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活体实验

    更新时间:2017-04-28 17:06:22本章字数:3090字

    我吓得差点跳起来,急忙转头看,发现刚才站在门口位置的那个穿着碎花裙的假人,正阴测测的站在我们身后,她直勾勾的瞪着我,眼神凶狠,像是随时都会扑过来。

    我惊愕的看着这个家伙,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我们刚进来的时候,看它也没什么反应,怎么现在就突然会动了?

    而且刚才的那声凄厉的叫声,显然也是它发出来的,我急忙跑到丁心语旁边把她抱起来,示意冷柒带上林江玉离开这里,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再在这里待下去会遇到麻烦。

    冷柒冲我摇了摇头说:“现在走太晚了,咱们还是找个地方先躲起来吧,能摆在这里的东西对付起来不容易,还愣着干嘛,赶紧滴!”

    我手忙脚乱的背上丁心语,又帮着冷柒拉住林江玉,冷柒掀开外衣,露出腰间帮着的一圈腰铃,这家伙在那个穿碎花裙的假人眼前跳来跳去,腰间传来阵阵铃铛声。

    开始的时候那个假人还一直盯着我,但没过一会,它的注意力就被冷柒吸引住了,冷柒转头冲我试了试眼色,我急忙拉着林江玉,背着丁心语悄悄往三楼走,肥矛隼也扑腾着翅膀跟在我们旁边。

    这厮一个劲的催我,你丫的快走呀,这里就你一个没受伤的,腿脚还不利索,你这个傻叉……

    林江玉咬着牙瞪了它好几次,如果不是身上有伤,时间又紧的话,估计早一巴掌把这只肥矛隼拍墙里去了,一想到这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肥矛隼送我一个大白眼,尖声说,你小子有话直说,别再心里想那些坏事,就你那点心思还想瞒过本大人,你个傻叉!

    我强忍住暴打它一顿的冲动,咬着牙带两人爬上了二楼,结果看到这里的环境之后,我不由的愣住了,上次来这里的时候,这里点的是白炽灯,而此时所有的灯都没有点着,反而在每扇门上都点着一盏红色的灯笼,把整条走廊都照的通红。

    每一扇门的两边都站着一个假人,而且都穿着白色的旗袍,一动不动,连姿势都一模一样,就像是迎宾小姐似得,不过红光照在它们的脸上,使它们脸上多了几分狰狞。此情此景,却看不出任何没敢,反而给这个地方平添了几分诡异。

    “这是什么地呀?鬼气森森的!”林江玉有气无力的指着门口的一个假人说,我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貌似这里是他家的产业,他应该最熟悉的,但现在反倒什么都来问我,这未免太让人费解了。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十多岁就去国外上学了,直到去年才回国,对这里的一切都不熟悉,早知道还不如不回来了!”

    林江玉抹了把汗,就要往里走,我诧异的看着他,这小子看着挺精明的人,怎么神经这么粗,居然还敢往里走,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把他拽了回来,他被我拽的差点趴地上,愤怒的看着我,还没等说话就被冷柒捂住了嘴。

    他往下一指,我才看到一男一女正站在楼下,巧的是这两个人我都认识,男的是林家老总林坤,女的竟然是杜莎,这两人进门就很悠闲的各自倒了杯酒,坐在沙发上边喝边聊,似乎把这里当自个家了。

    我靠在左侧墙壁的位置,把丁心语放了下来,靠在自己旁边,冷柒则拉着肥矛隼和林江玉站在另一边,下面那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存在,一脸的悠闲。

    我斜眼看了看冷柒,他也正往楼下看,表情阴郁,他低声说:“你们别乱走,这里的灯笼是用来镇魂的,随便闯入阵法之中很危险。”

    我知道他是在看杜莎,这小子只有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我懒得理他,朝着楼梯边靠了靠,想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尽管这里距离太高,那两人说话声音又不太大,我还是听了个大概,按照他们的说法,这两人是合作关系,杜莎说自己需要钱,当然我想以杜莎这样的人,一定不只是为了钱,而林老板在是为了他自己的研究。

    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个成功的房地产商,却不知道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脑科专家,这个人对于脑科的研究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听他们两个话的意思是拿活人做研究,他们习惯找一些做边缘职业的外来打工人先手,兰心和梅雪都属于这一类,不过听得出他们的研究并不顺利,根本没有一个成功的。

    听到这我不禁转过头看向那些身后站着的那些尸体,看来它们都是实验的失败品,想到这我顿时头皮发麻,感觉脊背深处一股股凉意。有些心术不正的人,再掌握了超乎常人的技能,那必然会使很多人因此惹上灾祸。

    对于像我这样一个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把他们怎么样,但如果我真的有能力惩罚他们,我不会让他们死,而是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等了半个来小时,这两人聊的话题也变了,我对其他的事没兴趣,于是转头才发现林江玉正靠在墙角的位置,似乎晕过去了。

    我狐疑的看着他,这家伙虽然受了伤,但还有武功傍身刚才没晕,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晕了,想到这我急忙转头发现冷柒正死死的盯着我,眼中像是被冰块填满了似得,我立刻明白林江玉是被他给弄晕的,我本能的矮下身抱住丁心语,怕她突然醒过来会被冷柒为难。

    还好丁心语始终没有醒,而冷柒也仅仅是盯着我,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我低下头,避开这家伙要杀人的眼神,紧张的心脏狂跳,此时此刻我终于彻底相信了赵文白的话,冷柒在我身边本身就是一个危险,我只怕现在知道有些太晚了。

    就在这时楼下的两个人突然站起身来,两人搬出了一个假人打开了那个杜鹃花布置的房间,走了进去。

    我们等了几分钟,确定他们不会再出来,冷柒这才缓慢的走到一边将林江玉背了起来低声说:“穆阳,今天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说出去懂吗?”

    我抬起头看着他,这家伙脸色阴沉的都快要滴出水来了,我不知道这个时候如果拒绝他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我不想去尝试,于是点了下头说:“我不会说的!”同时脑子里传来一个声音,不说才怪。

    “行了,别磨蹭了,还带着两个病号呢,风紧扯呼!”失踪许久的肥矛隼不知从哪飞了出来,尖声喊道。

    冷柒皱了下眉头,生怕下面那两人听到,“放心吧,他们听不到,人家正颠鸾倒凤不知天地为何物呢,哪有功夫管你呀,赶紧滴,本大人都饿了。”

    听了肥矛隼充满讽刺味的话,冷柒嘴角抽搐了一下,不过什么都没说,就快步背着林江玉下楼去了,肥矛隼看着他的背影摇头叹息:“丫的,这得是多深的孽缘呀?”

    我懒得理会这肥矛隼在这里感叹这段狗屁恋情,小心的背起丁心语也匆匆跟着下了楼,路过那个柜子的时候,我还特意往里面看了一眼,嘲讽的一笑,也不知道这两人是不是故意的,警惕性居然这么差。

    十分钟之后,我们走出了沐华别墅,沿着公路走了一段,就看到一辆白色宝马从草丛中开了出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从车上跳下来快步跑了过来,冷柒立刻警惕的看着他,这家伙现在情绪不稳定,我怕他做出点过分的事,于是急忙说:“那车是林江玉开来的。”

    冷柒点了下头,眉头依旧紧皱着,男人跑过来二话没说,就把林江玉被上了车,我没等他说,就带着丁心语也上了车,冷柒自然而然的跟上了我们,男人也没拦着我们,一声不响的将车朝着医院开去,我特意告诉他去棉城市医院,我在那里实习,对那更熟悉一些。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帮丁心语检查了一下身体,除了头上多了一块纱布之外,似乎没手什么伤,想到他头上的伤。

    我立刻想起听杜莎和林坤的对话,脑子立刻嗡的一声,惊恐的低头看像丁心语,同时脑子里不停的闪过走廊里站着的那些假人,此时她的脸色和那些假人没有什么两样,一想到这我差点哭出来。

    “你个傻叉,哭个球呀,她还没死呢,没准还有只好的可能,你等她真的救不过来你再哭吧!”肥矛隼冲着我翻了个大白眼,一脸鄙夷的说。

    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回头看了我们一眼说,几位和林少爷都是朋友吗?

    “……算是吧,怎么了?”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他究竟要说什么,不过还是答应了,这家伙挠了挠头说,那啥,我没带钱,如果你们是林少爷的朋友,麻烦你一会把的医药费和我的佣金给我。

    “佣金?你是私家侦探?”冷柒递给这家伙一根烟问道。

    男人接过烟,客气的笑着说,是呀,林少爷回国之后,发现家里出了些问题,所有雇我查一下,不然这样,你们只要把他的医药费付了就行了,至于佣金,我可以像林太太要。

    我惊愕的看着他,差点脱口出,欧阳雨不是已经死了吗?