找不到头绪,似乎这几次的事都是这样,像是有人在幕后操纵一样,只要是我们要去找线索的地方,必然会被人先一步掐断,似乎冥冥中有什么人在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想到这我急忙朝周围看去,这里到处都是荒山林木,根本没什么人,但我总觉得有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正在某一个我们看不到的角落放肆的窥伺这我们,这种感觉让我毛骨悚然。

    无意中转过头,我发现冷柒正死死盯着我的左手腕,刚才我把那个人给的骷髅手链带在了左手腕上,估计被他看到了,我急忙心虚的说:“看前面别撞树上!”

    冷柒冷哼了一声说,看来你是因祸得福了,你不想说,我也不逼你,但等回去之后那个手链一定要摘下来给我看看,万一这上面放着什么不好的东西,也好及时发现。

    我点了下头,冷柒说这个我完全没有想到,如果这些人真的是来解决掉我们的,那我无疑是最弱的一个,说不好听的,他们随时都能杀掉我,所有才想利用我做一些事,想到这我急忙接下那串骷髅手链,看看上面有没有监控器之类的东西。

    可是找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有找到,这时肥矛隼飞过来尖声说:“你个傻叉,以为这里面能安什么监控装置吗?只有你们这些普通人才用得着那么拙劣的把戏!”

    我白了这家伙一眼,顺手把手链放在了冷柒的上衣口袋里,靠在副驾驶上,闭上眼睛用手挡住刺眼的阳光,没一会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